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令之女中豪杰|琅琊阁中冷若兮(下)

本文前情

4

“你们忧罗姑娘倒是滑头啊,想要动鬼谷第一剑客,却先巴巴的派个人送血玉到我琅琊阁。我若是应了,日后鬼谷寻仇,我琅琊阁必也首当其冲;我若是不应,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毕竟我琅琊阁对当年那桩惨案的真相最是清楚。这是给我出难题啊。”冷兮木俊朗的脸上并无多少为难之意,“你们姑娘是这个意思吗?”

“这,在下不敢擅自揣测忧罗姑娘的意思。在下只是奉姑娘之命,携此玉佩面见阁主,并向阁主求一个答案。”

“哥哥,你知道忧罗姑娘在江湖人前称呼你什么吗?”她轻轻一笑,“冷哥哥。她这么一叫,我总觉得未来嫂子就是她了。”

“冷哥哥?”冷兮木的表情竟似是有几分哭笑不得。我心中大是不平,我们忧罗姑娘倾国倾城,艳冠天下,称你一声冷哥哥是看得上你,你还有啥不满意的吗?真是!

“这杀人之前先送上传教玉佩给冷哥哥,倒是一步好棋啊。”冷兮木果然是苦笑。我听至此却是急了。

“冷阁主,忧罗姑娘只是命我携这玉佩来面见阁主求一个答案,可并没有说这玉佩是送阁主的。还是请阁主将玉佩赏还给在下吧,还有姑娘求的答案。”我的态度想来是并不好的,可是却顾不了那么多了。之前以为不过一块普通玉佩,钱财在前行个方便,听他们兄妹二人一番对话才知道竟是个宝贝,那可不能落在这儿了,得给忧罗姑娘带回去。

“这位兄弟莫急,你看这样如何?”冷兮木对我的态度全不介意,而是柔声对我说,“舍妹带着这玉佩陪你魔教走一遭,玉佩和答案,就都带回去了。可好?”

“这,琅琊阁小姐移步魔教自然是给魔教莫大面子,只是,只是小姐年龄尚幼,这,这……”我想说年龄尚幼如何帮忧罗姑娘,可想想她刚才的侃侃而谈,似乎比冷兮木对江湖上的事了解得还要多,就说不下去了。

“这个兄弟请放心,舍妹的意思,就是琅琊阁的意思。”冷兮木微笑,“只是有一点要请这位兄弟费心,舍妹不懂武功,还请护她周全。”

“啊?”

5

冷若兮虽不会武功,脚程却是极好。我原以为她需要用轿子抬的,或者至少骑一匹神勇的马,没想到她就是跟着我,步行,步行!要知道我武功极烂,脚程却是极好,忧罗当初也不过是看上了我这一点,买个热的小吃啊,送个信约一下左右使啊什么的,比信鸽还方便顺手。这一不会武功的十岁小姑娘,我带着她走,还怎么“速去速回”?

可没办法,她现在身携江湖上人人觊觎的血玉佩,又带着琅琊阁的态度,我只能带着她,步行。

让我意外的是,我快,她也快,我慢,她也慢,而且同样面色不改,好像一点儿也不累。那么,我就索性加速了。

回以血影楼,冷若兮只是淡淡说了句:“口渴。”

忧罗姑娘显然也是大为惊讶,不过她还是热情地接待了这位贵客,然后说自己要换一身衣服以显尊敬,款款走出会客厅,冲着我正准备发飙。身后却传来清脆的声音:“忧罗姑娘,你也莫怪他,是我哥哥让我来的。”

我和忧罗转身,冷若兮正立在门口,身量单薄的小女孩一个,无法把她与她所说的话联系起来:“我琅琊阁中一切事务,全凭哥哥做主。我此番是受哥哥之命而来,特来小助忧罗姑娘。”

忧罗看看她,又看看我。我只能重重点头。

“我知你觉得我不过是个孩子,帮不上忙,身为琅琊阁小姐,如遇强敌入侵,反是魔教累赘。”她停了一停,继续说,“不知忧罗姑娘可否与我闺中一谈?或会解你顾虑。”

忧罗与我对视一眼,我小声说,“这姑娘晓得当年血影教旧事。”话音刚落,忧罗面色一沉,便款款走回会客厅,引着冷若兮行远了。

6

第二天看到苏冽和沅抒两位匆匆赶来,直奔忧罗闺中而去。

我有点儿气闷,这次去寻左右二使也不让我去了?这是嫌弃我了?算了,我还是去后山转转吧,说不定能抓个小白兔啥的哄忧罗开心一下。

然而我是有多幸运?这些魔女们怎么不在忧罗闺中,竟然在后山?个个表情凝重的,好像丢了最爱的玉钗耳坠?

“苏冽苏冽,我为你而来啊!这整个江湖,谁人不知我天下第一剑客林枫,最大愿望是娶得苏冽还家?苏冽,冽冽,你真的忍心?你忘了魔教鬼谷初结盟时,你我校场比剑,我为你而挽的剑花?你忘了我们追凶漠北,一程同甘共苦一程不离不弃?”

“住嘴!”苏冽的声音冰一般,“我都记得,我只恨我都记得!那你此番为何上光明顶直奔血影楼?为何苦苦纠缠忧罗嫁与你?你当我们魔教姑娘,都嫉恨忧罗绝不会与她往来?所以吃定了我不会知晓是吗?你这道貌岸然的骗子!”

