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动 物 星 球

公元5500年,动物星球颁布《动物法令》(又称《自由法令》),人类和动物有自由选择成为人类或者动物的权力。《法令》颁布后,我选择进化成野牛,不久后我被推举为牛族的族长。


(一)

太阳还没有升起,但橙色的光已经从云层反射下来,把嫩绿的草芽照得晶莹剔透,我贪婪地嚼着美味的青草,艾米丽用尾巴帮我驱赶身上的牛虻。

“吃饱点,一会儿有力气。”

“嗯。”我含含糊糊地答道。

“粲哥!”大兵老远喊了起来,在他身后是刘二、阿宝、老八,当然还有边走边啃食着青草的老幺。太阳已经跃出牛山,把他们剪成黑色的山峦,这可是个好兆头。可大兵依然带来了坏消息。

“老杨不见了。”

老杨是这段时间消失的第八位兄弟。老八啐了口青色的唾沫:

“狗日的人类!我恨不得把它们穿成串串烤了,扔给陈珂他们。”

阿宝甩甩尾巴:

“他们敢吃吗?不过,你今天记得多串几个,省得我动手。老幺别吃了,出发了。”

老幺生来就是野牛,他抬头含糊地问道:

“人类的村庄有草吗?”

老八朝老幺脸上甩了一尾巴:

“你一天到晚除了吃还晓得啥子?”

“别说了,走了走了。”

大兵吆喝着众人跟在我身后。越往下走,牛族的汉子们越聚越多,走出牛山时我们已经有百多号了。再往山下走,各族的动物逐渐汇集在一起。有豹子陈珂带领的虎豹熊狼组成的猛兽族,有兔子阿欢带领的啮齿族,还有老鹰江波带领的鸟族……走到山下时,陈珂示意大家停下来——他是攻打人类的发起人和总指挥。

他对众人说道:

“……昨天我们又有三个兄弟姐妹消失了,我非常悲痛。我们一天不把人类消灭,我们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兄弟姐妹被杀,今天就让我们荡平人类村落……”

听众群情激愤,我望着张张面孔,和五天前水塘里那张脸一模一样。

那天开完各族族长会,回到家我把攻打人类的消息告诉艾米丽。艾米丽让我望望水塘里的脸,那是一张被愤怒严重扭曲的脸。艾米丽说道:

“别被愤怒冲昏头脑。更别把族人的性命搭在莫须有的事实上。”

我愤怒地对她说道:

“怎么是莫须有?昨天我们又死了一位族人,除了人类还有谁会残杀动物?”

“没有证据不要乱栽赃。”

“那你说是谁干的?”

“我怎么知道是谁?这不是该你族长去查的吗?”

我闭上了嘴。我去查了好多次也没有查出个名堂来。每次什么都没有发现,族人仿佛平空消息了一般。

动员已经结束,那些愤怒的脸在雷声般的吼叫中冲向村庄。人类早有准备,它们拿出枪械、箭驽朝我们射击,可它们毕竟势单力薄,根本无法阻挡我们前进的步伐。

我奔进第一道防线,一个年青男人拿着长刀冲我砍来。我轻松躲过去,用牛角挑穿它瘦弱的身体,然后把它朝房子甩去。它重重撞在白墙上又滑落下来,在白墙上留一道鲜红的印迹。那些红色顿时刺激了我,我朝另一个男人奔去,刺穿它的喉咙……

血水很快顺着我又大又弯的犄角流下来,有些流进了我眼睛里,模糊了我的双眼,我只得低着头在人群里乱挑。这时,我的身体突然传来一阵巨痛。我扭头望去,是一把雪亮的长刀插在我背上,刀的那头是一个人影。我正要转身甩开它,一个身影不知几时站到了我身旁——闭上眼也知道他是阿宝。阿宝扬起后腿,一蹄子把它踢上房顶,那人影像块破布一样滑落下来,“噗”的摔出一大摊黑色。

刘二趁机朝我的眼睛猛喷了几口唾沫,我的眼睛逐渐清晰起来。

那边,陈珂和他的虎豹兄弟们正撕咬人类,熊族兄弟们正拍散人群,狼族的兄弟正在组团袭击人类,而江波指挥着三五只兄弟合力叼起一个人从高空扔下来,摔出一朵朵暗红色的花……

一个小时后,鲜血洒满了整个村庄,人类尸横遍野。剩下的老弱病残打着白旗从教堂走出来。


(二)

陈珂把人群赶到教堂前的广场,说道:

“你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像我们一样进化成动物,要么就和它们一样陈尸当场。现在,谁先来选择?”

