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签约作者:简书牧心丨这个秘密很燃,一定不写出来

【e谈】

在简书,签约作者是一程经历。我带着纸笔,坐下来;

在线上,听他们,慢慢,慢慢,与我倾谈;

谈谈他人,看到自己。

谈谈故事,看到内心。

——水青衣

(简书特约访谈官。 简书【文学】专题主编 。文化策划人。职业写手。)

茶娱话点第14期嘉宾:签约作者简书牧心



访谈官访谈访谈官,一定是一件很酷的事。

单单看这句拗口的话,就已经很酷。

现场会不会唇枪舌剑、火花激迸?又或者互相挖坑、套路千里?

光是脑补一下画面,就让人血脉偾张,激动莫名。想来,牧牧同学也一定是get到了这一点。所以在9月的某天,他就很认真地先提出要访一访我。

虽然最后访谈未进行,因故改由日记书信主编红耳来采写。但访谈这件事,我和他都记下了。

鉴于对我的访谈,文已出,那么顺理成章地,就变成我访谈他了。

于是,在今天这样一个秀美宜人的秋日午后,我俩终于端坐在屏幕两方,敲下了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表情,饮下一口花茶后,开始交流。

只是……等等……

那些臆想中的刀啊剑啊,火啊光啊,完全没有见到。

压根,什么都没有。

在我对面的牧牧,像一个儒雅的魏晋公子,仪容端整,谦和又得体。每一个问题,皆思忖,复细答。遣词用语,或饱满透亮,或绵软温暖,既有润物细无声的温柔,也有排山倒海的澎湃。跟平日里,在微信上跟我嘻嘻哈哈,聊得无厘头的牧心相比,有一些相同,又一些不同。这些同,和不同,带给了我很奇特的感受。

——感觉今天的他,忽而近了,忽而又远了;又或者,远远近近的清晰又模糊,模糊又清晰。

远远的近

牧牧做访谈官比我还早一个月。当时是受简书大学堂的邀请,专门去采写大学堂的明星导师。在他出了三期之后,我的茶娱话点访谈才开始上架。我们俩的采写对象不同,内容与形式也不太一样。

两个访谈官的交流,自然是从访谈开始。

话说,你的访谈一般开始都问啥?还是直接扔访谈提纲?

“我那个……一般先请对方自我介绍一下。”

哦,那你也来一段呗?

“不要按我那样。我那个是套路式采访啊。”

“套路式,目的性更强一些。并不完全能采访出被采访者的真实想法。所以,等有时间的时候,我还想继续采访。我想再访一些有趣的人。

有趣的定义?活泼好玩之类吧。我曾写过一篇文章,叫《【简书交友】牧心:我试图也成为一个“有趣”的人》,里面有我对有趣的人的一些个人看法。”

这篇文章,在发出的第一时间我就看过了。原因很简单,自恋的青衣姐姐在文章里找到了一整段表扬自己的话。

当然,也有其他三段,分别表扬南下的夏天、无戒及徐丹妮的话。在文中,牧牧把我们几个,称为“有趣的人”。而他用了大量的言词,自谦为“我哪一种都不是”的人。

他说,“见过很多好看的皮囊,也感受到过不少有趣的灵魂。好看的皮囊,赏心悦目,有趣的灵魂沁人心脾。若二者兼具,那便是再好不过。”

可是他向内审视自己,觉得“至少我认为我还没达到心中好看和有趣的要求。”

事实果真如他所言?——真的是“或许我还不够有趣,但我会争取让自己更有趣一点。”这样么?

简书签约作者共央君如是说:牧心是个很有趣的人,但是有趣的同时又不缺乏一丝理智。认识牧心时间不长,但是却聊得很欢快,很贴心,有一种大哥哥的感觉。他有时会“怂恿”我干点坏事,但更多的是鼓励我做正经事。每次叫他牧心大哥,他都会特别无奈、又哭笑不得地补一句:“我只是比你大几岁而已。”

而大学生活专题的副主编南有南风在认识他之后,也认同他的有趣:很早之前听说牧心,一直没敢接触。直到有一天,他夸我故事写得好。那时候真是激动死。接触下来,觉得他很有趣。他时而逗比,比如他妈妈催婚,他就跟我说过一两次:还没有女朋友啊,怎么去解决催婚这个问题嘛……我就很奇怪,这么优秀的牧心,为什么还单着呢?前几天我在文章里抱怨写论文很麻烦,结果昨天他给我讲了很多写论文的注意事项,超级暖心。感动……他是个稳重的人,对待工作很认真,尤其是自己的学员。

