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记事(上)

图片来自网络

2017年7月31日 星期一 晴

等红绿灯的时候,一辆山地车紧急刹车,停在我的左边。只见一位欧吉桑坐在车座上,五十开外,穿着整套深蓝色的运动服和鞋子,左肩背着五六个大小不一色彩斑斓的呼啦圈。又见他右脚着地,左腿呼地抬起搁在山地车龙头上,然后左手按住套在左肩的呼啦圈,接着上半身向前倾,贴在左腿上后,又仰身再向前倾。几个来回后,他突然将头转向右边,目光依次从右前方、正右方,右后方扫视了一圈。

在对众人露出一个迷之笑容后,他将头转了过去。然后放下左脚,重新调整好姿势,在我掏出手机准备偷偷拍他时,他脚一蹬,连人带车冲出去的那一刻,绿灯了。我的“奸计”宣告落空了。

望着远去的背着呼啦圈的深蓝色欧吉桑,被人潮裹挟着前进的我,想起了为我们做过的呼啦圈的二叔。

忘记是几几年的事了。有一阵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流行起呼啦圈,小孩玩大人也跟着玩。小伙伴扎堆在一起就要比赛谁摇得时间最长,到后来站在原地摇已经不算厉害了,得边摇边走或做其他动作才能得到别人的欢呼声。那会儿,一个呼啦圈也要好几块,挺贵的。二叔就从工地上找回了一些废弃的白色管子,为我们做了几个粗细不一的呼啦圈。为了加强强度,二叔还给其中的几个管子装了沙子,要特别使劲才可转动它。

转眼之间,二叔已经离开我们十多年了。这样想着的时候,那些离世的人也一个个在我的脑海里复活了过来。

他们从未真正离开过。每一次心里的风吹草动,都是他们还活着的证据

璀璨的霓虹灯光在朦胧泪眼里交错缤纷,忽明忽暗之间,再也看不到深蓝色欧吉桑的背影了。


2017年8月1日 星期二 阴转雨

早上五点半起床,学习了一个小时的“野菜コーディネーター”的课程,做了一道习题。

七点开始和范范张罗早餐和中午的便当,八点半终于吃上了早餐。

急着换衣服赶电车上班,一不小心丝袜被指甲勾出了一条长长的抽丝。看了下手表,发现没时间换了,索性再用指甲在抽丝的部分弄出了个破洞。管他的,就当自己穿的是时尚的破洞丝袜,然后抬头挺胸出门了。

终于下班了。电车停在西日暮里打开车门时,撞入眼帘的是一位穿淡香芋色纱裙搭黑色T恤瘫坐在地上的女生,旁边还蹲着两位车站工作人员,一男一女,三人似乎是在等医护人员的到来。车门打开,乘客们蜂拥而下时,男工作人员站起来伸开双手护着她们,女工作人员一脸担忧地问,你觉得很不舒服,是吗?香芋色女生双手撑在地上,低垂着的头上下轻轻晃了一下,以示回答。

你没有喝酒吧。

男工作人员的声音在电车门徐徐关上时,挤过门缝钻进我的耳里。


2017年8月2日 星期三 阴天

被地震晃醒,看了下手机,时间显示凌晨两点零二分。开了灯,还在摇,于是坐直,整理好身上穿的睡衣,开始刷朋友圈和微信。

果不其然,被震醒的人真不少。 群里有人说,他在看建军节阅兵节目,刚看到开始介绍东风导弹,旁白说大国重器,全球震慑时,地震就来了。

真是应景。群里一片哈哈哈。

不想提上班的事情。

下班后,在扇大桥车站附近,看到一位穿着黑色T恤和短裤的男生在安全岛上跳绳。我站在离不到五米远的树下偷拍了一张照片。晚风中,我能清楚地听到绳子在空气中划过的声音。

咻咻咻。急促而有力,让我想起了日渐缩水的青春。

咻咻咻。

不知道被绳子这般抽打过的大地会不会很疼。


2017年8月3日 星期四 阴天

睡到快七点才醒来,还是继续复习野菜コーディネーター的课程,以及终于完成了第一份习题。

草草地洗了头,草草地吃了个早饭,再草草地装了便当,最后草草地换上衣服,然后出门上班。

杂事如山堆,但都不值一提。我突然担心自己也就这样:草草地过完一个不值一提的人生。

晚上预约到了美女老师的瑜伽课。这大概就是今天唯一的闪光点了吧。不说了,热身去。不出意料,上完课两只手臂都快废了,于是又草草地冲了个凉,草草地洗了个头,又草草地吹了头发就回家了。

路边的天丼屋さん(天妇罗盖饭店)还没关门,橱窗里的样品看起来特诱人,店内还有人在用餐,看得我肚子一阵空鸣。

一个我:都是假象,要忍住,要经受得住诱惑。另一个我:骗谁呢?!你明明吃过,他们家的天妇罗真的好吃。挣扎了几秒之后,决定听第一个我的话。嗯,所谓自制力,是不是都带着点阿Q精神的成分在里面呢?