人群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动。陈珂气恼地朝人群靠近,人群一阵惊慌急忙后退,可我们挡住了他们地去路。

陈珂走近一个没有后退的男青年,它有些瘦弱,双腿直打哆嗦。

“你选什么?”

它没有回答。

“是选动物还是人类?”

它小声地回答道:

“人类。”

“好!有种!”

陈珂朝它逼近,它后退两步停了下来,壮着胆子问道:

“《自由法令》规定每个人有选择当动物或者人类的自由,你强迫我们做选择违反了法令。”

“《自由法令》还规定了杀动物和杀人同等论罪,那你们为什么还要残杀我们?”

“我们没有。”

“没有,你说没有就没有吗?”

陈珂说完张开血盆大口咬住它的脖子,人群立刻尖叫起来。鲜血顺着陈珂的脖子一直流到腹部,把早已经染成黑红色的肚子重新染成了刺目的大红色。

“还有谁要继续当人类?”

人群一片沉默,陈珂又找出一个青年,那人哆嗦着说同意进化成动物。它慢慢走进先贤留下的进化室——这种进化室和教堂一样在每个村落都有。进化室上头的“自由”两个字闪闪发亮,门上铭刻着《动物法令》。一阵轰鸣之后,门打开,一只豹子走了出来。

“豹子!豹子!豹子!”

“豹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简席。”

“让我们为简席欢呼!”

“简席万岁!简席万岁!”

大家欢呼起来,响声直冲云霄。

“下面是谁?”

人群一一走进改造室变成各种动物,大家自然又是一阵欢呼。趁人群改造的间隙,陈珂把各族族长叫到一起,商量后面的征程。

“周边的小村庄已经被征服完了,下一步我们直捣黄龙——米达城。”

阿欢说:

“米达城围墙厚不说还高,易守难攻。”

陈珂跳到桌上:

“我们可以让鸟族当先遣队,把城墙上的枪箭兵搞定。”

江波一脸难色:

“城楼上有十多门大炮,我们鸟族根本无法靠近……”

“战争总会有人牺牲,为了整个动物大家族,你们付出点算什么?”

江波还想说什么,却被陈珂打断了:

“等鸟族把门打开,大部队就可以长驱直入了。”

“我们这样将人类赶尽杀绝,有必要吗?”

阿欢问道。陈珂恶狠狠地盯了阿欢一眼,说道:

“怎么没必要?当然,你们兔族当然无所谓,反正它们也不吃你们这些滥交者。(1)”

几个猛兽族的头领笑了起来。阿欢一双眼睛被气得更红了,他和江波期待地望着我,希望我能够说句公道话。我说道:

“我也不赞同攻打米达城。一个原因是阿欢和江波说的米达城距离遥远,易守难攻,攻打对我们来说非常不利。二个原因是我们已经把动物山周围的危险清除了,人类很难再伤害到我们。我们没有必要牺牲更多族人去攻打米达城。”

我刚说完,江波、阿欢他们纷纷响应。陈珂见半数的人都反对只有作罢。

傍晚时分,我们回到牛山,队伍多了两名新成员老九和耿勇,艾米丽为他们安排了住的地方。老九年老体弱,耿勇沉默寡言。他们俩看起来都有些胆怯,但我知道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和我们一样喜欢上这片草地,喜欢上自由自在的生活。

回到家,艾米丽嚼碎了草药,将那些汁液舔在我的伤口上,要不了三天,这些伤口就会愈合。

晚上我睡得很沉,一直在做梦,梦里到处是嫩绿的青草,动物和人类和平相处,整个星球变成了名符其实的动物星球。


(三)

第二天早上,大兵急匆匆赶过来。

“粲哥,老九消失了。”

“又消失了?”

