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一两事——心与海

我曾经非常想去看海,那一定是这样美丽的场景:蔚蓝的海面上,素白色的浪花翻滚,刺眼的阳光下,海鸥在自由地飞翔。

                                                                                                                                          ——楔子

1.

刚刚考完英语,从考场里疲惫地走出来,身边的人沸沸扬扬,谈论中夹杂着几句小声的咒骂,忽然就像被抽去了全身的力气,觉得心累。哦,我忘了说,这场考试是补考,专为上学期英语挂科的人而准备。

考试很顺利,这得力于这两周昏昏欲死的复习。考完只觉得身心俱疲。没有吃晚饭,立刻赶到图书馆听考研讲座,心里那块石头却没有放下,沉重着。弦还绷着,丝毫没有松弛。学不好的英语就像绑在腿上的两个沙袋,越走越感到沉重。

2.

晚上六点四十分,饥肠辘辘。讲座还未开始,不断有人过来搭讪,话题无非是考研里的门门道道,然而说了半天,一点也没有改变满头雾水的状态。心里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英语水平考研基本没戏,可还抱有一丝幻想,想着说不定考试的时候自己如有神助,或者时间还很多,只要努力一定可以。这种想法从小学开始产生,而我如今还在及格线上跌了个跟头。

有人说努力了不一定会成功,但不努力一定不会成功。可是这个时代轻蔑地推翻了第二个观点,然后用我这个活生生的例子证明了第一个。英语四级词汇书伫立在高高的书架上冷漠地俯视我,在这个微带着嘲讽的世界里我无比痛恨着自己。


3.

无论坚持什么,这个世界总能让我们妥协,我不知道是否应该庆幸自己早早明白了这个道理。亦或者,我的心已经提前衰老?时间像湍急的流水,将无数尖锐而巨大的梦想打磨的圆滑而小巧,最终成为更适合这个世界的样子——相同的样子。于是,那少数没有泯然众人的人,就成为了传奇。

4.

恍惚之间,人生已经走过了二十个春秋,人的一生也就不过三四个二十年而已。第一个二十年是我们青葱的年少,第二个二十年是人生中拼搏的阶段,等到第三个,我们就老了。

5.

“准备考研吗?”考研班的老师问。

“想好考哪了吗?”

“是考本专业吗?还是想换专业啊?”

“了解专硕和学硕的区别吗?”

……

喋喋不休,可我连第一个问题还没想好。


6.

耳朵里时常会“嗡嗡”地响,像有小虫子在耳蜗里尖锐地叫。胡思乱想的时候回猜想,这是不是外星人给我的信号,我要不要去拯救地球。

世界在耳鸣声里褪为背景,仿佛只有自己才是真实的存在,思维猛烈地跳跃,心脏也猛烈地跳跃,灵魂一瞬间脱离了这个世界。

7.

我们每个人都已经很努力。努力生活,努力工作,努力快乐。然而我们看到别人过着来自父母的奢华的生活的时候,我们还是会嫉妒地说:“哼——,富二代……”这没有什么,只能说明我们只是普通人而已。我们只是没看到那些我们妒忌的、怨愤的、仇视的,富有的人,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独自品尝他们自己的痛苦。

8.

总是感觉荒度了许多时光,上课时总是恍恍惚惚,时不时地走神,下了课就像休息,吃饭,上网。懒惰是原罪,好逸也是。


9.

主讲的教师终于来了,带着不知什么地方的口音,自称是清华博士后。两个小时,讲了些东西,可又好像什么也没讲什么,下面听课的学生听得兴致勃勃,而我却兴致缺缺。就这样,讲座在轰然的掌声里华丽落幕。

像是经过漫长等待后,才出现的希望。

10.

看的书上写着海,那些文字静静地读起来,耳边响起海鸥的鸣叫声,由近及远,虽然我从未看见过海鸥,但我想,那一定是自由的声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