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莲记

夏天总归过去了。

今日处暑,清晨起床,天阴沉沉的,却并不感到闷热,一种久违的凉意乘风而来,清脆的鸟叫声从楼下鸟肆中传来,声声悦耳。窗前的常青树依然绿得可爱,楼外轻雷,不间昏晓,一切都是平常的样子,没什么不同,就像今天和昨天一样。

然而望着阳台上数日来呵护的花花草草,望着那一盆盆象征着生命的绿色,我为之得意:身处闹市,能拥有一方属于自己的园圃,耕耘其中,到底是件幸福的事。

前些日子,偶然间想起了老家的荷塘,记忆中那满池的碧叶,姮娥般的荷红,少女般含苞待放的菡萏,蛙鸣其中,蜻蜓舞动;一幅幅美丽的荷塘画卷浮现眼前,微风拂来,仿佛犹能闻到隔岸的荷香。回忆起儿时嬉笑其间的种种趣事,一时心生向往,情难自已。

于是,一个想法立刻在我脑中澎湃:何不自己种一盆莲花呢!许是出于对童年的追寻罢,我格外激动,并立马行动起来。仿佛已经能看到阳台中朵朵的荷花冲我摇曳她曼妙的姿容了。

不久就收到了寄来的莲子。从催芽到看到两片小小的圆叶静躺在玻璃缸中,再到第三片、第四片叶子铺满了不大的水缸,我那时多么快活啊!直至它们全部渐渐发黑,枯萎,死去,犹如夭折在襁褓中的婴孩。从最初的幻想,期待,欣喜到这时的不解,悔恨与自责,所有的好梦便在这一刻破碎了,就像是初为人父的青年,我尝到了失败的苦果。

但我当然不会放弃。我查阅关于莲花的各种资料,熟知它的习性,一次胜过一次地呵护它们。然后结果无一例外,我一次又一次的见证它们从发芽,抽叶到发黑,枯萎,死去的全部过程。

我为之折服了,这一刻,我明白了它是不会被任何人所屈服的。它的理想是池塘,是月色,是阳光雨露,是自由的蜻蜓和嘹亮的蛙鸣。任何华丽的水缸和广阔的阳台都不是它的归宿,它只能出淤泥而不染 ,濯清涟而不妖!这就是它品格,它的魂。

我想,我是多大的罪人呵!为了一己私欲,为了自己的期待与幻想,将它囚禁在精心布置的小小的水缸里,迫使它泯灭天性,活成我理想中的样子,忍夫哉。

夜幕降临,妻上班未回。在南方小城的出租屋里,我读着关于人生的书,想起远方的爷奶,想起我的童年,又想到我当下的生活。我最害怕的不是迷茫,失去了方向。而是当我站在人生的岔路口,明知哪条路是对的,却不愿意去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