“嗯,但这次和前几次有些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

我跟着大兵赶到老九的住处,老八脚踩着一丛被踢开的长毛草,草下面有些暗红色的血迹。大兵说道: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老九的血。”

这时候,阿宝赶了过来。他说道:

“在老杨家的草地上也找到了同样的血迹,都是隐藏在草丛中看不到的地方。”

大兵说道:

“看来我们并没有把周围的人类消灭干净。”

老八恨恨的说道:

“狗日的人类!”

我想了想,说道:

“不可能是人类。”

老八问道:

“除了人类,哪个龟儿子下得起狠手?”

“昨天我们才把动物山周围的人类消灭完,相信即使还有人侥幸逃脱的也跑到米达城去了。他们不可能大胆子这么大跑到牛山来作案,况且即使他们想来作案光走到这儿也要两天,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说得也是,那是哪个龟儿子吃雷的胆子敢到我们牛山来杀人?难道是——”

“自己人!”

“吃肉的只有猛兽族,会不会是他们作的案?”

“没有证据不要乱说!杀人的帽子不能乱扣。”

“大兵说得对,我们必须找到证据。他们既然连续作案,我相信他们今晚会再来,我们可以守株待兔。”

我给大伙讲了计划。

“一定要逮住那个狗日的龟儿子,我要把他串成串串烤了。”


(四)

午夜过后,月亮慢慢躲进了云朵里,四周一片黑暗。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耿勇的草堆前,他朝熟睡中的耿勇扑过去。说时迟那时快,耿勇头一扭犄角便朝那黑影刺去,那黑影显然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变故,他在半空中急忙调转位置,虽然大部分身体错开了,但肚子仍然被犄角“嗞”的划过。

他落地后立刻朝左边逃去,刘二快速从大石后面跃出来朝那黑影挑去,那黑影仿佛预料到一样立即退下来,又朝右边奔去,老八使出全身力气朝黑影冲去,黑影身子一侧轻松躲过,老八正要发起第二次进攻,黑影已经绕到他的身后往西边冲去。西边是大兵在把守,结果他竟然没有按计划出现,黑影顿时冲进了黑夜中。

“不要让他跑了!”

我们朝黑影冲去,这时,大兵才从黑夜里跟过来。大家一直追到兽山,黑影突然消失在密集的林中。我停在树林形成的山门面前,大伙立刻跟着停下来,每个人都喘着粗气。老八问道:

“粲哥,让我冲进去找出那个龟儿子,我要把狗日的串成串串。 ”

“不行。他进了兽山,一来进林我们不好找了,二来怕中了埋伏。”

“我才不怕,有埋伏更好,我两个牛角一边串一串。”

老八边说边要往里走,阿宝拦住他:

“老八!听粲哥的。反正兽山只有这个入口,我们守到天亮,再做打算。”

大兵对我说要回去守护牛山,以免人类再次来犯,我同意了。

天边刚泛起白光,老八“哞哞”狂吼起来,猛兽族的人立刻跳出来。一番交待后,陈珂和熊鹏赶过来。陈珂见是我一脸不屑的哼了一声,他问阿宝: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问问你自己的人吧!”

阿宝把经过告诉陈珂,陈珂仰天长啸。听到长啸,所有的猛兽族族人纷纷走出山林来到山前的草垛上。他扫视着整个族群,问道:

“昨晚是谁袭击了牛族?”

族群没人答话,我逐个观察猛兽族族人,发现简席的腿直抖。

“简席!”

一听有人喊他,他立刻瘫坐在地上。阿宝走过去一看,这小子肚子上有一条长长的口子,显然是耿勇犄角留下的伤口。陈珂一步跃到简席身边,恶狠狠地望着他:

“好小子,你居然敢杀自己人。”

耿勇喘着粗气要奔上去动武,被我拦住了。我问道:

“你为什么要对我们族人下手?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简席哆嗦着张嘴想说什么,陈珂却抢过话头先开口了:

“你是不是人类派来的奸细?是不是专门来挑拨我们的?”

“我,我,我没有。”简席躲着陈珂望向我,眼神里充满了求救的表情:

“我,不是,是他……”

话还没有说出口,陈珂已经死死咬住简席的喉咙,血呛进气管“呃呃”两声后,简席再也说不出话来。老八吼道:

“龟儿子,你想杀人灭口!”

