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体诗是一种旷达的情怀

图片发自简书App


跟擅长古风的好朋友交谈,

是一件有趣而又伤脑的事,

但又是我非常喜欢的。


谈的开心的时候,

冷不丁几句古体诗过来,

着实的要痛苦半天的思索,

最后死去十万个脑细胞,挤对一首。

刚喘口气,恢复供氧,

那边又飞快的飚过来一首,

我两眼一瞪,直接歇菜。


我基本上是不会写古体诗的,

也就能按照最后一个字压压韵,

然后读起来感觉朗朗上口,

这也就是我的最高水平了,

我就是胆子大,不怕丑,所以给大家看看。

也在此感谢友友们的诗。


观~子侨的中秋篇《孤月于我成归人》

我回赠:

皓月挂深空,银辉透九重,

游子遥相思,桂花故乡浓。


友友~绿酒旋风:

每逢中秋倍思乡,梦游故土青石巷

可恨月明依旧圆,身单影只望北川

我回赠:

秋风荷韵淡,冷霜枫叶寒

独望异乡月,夜静离愁染


茗香酒影~回复《起风了,秋天的夜晚》

起风了,夜色微凉,珠帘瘦,罗帐红不透。

万宿相思慢箜篌,

望穿秋水,何处凝眸。


好家伙!我死了一个万个脑细胞回赠:


风又起,锦瑟华年,空消瘦,醉饮落烟楼。

广寒宫前舞云袖,

曲断天涯,梦醒渔舟。


中秋时,还一个友友,没翻到记录,

只有我草稿上的回赠:

笙箫默行苍茫处,一曲相思红尘路,

鸿雁南去何时归,陌野萧煞秋风暮。


谢~子桥藏头诗,

借了白脸的曹操起头,我回赠: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雪峦叠障,烟波浩瀚,

登高远眺,江山如画,

有道是酒入愁肠,云深何处觅子侨,

空余飞鹤。


人生似白驹过隙,不如,

生如夏花,墨笔丹青书年华。

心照神交,唯我与子,

莫逆于心,几度飞雪,围炉煮酒赏梅花。


好的,至此,七拼八凑,

我已经死去几百万个脑细胞了。

但对于专长于古风的友友们,

也就是弹指一挥间,

我已经膜拜到了极点。

但能跟友友们一起谈文论字,

我多死一点细胞是没关系的,

最多挂出一个白旗,投降!



虽然不会写古诗,

但从小就喜欢读,

经常被诗里的意境陶醉,

到后来越发爱不释手,

我对古诗是一种骨子里的钟情。



首先被苏东坡的《赤壁怀古》震憾,

一种超然的情怀喷发而出。

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你看看这词,

直接就让你激动的仆倒在地,捶头打胸。


你还没震憾完,李白就飘然而至。

先是一杯《将进酒》,你还没看完就醉了,

他不放过你,又是一杯《月下独酌》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好的,你现在喝到眼都红了,

他不让你躺下,后面就一股脑儿的碰过来,

那些脍炙人口的诗,数不胜数。

连瀑布也是银河系的,

他是诗仙,不写凡间的词。



不胜酒力,这个诗仙还是酒仙,

我跟他玩不起,

还是去《腾王阁序》坐坐,醒醒酒。


还没有清醒,王勃就在那吟唱: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我浑身一震,热泪盈眶,

这么小小的一个楼,

就因为这句话而名扬天下。

本来想多坐坐,不行!

这王勃是个短命鬼,二十多岁就淹死了,

不吉利,还是换个楼醒酒。



我步履蹒跚,跌跌撞撞来到黄鹤楼。

崔颢大人老远在跟我打招呼,

还没等坐下,崔颢大人就开口了:

你知道吧,小北,

我这一生最快意的事,

就是折磨了李白老儿二十年。


当年我在此写下《黄鹤楼》,

无人敢在我旁边题词,

普天之下也就李白可以应对。

哈哈哈,没想到,他一世英名,

竟然二十年没敢到黄鹤楼来。

最后,

也只写了一个《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借了一个送友的名义,才圆了情结,

世人皆知此事,我也不要再提了,

来,喝酒,小北,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乖乖,还要喝啊,这是要我的命啊。

没办法,要给大人面子啊,喝吧,

死就死吧,为诗而死,一顿乱喝,

没多久,不醒人事。



醒来,外面张灯结彩,

这是谁家啊,没一会儿,

陆游从外面急急进来说到:

唉呀,小北,您终于醒了,

崔大人把你送过来的,

说是您喝醉了,我正张罗跟您接风了,

外面的酒宴已经摆好了,就等您上桌了。



好啊,原来是陆游啊。

最开始知道的是《示儿》,

家祭无忘告乃翁!

给我第一印象,就是一个忧国忧民的老头。



直到我看了他的《钗头凤*红酥手》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

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就这么一首诗,

眷恋之深,相思之切,

活脱脱一绝世情圣啊,

活活给急死了他前妻唐琬。


不行,我得撤,万一他老婆来敬酒,

我还不是要三杯抵一杯,这是做死的节奏。

友友们,我先溜了,

酒真的喝多了,头晕,下次再聊哈。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