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原有北,南方有南

   “我叫宁原。”少年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傻兮兮地笑着。南方心里只冒出一句,这人是有夏威夷血统嘛,想着想着就笑出了声,全班目光齐刷刷看向南方。南方不好意思的说了句:“抱歉哈。”脸部还在笑。

       宁原面子上挂不住,径直搬了一个桌子和椅子到南方后面,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宁原坏坏的扬起了嘴角。

      [一]

       第一个星期都安然无事,星期一。

       高一的窗户外不断飞下带字的纸飞机,展开一看,这不是高二的语文书么。每个课间都会飞下很多个纸飞机,但第二节课开始,就有个女生跑到楼下捡这些飞机。

       “宁原,你太过分了!南方她......”童央还没说完,就被女生打断,“别说。”说完接着把捡来的那些纸飞机拆开来一张一张粘在书上。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撕坏了再买一本就是喽,有什么大不了的。”宁原随手将剩下的一摞子纸丢在南方的桌子上。

        “宁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说的那样,撕坏了再买一本。”叶生将刚刚捡上来的纸飞机放在南方桌上,并轻轻展开排好顺序。面无表情的看着宁原。

        宁原没有理会他们,继续自己的“伟大事业”。

         [二]

        夕阳如期而至,宁原骑车去邮局,每天他都会在这里等到邮局关门,等妈妈的信,只不过等了这么久都只等到每月开头的生活费。除了地址信息,妈妈吝啬到一个字都不多写。

        宁原已经习惯夜晚咸咸的海风,推着单车不知道该去哪,爷爷今晚在姑姑家,就不回去了。宁原想去前些天黑子说的“1985”的秘密,1985是个酒吧,这个所谓的秘密班上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知道,基本上没人去酒吧,黑子也是无意间发现的秘密。

         推开门,闪烁的彩灯让宁原一时有些不适应,耳朵也要承受劲爆的音乐声。各种男生女生在舞池狂欢,刚想离开,眼睛被舞台上刚刚登场的女生吸引,那不是南方吗?这个就是黑子说的秘密?

        心中有种莫名的怒火,宁原冲到舞台上,把南方生拉硬拽带出了酒吧,拉到停车场,正要把南方往单车上放,南方甩开他的手吼了一句:“你到底想干嘛!”

         “为什么要在这种地方工作?你不知道这里很乱嘛!”宁原的火气上来了,声音不比南方小。

         “跟你有关系?你不是爱撕书嘛。你去撕啊,你他妈来管我干嘛!”南方理了理刚刚被风吹乱的头发,不再看着宁原。

        “我......只是心里气不过你在我自我介绍的时候笑。也不是故意说那些话的。”宁原看着南方,像是犯了错误的孩子,“我也不知道你的情况。对...对不起啊。”

          “我家里条件不好,习惯了,也不用你操心我的生活,在学校不知道为什么,总能忘记这些悲伤。你走吧,我还要工作。”南方提着裙子,踩着高跟鞋走进了酒吧,宁原愣在原地,半天没有动静。对不起,我会帮你把书粘好的。这句话宁原想说的,但是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三]

         第二天,南方抽屉里的语文书残页都被按照顺序粘在了书上,书上的胶带被太阳照的反光,亮亮的。风吹开封面,书上工工整整的写着,南方。

         后面宁原趴在桌上浅浅地睡着,发丝被风轻轻吹动,夏威夷肤色被太阳照得并没有那么黑了。开锁的声音,南方刚进来,就看见宁原趴在桌上睡着,自己的书也被粘好了。

         他也没有那么坏嘛,只是太小孩子气了,南方打开语文书,声音不高不低的朗读起来,天边是刚刚升起一半的太阳,整个班级只有宁原和南方,竟是美好的可怕。

         接下来两个月,南方依旧每天去1985,只是宁原再也不会在1985逮南方了。

          [四]

        “童央,南方今天怎么没来?”宁原看着奇怪,南方从不缺课,今天竟然没来,南方很少跟他说话,最让宁原深刻的就是宁原前些天生病,哭着喊着要回家的时候说的那句,“我除非发烧烧死,才不来......”剩下的那句宁原自动屏蔽了。

         “你不知道啊,昨天南方爸爸出海打渔,都靠近岸边了,却被浪潮淹了,幸得南叔叔会水,拣回了一命,可惜了那渔船,那可是南方家省吃俭用两年才买的,刚用没多久就没了。这会儿南方不知道在干嘛。”童央一脸担忧,但她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

         “她家在哪?”