陈珂舔舔嘴边的血咽下去,冷笑道:

“我需要吗?”

“不需要你怎么不听他说完话?”

我低下犄角一步步朝陈珂走去,他也俯着身子准备随时跃起。

“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大兵大叫着奔过来。

“粲哥,嫂子出事了。”

艾米丽!我脑子嗡的一声炸开。我不顾一切直奔牛山。

艾米丽已经躺在血泊之中,一把长刀插在她的脖子上,血迹已经干了,染黑了整个棚里的枯草。我疯狂地呼喊着艾米丽的名字,不停地舔着她的伤口,希望能将她的伤口愈合。可是她却始终瞪着一对大眼睛一动不动。他们使劲赶着我朝外走,我哭喊着艾米丽的名字一刻也未停。

不久,陈珂和其他族的族长过来安慰我,他们说些什么我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半晌我对他们说道:

“我要去攻打米达城。”

陈珂说道:

“阿粲,弟妹的事情我们都很悲痛,但攻打米达城事关重大,不能说打就打。”

江波说道:

“阿粲,这件事到底是不是人类干的我们还不知道,而且我们也不能因为个人仇恨把整个族群拉入战争啊。”

阿欢说道:

“粲哥,要从长计议啊。”

“随便你们。我决定了,牛族三天后攻打米达城,你们愿意来就来,不愿意就算了。”

陈珂盯着我看了好久,脸上抑制不住笑容:

“好,我们兽族响应阿粲的提议,三天后攻打米达城。”

我望望江边和阿欢,他们低着头没有说话。

“懦夫!”

陈珂冲他们俩大吼起来。俩人没有开口,低着头走出牛棚。


(五)

三天后,我们开拔朝米达城奔去。

这时候我已经从艾米丽的悲痛中逐渐苏醒过来。我望着身后的族人,知道这一役后将会有许多回不来,心里不禁一阵凄然。但如今攻打人类是家仇国恨,纵有牺牲也必须奋战到底。

米达城的守卫老远发现了我们,号角顿时响起,穿着甲胄的士兵在城墙上攒动。到城下时,上面一位头领模样的人对我们喊话:

“各位,我们同是动物,共同生活在这动物星球,为何要自相残杀?”

陈珂朝他长啸一声,道:

“为何?你们残杀我们族人的时候可想过为何?”

“我们从未残杀过你们的族人。我们都知道《自由法令》颁布后,谁要胆敢残杀动物,都会以死罪论处……”

“别扯那些。你们为什么杀害我们牛族族人?为什么杀害我的妻子?”

“你们族人?你的妻子?我很抱歉,我都不认识。但确实不是我们做的。”

“少废话,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快投降,二是杀无赦。”

“投降,你开玩笑吧?我好言相劝你们不听,那我只有用你们的血来洗净米达城了。”

我大喊道:

“牛族跟我冲!”

“哞!”

我们朝城门冲去,城门上箭矢枪弹如雨般落下,可是大多被我们厚如甲的皮肤挡回去,极少数刺破皮肤的,也只是帮我们挠了挠痒痒。

然而我们却无法抵挡火炮的攻击。族人被火炮冲得七零八落,老幺被一枚炮弹击中炸成了两半,嘴里的青草散落一地。鲜血很快染红阵地,但红色没有让我们退却,反而刺激着我们朝城门猛冲过去。我们分几次批次朝厚重的城门撞去 。

“嘭!”

城门在我们一波又一波的撞击下终于倒塌,我们径直冲进去,而后面的猛兽族已经迫不及待的跃到我们前面。

人类的力量比我们想象的大得多,他们身穿甲胄并不像村落的乡间庶民一般好对付,而且他们很快找到了对付我们的战术,他们四五个人将我们分化开来逐一击破。我放眼望去老八被几个长矛手刺死在街道中间,刘二身负重伤蜷缩在街角,大兵、阿宝浑身是血正在奋力抗战……

伤亡越来越惨重,我的脚步也越来越沉重,晃眼间我瞥见地上流淌的血水里映出我被愤怒扭曲的表情,艾米丽的话回响在耳边:

“别被愤怒冲昏头脑。更别把族人的性命搭在莫须有的事实上。”

我怎么了?我怎么变得这么冲动?是艾米丽,是因为他们杀了艾米丽!可是这个家仇在面对生灵涂炭时显得如此苍白。照这样下去,我们牛族族人将全军覆没,我急忙发出一声“哞”的吼声:

“后撤!”

