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民谣粉,我是民谣粉

图片发自简书App

针对昨日的更文,有人质疑我是否为民谣粉?老实说,我并不敢以民谣粉自居。

对于我喜欢的首位民谣歌手——赵雷,除去之前听过因翻唱而被人知晓的《南方姑娘》,《少年锦时》便是我听到的第一首歌,那欢快的旋律,那接地气的唱法,让我瞬间觉得,那就是我喜欢的好声音。

而后我便开始写民谣文章,我无法忘记当时的我是何等地迫切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民谣被更多人所熟识,哪怕只是一星半点,我也会为之高兴。我不停地写,不久,我写的民谣文章被更多人看到,偶尔也会有大号转载,我现在运营的公众号也是源于之前投稿的一篇民谣文章被某民谣大号接收而得以继续。

很多次,我发现自己会迎合读者的喜好去写民谣文章,当时的我觉得这并非我写作的初衷。于是,我停止写民谣文章,听民谣的频率也逐渐降低。

我说,我只是喜欢音乐本身,我可以因为作品而听完歌手所有的歌,读完作家写过的所有书。但我却称不上铁粉,对于民谣,也只是在那个时间点,一个偶然的机会,一段不算完美的邂逅,继而熟悉,最终沦为“最熟悉的陌生人”。我想,倘若没看这期的《歌手》,我下次接触民谣便不知在何时何地了。

或许,是在若干年后,走在校园的小路上,看着文静的男生弹着吉他,唱着民谣,向心仪的她表白;又或许,看到某篇推广民谣的文章,不禁忆起当初的自己,便又拾起那份记忆。诸如此类,想必那时的我,也会忍不住地哼起“又回到最初的起点”吧。

我不是民谣粉,但记忆告诉我,我曾经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