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读红楼:什么才是人生的当务之急?

巧姐是《红楼梦》后40回的关键人物

很多看似重要的事,实际上并没有那么重要;很多看似鸡毛蒜皮可有可无的小事,却对你的生活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

就拿王熙凤来说,她每天要做的事没有几十件,也有十几件,在荣国府理事还不够,还要协理宁国府,恃才逞能。但是她不知道,她一生做的最有价值的一件事,是接待了刘姥姥。

刘姥姥来自千里之外芥豆之微小小一个人家。她女婿家跟贾府曾有过瓜葛,但是早就断了来往。但是为了生计,刘姥姥不得不厚着脸皮到贾府去寻求帮助。

刘姥姥在周瑞家的引荐下,终于见到了凤姐。凤姐虽然显荣,但不失礼节。故意对周瑞家的说“我年轻,不大认得,可也不知是什么辈数儿,不敢称呼”。

刘姥姥含羞求救,凤姐是这样处理的。

凤姐笑道:“且请坐下,听我告诉你:方才你的意思,我已经知道了。论起亲戚来,原该不等上门就有照应才是。但只如今家里事情太多,太太上了年纪,一时想不到是有的。我如今接著管事,这些亲戚们又都不大知道,况且外面看著虽是烈烈轰轰,不知大有大的难处,说给人也未必信。你既大远的来了,又是头一遭儿和我张个口,怎么叫你空回去呢?可巧昨儿太太给我的丫头们作衣裳的二十两银子还没动呢,你不嫌少,先拿了去用罢。”

看到刘姥姥千恩万谢,她又说:

“这是二十两银子,暂且给这孩子们作件冬衣罢。改日没事,只管来逛逛,才是亲戚们的意思。天也晚了,不虚留你们了。到家,该问好的都问个好儿罢。”一面说,一面就站起来了。

凤姐恐怕做梦也想不到,就是这短短的一次接见,区区二十两银子(仅够大观园螃蟹宴上一篓螃蟹),最后却救了自己女儿的性命。

贾琏和王熙凤之女巧姐,原名叫大姐,因她是七月初七生日,刘姥姥在二进荣国府时,给她取了“巧姐”的的名字,取“遇难成祥,逢凶化吉”之义。在金陵十二钗中,她是最年幼的一位。在前八十回中,除了她取名、出痘、生病之外,并未多叙。但是从她的判词和《红楼梦曲·留馀庆》看,她在曹雪芹的后四十回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巧姐的判词写道:

后面又是一座荒村野店,有一美人在那里纺绩。其判曰: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偶因济刘氏,巧得遇恩人。

这分明是说,她从一个千金小姐成为一个乡野织女,而刘姥姥起了关键作用。《留馀庆》的判词写道:

留馀庆,留馀庆,忽遇恩人。幸娘亲,幸娘亲,积得阴功。劝人生:济困扶穷,休似俺那爱银钱忘骨肉的狠舅奸兄!正是乘除加减,上有苍穹。

巧姐何以落到这般田地,最主要的原因是势败家亡,而恩人无疑是指刘姥姥。但是被狠舅奸兄所害。在续书中,巧姐正在被狠舅王仁和奸兄贾芸卖给外藩王爷做妃子,幸亏刘姥姥赶来相救。这里的“奸兄”写成贾芸,肯定是错误的。因为与曹雪芹前八十回的描写和脂砚斋的批语“有志气,有果断”“有知识”是矛盾的。

续书中,刘姥姥救了巧姐,这应该是符合曹雪芹原意的。但是写巧姐嫁给一个“家财巨万,良田千顷”的富户周氏之子,却是违背曹公本来的故事设计的。

那么巧姐最可能的结局是什么?根据书中暗示,巧姐最有可能嫁给板儿。第41回,刘姥姥带着板儿二进荣国府,正在贾母处吃点心—

忽见奶子抱了大姐儿来,大家哄他玩了一会。那大姐儿因抱著一个大柚子玩,忽见板儿抱著一个佛手,大姐儿便要。丫鬟哄他取去,大姐儿等不得,便哭了。众人忙把柚子给了板儿,将板儿的佛手哄过来给他才罢。那板儿因顽了半日佛手,此刻又两手抓著果子吃,又见这个柚子,又香又圆,更觉好玩,且当球踢著玩去,也就不要佛手了。

大姐就是巧姐,这一段看似闲笔,可能另有深意。有两条脂批说:

小儿常情,遂成千里伏线。
柚子即今香团之属也,应与“缘”通。佛手者,正指迷津者也。

联想到预示巧姐命运的画卷中“一座荒村野店,有一美人在那里纺绩”,她嫁给板儿是完全可能的。

王熙凤哪里知道,她这一辈子杀伐决断、忙忙碌碌,其实就做了这一件正经事啊。

我们每天忙忙碌碌,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其实这样也很好。也许在不知不觉之中,我们就做成一件能够泽被自己及后代的大事。不专注、广撒网是一种美德。


关于转载问题:请统一联系我的经纪人南方有路
想与我进行更深入的交流请点击《好中文的样子》写作私密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