“哎哟!”一声惨呼。

“冽冽,为这样的人发怒,不值。”是忧罗懒洋洋的声音,“他谁也不爱,对你,他想要得到的,是整个魔教;对我,他想得到的是血玉。可惜,他算错了一步棋,他没想到我忧罗在魔教虽不招人待见,却还不至于听几句甜话就晕头。他更是对自己的相貌太自信了,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美男子吗?瞧你现在这个样子,给我冷哥哥提鞋都不配。”

“哎哟!”又是一声惨叫,都有点听不出来是人声了。

这左右二使和忧罗,是魔教中的魔女,她们若想收拾谁,估计比凌迟还会痛苦上百倍。我甚至都开始同情林枫了。你说你招惹谁不好,招惹魔教的魔女?还一招惹就俩。确实是不作就不会死。看来是这些年太顺风顺水了。

“你们打算留着他吗?要是留着,就别这么残忍啦。要是不留着,嗯,就直接推下去吧,反正武功也废了,手也不能写字了。”这是冷若兮的声音,清脆如黄莺初啼。

“不要,不要,对对,我反正也不能写字了,武功也废了,绝不会找你们报仇的。你们放了我吧,放了我吧。”

“你都成了废人,还活着干啥呢?”忧罗慢幽幽问。

“是啊,活着干啥呢?”这个声音喃喃的,却是沅抒的声音,但是更绵软。

“是啊,活着干啥呢?”这个声音也是喃喃的,却有一些悲哀在其中。是苏冽的。

过了片刻,听到林枫的声音,碎片一般:“是啊,活着干啥呢?”

我忍不住探出身子去看。树枝的响动却惊醒了林枫一般,他惨叫一声:“你们放了我吧放了我吧。我是鬼谷林家唯一的传人,求各位姑娘放我回去,给林家留一点香火吧。”他又冲着冷若兮嘶喊:“你还这么年幼啊,不要做恶魔,你放了我,我万贯家财都给你,求你了。”

她们仿佛并不在意我的出现,因为,冷若兮,那个看起来十岁的小姑娘,冷冷开口了:“你祖父当年,可曾为血影教留一点香火?”

“那是我祖父该死,与我何干啊!”林枫疯了一般。

“那么你可记得三年前,夜探琅琊阁呢?”冷若兮的声音依然冰一般。“你剑法初成,胆大包天,夜探琅琊阁想要寻阁中琅琊令以图霸江湖,却无意闯入一闺阁。你做了什么,可还记得?”

林枫的眼睛瞪圆了:“你,你,你是冷无颜?”他仿佛见了鬼一般,“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冷无颜,艳冠天下,三年前,已经被我……”一只小巧的鹿皮靴塞进了他的嘴里。

“安若零,你偷听了那么久,该来出点力了。”忧罗懒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把这堆乱肉送到山下,找个青楼丢进去吧。还有,把这个给他身上撒一点吧。”她厌恶地甚至不想看他似的,给了我一个小瓶子,还有一包银子。

7

回光明顶的路上,想起林枫的表情,我还觉得心悸。忧罗给我的小瓶子里,有一些粉末,撒在他身上之后,他的身上很快出现一些红斑。他会就这样满身溃乱地,死在青楼,身边一堆白银,一柄名震江湖的长剑。

他的眼神全是绝望和不相信。他一直是高高在上的神一般的存在啊。他是江湖多少人膜拜的英雄啊!

我摆摆头,还是不要想了。

可是,冷无颜,这个名字却又魔咒一般出现了。

冷无颜,琅琊阁大小姐,冷兮木的胞妹,武功、美貌、智慧,均艳绝天下。三年前,琅琊阁布告天下其芳龄十九的大小姐病故,各门派均有身份极高者前去吊唁。当时江湖一片唏嘘,过慧易夭,老天妒嫉之类的话都是坊间常谈。在那之后一年余,江湖上才开始偶有其弱妹冷兮若的故事流传,除了年纪尚小,其他竟是与其姐一般无二。此时一想,却是诸多疑点。

“安若零,你此番去得有点久了。是青楼比较留人吗?”那懒洋洋的声音突然出现,吓我一大跳。

“我,我是把人,不不,那堆肉送去了比较远的一家青楼。”

“抬起头来,看着我。”忧罗的声音不怒自威。“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其实,知道得越少,反而越好。冷若兮是个多好的小姑娘啊,又智慧又温婉,谁忍心伤害她呢?”忧罗在叹息,为一个初见时敌意十足的小女孩。

“是的,是的。”我不知道能说什么,忧罗太可怕了,看穿了我的心思。

“对了,我要亲自送冷若兮回琅琊阁,顺便去见一见我的冷哥哥。你识路,收拾一下一起去吧。我们就在那赖个十天半月的。”

“好。那,左右使呢?”她们三位可是一日不见如隔十秋的。

“他们奉教主之命,游山玩水去了。居然不带上我,哼哼,那我就去一个让她们羡慕的地方。快去,给你一柱香的时间收拾。”

8

回琅琊阁的路上,我们边走边欣赏沿途风景。甚至还在一个热闹的街市住了一宿。第二天一早在茶馆,说书先生正在讲鬼谷第一剑客的狼籍私生活。

他手舞足蹈,情绪激昂,听众更是时而怒吼,时而叹息。

眼角瞄到两个鬼谷的弟子,正悄悄将鬼谷的标识塞回衣襟里,又不放心地,用力塞了塞。

(鬼谷第一剑客会不会追杀我?)

武侠江湖

琅琊令12期-女中豪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