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愿意承认,我人生的底色是悲观

其实我从小就是特别悲观特别敏感的孩子,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我也能担心纠结犹豫很久。我一直感觉自己有写作的可能就是因为我实在太敏感了。第一次读《红楼梦》,每个黛玉生气的点我都很能理解,一点也不感觉她有任何矫情和小心眼。

爸爸从小教我们要大气,比如吃饭时因一件事被训哭了,最好是不生气,擦擦泪继续吃饭。而不应该一个人躲到屋里不出来,即使跑另外屋了,爸爸来哄我们也应该出来,重新回到餐桌前吃饭。

我一直很纠结,因为我不能像大姐一样不计前嫌,也不能像二姐一样铮铮铁骨,往往是哭过以后,等大家吃完饭我就开始饿了,不好意思的去厨房看看有没有剩饭剩菜可以吃点。

我一直想写出来好的文章,但从不敢正视自己,不敢写出自己的真实感受。我希望是写出爆款文章,下笔却只想写碎碎念。

上学时为了不让自己过于敏感的神经经常受伤害,我给自己的性格中增加了乐观和大大咧咧,我承认这样以后我的路似乎顺利了很多,当敏感的神经即将被触碰时,我可以找到方法说服自己,安慰自己。

我承认自己想满足所有在乎人的需求,想让他们满意,想看起来没有错。不出错比我自己真正的需求还要重要。如果有做错的事,我恨不得摧毁重新来过。

我常常笑言,家庭社会对我的改造是成功的,我不能做坏事,哪怕不是坏事就是稍微出格一点的事,我自己的愧疚就能把自己杀死。如果真做了什么坏事,肯定巴不得要去自首了。

原来想压抑自己写出好文章,赚外快,实现财务自由,却总是不得法。就像一些事我天生做不好,比如写一首漂亮的字,比如听音乐不看歌词能听清发音。

我像急于学会走路的孩子,像到了年纪不会骑自行车的儿童,像工作两年没有男朋友的曾经自己一样,尝试了各种想法做法和心理暗示,不行就是不行,跟不上热点,打不开心扉,表达不了自己,随笔天天有,能上台面的却少之又少。

如果放弃,我更没有工作以外其他可以做的事,我不想被动的等社会优胜劣汰,我想防患于未然,我想拥有属于自己的独立的能力。

财务自由的梦没有实现,写作的想法就如潮汐一样日复一日。看着别人赚的盆满钵满,我只有默默过自己的日子,心里也会想会不会有一天开窍了,可以写出自己愿意第二次看的文章。

最近生活遇到了一些变化,一些变化是我乐观其变的,一些是我纠结彷徨的,我不得不一次次剖析自己,找出原因,试图渡过这道坎。

越挣扎陷的越深,我意识到自己有一点抑郁,看了心理学的书,但效果只能维持一天,第二天继续纠结。

某天中午吃饭时间,我什么都不想吃,定了晚一点的午餐,独自一人出来晒太阳,我从小就喜欢阳光,不管多难的事,晒着太阳坐一会,就会有神奇的治愈效果,活像小时候动画片里的太阳之子。

坐在有阳光的地方,我只是感受当下,暖洋洋的,每个毛孔都很舒服,看着达达令的文章,有时我担心自己悲观不敢看她的文章,因为她的文章总有淡淡的悲观,作者生活的积极,但心里最深处总先想到悲观,一如真正的我。

接受发生在不知不觉的时候,晒太阳回来我感觉眼睛都明亮了很多,心里也坚强了很多。突然之间知道如何写作了,做真实的自己,写真实的自己,哪怕没有观众,从此不再欺骗自己。

从悲观里面我能获得更强的力量,带我走过一程又一程。我也愿意相信,不管怎样的人生底色,都有理解的人,都有发光的点,哪怕仅仅是为了自己心灵的安宁,这一切已足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周卫平焦点网络第十期坚持分享第242天 “如果孩子继续违抗你,这时候,可以惩罚吗?” 吉诺特博士说:问题在于,惩罚...
    心所安处阅读 49评论 0 0
  • 第一眼的感觉就是我的内心,此刻正在跳动的这颗内心,它的世界,到它的世界里走了进去,峡谷两旁时窄时宽的岩壁,里面布满...
    一瓣荷开阅读 631评论 10 34
  • 文|张涔汐 01 前几天,有一个读者A来信: 这名读者护手霜用的是非常平价的国产牌子,我们从小都用,确实是物美价廉...
    张涔汐阅读 593评论 1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