陈珂见状愤怒地冲兽族发出指令,我们边战边退。

人类见我们开始撤退,越战越勇,我们根本无法逃脱包围。正在这个时候,头上响起一阵阵长啸,我抬头一看是江边他们,他们从天空俯冲下来将人群冲散。还没有到城门,阿欢他们已经过来接应了。在他们的掩护下,我们终于退到安全地带。

“下一步怎么办?”

江波问我,我没有说话。陈珂站起来说道:

“等组织力量再次冲击。现在有你们的加入,我们一定能够将人类一举铲除。”

“牛族决定撤退。”

“什么?”陈珂非常愤怒:

“是你说要攻打人类,我们兽族才响应参战。如今攻打了一半你却要撤退。你让我怎么给死去的兄弟们交待?”

我望了眼还剩下的小半数族人,说道:

“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但我不想让族人再为我个人的私仇而失去生命。”

“懦夫!”

我带领族人往牛山走,江波和阿欢他们自然跟在后面。身后的米达城里响起了人类的欢呼声,那声音仿佛响彻宇宙。


(六)

第二天早上,人类发来《告兽族和平书》,说如果我们愿意继续遵守《自由法令》,他们可以既往不咎,和我们维持战前的状态。如若不愿意接受和谈,他们将血洗动物山。陈珂召集各族族长开会,我不愿意参加,派了大兵和阿宝去,让大兵表明我们和谈的态度。

不一会儿,阿宝跑来找我。

“大兵呢,他怎么没回来?情况怎样?”

“我先回来了。陈珂和猛兽族不愿接受和谈,而江波和阿欢他们则力主和谈。大兵表示牛族不接受和谈,将和猛兽族奋战到底。”

“他怎么没有听我的吩咐?”

“是啊,我也没有想到。在回来的路上我想了又想,发现有些事情不对劲。”

“什么事情不对劲?”

“你有没有发现大兵这段时间有问题?”

他确实离群索居很久了。

“每次有人失踪总是他第一个人发现。失踪的兄弟们都和他住得很远,他怎么可能第一时间知道?”

的确是这样。

“我认为他和失踪案脱不了干系。”

这样说来确实有些道理。啊,艾米丽也是他首先发现的!难道艾米丽……人类无法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赶到我们部落,况且即使赶到为何能准确找到我的住所?只有一种可能是自己人,而大兵有最大嫌疑!

正在这时,大兵走了过来。

“大兵,你为什么违反我的命令?”

“你的命令?哼!你眼界如此之窄,根本不配当族长。我才应该是带领族人征战四方的族长。”

“大兵,你居然敢这样和粲哥说话。”

“我有什么不敢?只要我一心想着族人,不要说说话,就是杀几个人也在所不惜。”

“大兵,失踪的兄弟是不是你做的?”

“不是。”

“是我做的。”

陈珂从大兵身后跃出来,我咬紧了牙齿:

“艾米丽呢?”

“那可不是我做的。”

陈珂望望大兵,笑起来。

“大兵,是你做的吗?”

“粲哥,我也是逼不得以啊,要是你同意攻打人类我就不会那样做了。”

我怒吼着朝大兵冲去,他立即低头把犄角亮出来。就在我快要扑到他身前时,我的后背突然传来一阵巨痛,回头望去陈珂不知几时扑到我身上,我想把它甩掉可是根本不可能。大兵借机朝我冲来,我急忙闪开,脸立刻被犄角拉出一道长长的血痕,背上却突然轻松了,我用余光一看,阿宝正用犄角对着陈珂。

“哞!”我大吼一声朝大兵扑去,大兵轻松躲开,顺势往我肚子挑来,我一侧身扬起后蹄。

“嘭”的一声,我的蹄子撞在他的犄角上,我脚一阵发麻,他却被撞得半晕。机会来了!我赶紧扭头,可是脚却不听使唤, 连转两次才转过身。他已经开始清醒过来,但为时已晚,我的犄角已经戳进他的下巴。