         “学校对面海边的灯塔旁边,那里就她一家,很好找。你要是去找她,我给你打掩护。”童央一点不含糊,飞快说出了地址。

          “谢了。”宁原背上书包冲出了教室,一路狂奔。只想快点找到南方,怕她出什么事,虽然自己也想不出来这种情况会出什么大事,但心里却很担心。宁原两条腿没有一刻停歇,一边跑一边喊着南方,好像这样能给自己一点动力。

         灯塔看着好近,但跑起来就好远,跑到宁原汗流浃背才到,宁原一眼就看见了房子旁边在敲敲打打的南方。

“南方!南方!”宁原一屁股坐在马路上,嘴里还在不停喊着。

         南方听见有人叫自己,抬头看见宁原坐在马路上,嘴里一遍一遍喊着自己的名字,像是个央求妈妈买东西的无赖熊孩子,心里无奈,不禁笑出声,“你来干什么啊?”

         “我不知道,就是......就是怕你出什么事。”宁原孩子一样的回答,让南方心里暖暖的,宁原慢吞吞爬起来,走向南方。

         手机拎着书包,嘴角带着笑,满头汗水,黝黑的皮肤让他看起来很强壮。蓝白相间的校服外套穿在他身上,没有一丝老土,他从来不穿校服裤子,今天穿了一条黑色小脚裤,一点不符合他的孩子气,却又很搭。

          “南方,你别难过。”

          “难过什么?”

          “那条船。”

           “我没难过,我正在试着自己造条船,在买船之前,我经常去跟码头的爷爷学造船。”

          “那我帮你一起吧。”宁原看着眼前这堆木材,习惯性地说了句仗义话,却忘了自己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造船。又挠挠脑袋,涨红着脸说:“那你要教我怎么造船。我...我不会。”南方又笑出声,“那你说的那么爽快。”

         “我不管。你教我,快点开工吧。”宁原拉着南方跑去木材前。

        两人每天放学都跑去工作,总是忙到很晚,快期末考了,南方忙着复习,就让宁原不要再去了。

        南方期末考考的很好,宁原依旧是班级吊车尾。

       因为爷爷身体越来越差,宁原要和爷爷被父母接去北京上学了,学期结束就走。宁原刚刚考完才听爷爷说。完全没有因为可以见到父母而激动,心里却一直惦记着那条没有完工的船。

       只跟爷爷说了声就跑出去了,他在外面待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就被妈妈接到了机场。没有机会和南方道别。

       放假第一天,南方很早就起床了,因为他们约好放假继续造船。跑到岸边,只看见一艘已经完工的船,和船上画的画,画很丑,但南方猜出了这是宁原和自己。

       船上还贴了张纸:“南方,我要去北京上学了,来不及和你告别,只能写张纸条留给你,我会给你写信的,只要你别搬家。'宁原有北,南方有南'。”

       宁原有北,南方有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做微商的小伙伴们,你们是不是在看了很多关于微商的文章的时候感觉很有道理但是就是没用!有没有这种想法呢?你的销量还是...
    随便侃阅读 67评论 0 0
  • 吃十三香小龙虾,一盘大概两斤左右吧,端上桌我肯定不会去吃那盘龙虾,都是等大汪先吃,他自己吃吧也不好意思,就...
    喵未眠阅读 124评论 0 0
  • 晦暗的背景下 车窗里,忙忙碌碌 上车下车 我不再是我 眼睛如黑洞 从四面八方席卷过来 凶 我坐在原地 庸庸碌碌,一...
    宋云帆阅读 106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