死亡的距离

 

从来就觉得死是很远的事情,离开的人都离我们很远,如果自己到死的时候,也觉得要死就死了吧!仿佛死也就跟吃饭穿衣一样自然,没怕过,也没考虑过。

村子里有老人走了,80多岁的老人去世是人间常态,在我心里并未掀起任何波澜,甚至连小水花也没有,人老了都是要死的,我们老了也会死的,我们要做的就是送他上山。

第一天去世,第三天才是出殡的日子,村里的人都去帮忙,虽是阴沉的天气,却咸有沉重的神情。反而因为各家平时事情太忙,没时间聚在一起,老人死了,借这个机会聚在一起。

年轻力壮的男人们在山上边搬运运沙石,边谈论着果园,或是谈论着朋友圈里的某个荤段子,或是逗逗送水送茶的小媳妇儿们。

年轻媳妇儿们在家里聚在一堆,边捡菜做饭,边谈论着衣服鞋子流行趋势,或是化妆品,或是某个微信上天天报道的男人们,偶尔会有男人混进来嬉笑几句。

中老年的大叔大婶们则负责清洗碗盆,带带孙子,碗盆清理好了,没事儿便索性拉了桌子,玩起了扑克。

老人的儿女们也看不出很大的悲伤了,老人已经在床上病了半年了,儿女们轮换着守候,该流的眼泪早流了,该悲伤的也早悲伤过了。

唯有村里80左右的三个老人,颤颤巍巍的来了,“老弟啊!我们来送你一程了!村里的老人都一个个都走了,现在只剩我们三个了,你走了也轮到我们了!”

三个老人老泪纵横。

老人走的第二天,救护车响不停。很快传来消息。一个20岁的小伙,用刚赊来一个星期的三轮车,载着妻子,两个孩子,母亲赶集,雨天路滑,坡高山陡,操作不当,转弯处车子直接冲下十多米高的悬崖。

2岁多的大女儿当场掉进大水坑里,淹死了。1岁的小女儿挂在树枝上,重伤。母亲送医院的路上抢救无效死亡,夫妻俩均送进重症监护室。小小的县城掀起轩然大波,3天时间,众筹10万。两条人命,还有一个3岁小孩,才刚看见人间,便离去。恻隐之心,隐隐而生,帮筹了款。但终究是从未谋面之人,死了也只是死了,可惜也是有点可惜但也觉得如此而已。

老人上山第三天,半夜5点,老妈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大伯家的三哥走了,才刚满33岁。我不信,三哥是大伯家的老三,长我一岁。虽是表兄妹,我们情如亲姊妹,从小三哥最疼我,带我玩儿,保护我,给我东西吃。就算到现在,我出嫁了,也会等着我回家再烧蜂窝,杀过年猪。前天还亲自送过菌子给我,知道我爱吃,而且我们还约好星期天回家晚上去小河里摸鱼。

可现实由不得我不信,三哥走了,没了。12点发的朋友圈还安静的呆在手机里,带给我的菌子没吃完还呆坐在冰箱里,还有准备好的捞鱼工具都在墙角里。

半夜4点突然手脚使劲扑腾,120赶到,生命就没了迹象。

留下3岁的孩子,年迈多病的父母,瘦弱单薄的嫂子。第二天了,都还有血从鼻子流出,头部完全变形,有原来的两个大,鼻子和脸一样平。

几年前的一幕还记忆犹新,三哥的第一个孩子,5岁了,和孩子们一起玩。晚上到处寻找不见,从路边的鱼塘里把孩子捞起来。在家人面前,三哥都撑着。可是好几次三哥半夜打电话,一向要强的三哥,嚎啕大哭。直到有了第二个宝宝,全家刚从阴影里走出来,有了幸福的味道,老人也刚过上安享晚年的日子。

洋溢着的幸福戛然而止,铺天盖地的痛苦突然而至。晚年丧子,中年丧夫,人生三大不幸,这个家庭就摊上两样。曾经的我以为,人死都是70岁以后。年轻的人如果死也与我无关,只在电视里,或者别人的谈论里,只是这些都是我的想象而已。

事实上生命竟是如此之轻,只在眨眼三间,那些我们生命里的人便天人永隔。而我们能做的,只有趁活着珍惜,联络,关心身边那些我们在乎的人。

作者:零落,用文字诉说内心的故事

微信号,wgh8791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