“噗嗤”一声,牛角穿过下巴从他的右眼刺出来,他来不及吼叫身子便软了下来,把我拉倒在地。那边陈珂已经扑到阿宝身上,紧紧咬住阿宝的脖子。

我奋力拔出犄角,血立刻顺着犄角流进我的眼睛里,它刺激着我周围的血液,我低头朝陈珂冲去。陈珂见状立即放开阿宝闪躲到一边。

我调转方向再次冲去,陈珂仿佛熟知我的战术,轻轻侧身躲过去反而扑到我身上,巨痛立即传来。这时候,老八他们赶过来。老八冲上来用犄角挑陈珂,陈珂立即跃开想逃。

“老八,你们全部让开。这是我的个人恩怨!”

老八他们一听愣了,但立即退到圈外,只是把守住圈子以防陈珂逃跑。陈珂见状喜上眉梢,他小心翼翼地踱来踱去,不和我正面相对。

“哞”我瞧准他的方向直冲过去,陈珂抬腿朝右边躲避,冲我脖子咬来,他显然没有想到我会半路转向,他赶紧朝左边跳,但我的牛角已经触碰到他的肚子。牛角没有划破他的肚子,但他却大叫起来。我仔细望去,一道黑色的伤痕在他被血染黑的肚子上忽隐忽现——原来那天晚上耿勇伤到的是他!

我立即找到了方法,不断朝他肚子上的伤口不停戳去,他痛得步伐越来越乱。在他又一次猛扑过来时,我没有闪躲任他咬住我的脖子,我则用尽全身气力朝他肚子上的伤口挑去。

“噗嗤”一声,我的牛角没入他的肚子,我挑着他朝身后的大石猛地撞去。

“嗷”一声惨叫划破天空,他软塌塌地滑到草地上。

“哞——”周围一阵欢呼声。我眼前一黑,四脚一软瘫倒在地。

(七)

我再醒来时已经是三天以后了。

老八告诉我,原来大兵原本不想变成动物,但犯了罪被人类强迫进化成动物,所以一直对人类怀恨在心。而陈珂一直想征服人类成为这颗星球的主宰。他们俩人一拍即合,走到了一起。

“阿宝呢?”

“阿宝伤势很重,但好在我们的草药够好,他已经醒了。粲哥,你别动,你的伤口还没有痊愈,别动……”

“我要去看阿宝。”

我颤抖着站起来,中途息了好几次才走到阿宝身边,阿宝想要起身被我制止了。

“阿宝,我把族人拉进杀戮之中,依族规我应该被流放。”

“粲哥,你不能这样说,你那样做全是为了我们族人。”

我苦笑着摇摇头:

“让族人死得死,伤得伤,还是为了族人?我不配当族长。阿宝,你是不错的族长人选,我把族长的重任交给你。”

“粲哥,这怎么行,我当不了族长啊。”

“你要相信自己,你能做到的。况且还有老八他们辅佐你。”

“粲哥……”

“就这么定了,不说了。”

我转身走出去,老八问我:

“粲哥,你要到哪儿?”

“去远方。”

“粲哥……”

老八想要跟上来,被我喝走了。

太阳已经升起来,和煦的阳光把嫩绿的草芽照得晶莹剔透,几只牛虻在我周围“嗡嗡”直响,我步履蹒跚朝着东方走去。那儿到处是嫩绿的青草,人类和动物和平相处,到处是快乐的身影,是名符其实的动物星球。


注释:图片来自网络,作者不详。(1)多种宗教认为兔子滥交、繁殖力强是不洁之物,禁止教众食用。

(全文完,谢谢你阅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原来是那么差劲的一个人,你们都不知道吧,其实我知道你们在骗我的,你们也觉得我很差劲也很傻逼,只是你们不想直接告诉...
    xuler阅读 52评论 0 0
  • 各位集中营的女神们,大家晚上好,很荣幸今天能有机会第一个来给大家做21天打卡闭营仪式的经验分享。 先给女神们发一个...
    朱笋笋阅读 154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