车站的入口处,身穿绿领白T和紧身牛仔裤的黑人小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称呼他)在发传单。突然,一位皮肤白皙的高个短发女郎从斜侧面拍了下黑人小哥的肩膀,小哥叫了一声,往后踉跄了一大步,几张传单从他手中滑落。

哈哈哈,吓到了吧。我要回家了。女郎笑着走向小哥,并伸出手作势要去拉他一把。

要回家了吗?不行,不行。黑人小哥站稳后,抬头看了女郎一眼,咧开嘴露出一口亮白的牙齿,笑着说完后又弯下腰将传单捡起来。

站上扶手电梯前,我转身看了看他们。两人越靠越近,谈笑声不断。原本沉闷的夜,突然有了一丝丝活气。

天空还飘着蒙蒙细雨。要早点回家喔。


2017年8月4日 星期五 阴晴不定

从一场尴尬的梦里醒来。

梦里的我穿着那条喜爱的深紫色的瑜伽裤去找朋友。一路上,有不少人都看着我,就好像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自己身上。哇,肯定是我的健康美吸引了他们。如此想着,便忍不住傲娇了起来,一路上哼着小曲儿,还蹦蹦跳跳的。到了目的地后,我先去了趟洗手间。走出洗手间前,我在大镜子前转了一圈。

哇靠!

屁股上竟然破了个大洞!简直太辣眼睛了!

自己受到惊吓时,梦也嘎然而止了。

醒来后,继续瘫在床上,睁大着眼发呆了一会。对刚刚的那场梦没有任何感觉,也没有如从前那样从噩梦或尴尬的梦里醒来后就发出“还好只是一场梦”的感慨。

没有必要庆幸,多数情况下,现实生活可比梦境要更荒诞或更尴尬或更险恶,还没有“醒来”这样的出口供你逃脱。


2017年8月5日 星期六  阴晴不定

今天要去见自己独立采访计划的第一个受访对象—在明学读书时认识的学弟山口君。说是独立采访,其实也就是请他们给我讲讲他们的故事。

约在赤羽车站附近的芋圆冰店里见面。吃着自己心心念念已久的四果汤,听着山口君跟我娓娓道来他的成长经历,忽然觉得生活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

回来后一个人坐在屋里的窗边,静静地听着山口君的CD,想起他对我说:“那个曾经精神状态不稳定而幽闭在家中的我肯定也没想过,有一天可以坐在这里将自己的故事说给你听。”

泪眼朦胧,为每一个不易的人生,也为每一个活得真实生动的灵魂。


2017年8月6日 星期日 晴

终于放晴了。

按照原计划和范范到惠比寿一带“明察暗访”,了解经营健康饮食的店铺等。

我们完全把自己当成小白鼠,一杯杯试喝过去。其间,我们点了一杯“cold pressed juice”(冷液压榨法制作的果蔬汁),喝了一口,土味浓厚到连自己都怀疑起人生了。

反人类。这大概是绝大多数标榜着健康养生的食品的最大特征了吧。

把健康饮食做得不那么反人类,是我和范范的“小目标”。所以,我还是暗暗希望,假期放弃休息转而学习相关知识,为了试口味而喝得肚子难受,三更半夜还在收拾厨房以及烈日下暴走街头等,所有的付出都有个好的归宿。

途经某个停车场时,邂逅了一处奇妙的风景。满墙绿意盎然的植物间,一袭“花被子”赫然在目(我不确定它是不是被子)。为了将心中的疑惑解开,我原打算走到停车场旁的神社里去问问,后转念一想就作罢了。

想起村上春树在《にんじんさん》(《胡萝卜君》)一文里这样写道:

人生にはある程度の理不尽な谜が必要なのだ(人生需要一些不合常理的谜)。

想想也是,凡事苦苦追求谜底的话,大概也要失去某些相应的乐趣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互联网时代,不管你是传统外贸还是跨境电商,企业网站无疑都是你最直接最有说服力的“代言人”,那么你的网站到底合不合格...
    贸立方阅读 25评论 0 0
  • 刚把写好的小说都删了,删除文集,直接都没了,今天回去,重新写,此刻就是蓝瘦➕香菇
    炎炎猫阅读 32评论 1 0
  • 我常在想 是不是我在往后的日子里 都不会像以前快乐了 明明害怕孤独却又孤僻 亲爱的Alice 你说我们俩的孤独会不...
    涂阿巧呀阅读 25评论 0 0
  • 此时凉风浓,它吹着我眼前的花叶,跳起了舞。今日,我极慵懒,若心有愁丝千根柳,珠帘摆,无风亦有风,却将这愁丝吹不走。...
    司才林阅读 70评论 4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