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23 清晨的北京

清晨4点,路灯都还亮着,但是天空已经清亮清凉的,飘着琐碎的云,马路上只有零星的车驶过,偶尔还有骑电动车的人,匆忙赶路。

清晨四点二十,西三环六里桥下的路最东侧被用路障隔离开,原来是一辆大车拉着满满一车的花,几个工人在一筐一筐的卸货,还有交警在旁值守。

清晨四点半,西二环路上异常顺畅,从来没有在二环路上行驶得要注意不能超速,四十分钟顺利的就从西六环开到北二环。

清晨四点四十,旧鼓楼大街小桥下,北护城河边已有大爷在撒网捞鱼,一网下去再上来,大爷捞的不只是空气,还有闲暇!

清晨五点,日易晶盛菜市场正是最杂乱的时候,十二点多去高碑店,一点多去新发地进货的车辆都回来啦,司机们一推车、一推车,一筐加一筐的往里运;每个摊位前都有两个以上的人将菜往柜台上码放,里面的边摆边擦,外面的边放还边扔掉腐烂的外皮或受损的瓜果,满地的菜叶子散发着腐烂的味道;

清晨六点,菜市场门口的货车都消失了,伴随着货车消失的还有上货的司机师傅,菜场内满地的菜叶子。已经有一些早起的人们前来买菜,他们根本不知道摆放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菜场一小时之前的混乱。

清晨七点,鼓楼大街池记串吧的门口已经人声鼎沸了,豆浆油条的叫卖声、来往不绝的吃早点的人们点餐声,还夹杂着清脆响亮的微信收款声!

46岁的张大姐从早晨六点开始在这里忙碌,要一直干到十点半早餐人群散去,然后中午稍事休息,下午在地安门还有大半天的餐馆服务员工作时间。你问她幸福吗?她毫不犹豫的说幸福!为什么呢?她铿锵有力的回答说,觉得没有什么事能打到她!问她每天辛苦吗?她说没什么,大家都是这样,她指着卖早点的两位大姐说她们来的更早,十二点就开始忙碌,二点就开始售卖了。

58岁的李大叔只是来买个早点就回菜市场干活了,他还要给老婆也带一份回去。他们两口子每天凌晨十二点多去新发地进货,然后两点多赶回来,卸货、码货忙到五点多柜台利落了开始卖货,卖到中午十一点多收摊回家休息,下午三点睡觉到十一点起床又开始新的一天的忙碌。他们的作息时间十多年如一日几乎不曾改变,也没有休息日,生病也要坚持。你问他们幸福吗,他们也说自己幸福,两个孩子在河南老家是留守儿童,但每年寒暑假都来北京跟父母团聚。现在都已经长大了,一个上大学,另一个高三。一说到孩子他更是抑制不住的满足,再辛苦都有养育的成就感来弥补。

同样五十多岁的保安老魏是我采访的人里唯一说不幸福的,他的职责就是在鼓楼外大街上巡逻值守,时不时举起手机拍个街边照。他从早晨七点开始工作,要持续到晚上七点。他认为他不幸福的主要缘由是——辛苦!从山西老家来北京已经三十多年的他住在昌平,每天的通勤恐怕也是压着他认为自己不幸福的一个缘由。

活趣之家的家长们一起讨论总结采访的情况,发觉规律是女士更比男士感觉幸福,老人更比年轻人感觉幸福;自己干更比给别人打工觉得幸福,对工作有追求哪怕只是卖菜也更比无聊的保安幸福。

孩子们总结后自己的感受是有时候生病也会幸福,因为不用上学;赚钱赚的少也会幸福,因为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跟朋友吵架也幸福,因为首先有朋友;爸妈批评她也会幸福,因为他们也同时在跟我沟通。

土地爸爸最终的总结升华了,亲密关系和无论做什么工作的能够获得成就感共同构筑了我们幸福的堡垒。

所以你如果问我幸福吗?我也会毫不犹豫地说幸福!那么请问你的答案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