谈到学员,谈到简书大学堂导师身份,牧牧连连摆手。

“身份是挺多。像你说的,签约作者、大学堂导师、访谈官,但是,我很普通啊。我其实并不喜欢标签。我只是单纯地,想把我知道的分享一下,若对他人有帮助,便是再好不过了。”

今年二月,受到简书官方邀请,成为语言专题的签约作者。日语一级的牧牧开始致力于日语的推广与培训学习。到目前,他在简书大学堂成功举办了四期训练营,第五期在授课中。他是简书上分享日语学习最多的作者,致力于日语学习法研究。虽然小众,却依然坚持输出,跟热爱与愿学的简友一起携手并行。

“语言是一个慢事情,需要日积月累。不是几个月就可以速成的。要不断训练,确确实实热爱,才能真正学好它。我的课程,我从来没有说过可以速成,都是很诚实地表达学完我的课程能达到什么。”

“对于我自己在简书上的计划……文章尽可能偏专业性吧。未来想写一本日语学习法的书,因为这方面的书,基本没有,想填补这一块。”

说这些话时的牧牧,看待问题理性而睿智;面对未来,目标清晰而可触。这个男孩,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与稳重。在平时,他离每个人都很近,就像邻家背着背包回来的大男孩,然而一旦触及专业谈到学术,他就变得略略地远了。这种远,透出一种学者的认真,就好似语言专题主编南下的夏天所言:

“牧心是简书第一日语网红。记得当年语言专题最先签约的两位作者一位是韩语领域的月儿好看,另一位就是日文领域的牧心。

我想,之于现在常常深觉迷茫或者焦躁的年轻人而言,90后的牧心其实象征着一种精神,一种深耕自身专业领域的精神,他修习语言技术,也广泛阅读各类日文书籍,研究语言背后的文化与历史元素,形成自己独特的授课风格。

他让我们知晓,能够令我们立足于这个庞大时代的根基,或许并不是碎片化的对知识的浅尝,而是夯实自己的专业,形成他人无可模仿的核心竞争力,而后厚积薄发。”

近近的远

简书签约作者无戒是牧牧做访谈官时采写的第一个对象。尽管是套路式访谈,但他认为那一次采访“很真诚也很真实。访到了她想说的和我想要的。”

关于牧牧的真诚,在得知我要写访谈之后,无戒第一时间发送来话语:“牧心是个很暖的男子。我和他认识很久了,他是那种默默支持你,但是不会告诉你的人,总是轻易被他感动。听说他长的很帅,日语说的特别棒。喜欢他,可以参加他的日语训练营,顺便可以看看他到底多帅,告诉我一声。嘿嘿嘿。”

而简书作者徐丹妮告诉我的是:“牧心是我在简书上认识的一位好朋友,他非常棒,而且很谦逊,从去年认识到现在关系都很好,我目前在学日语,不懂的问题请教他,都会帮助我。大家多多支持牧心哦,很优秀的90后。”

因为做访谈的关系,我到牧牧简书主页,阅读了不少他的文章。除去专业性的日语学习类,大多是散文。对待文字,他亦是真诚而真实的。

例如那篇《别样的安静》。水天宁静一色,船家人的生活,在他笔下缓缓道来,宛如一段悠悠慢板。

徐徐拉开一幅人在船中,船在水中,情景意交融相汇的画卷。其间,有对船家人生活的悲悯,有对岁月坚守的别样情怀。读他的文字,真真实实地能感受久违了的一种感动,一种人文,一种美的质感,它或令人将目光慢慢放软、渐渐拉远,或直接令人安静下来。

我找了找他的简介,发现了一段话:他热爱散文,在《散文诗》、《三月》、《散文诗刊》等杂志发表过多篇散文作品。

原来如此。

自然的,就直接就此发问了。什么时候开始散文创作?

“真正喜欢写作是在高中……从小就喜欢语文,高中时是语文科代表。高中的语文老师就特别能写,我特别喜欢他的文字,受他的熏陶吧,爱那些优美而又带哲理类的散文。”

问到除了老师,是否还看其他的书,例如散文集时,他迅速回答,有的。

“特别喜欢周国平。他的书我看过一大半。不过,现在看得少了,现在基本是干货类……这类散文,不会啊。不会用日文写。其实我用日文写作文不多,以前在学校,是在老师的要求下每周才写一篇。写了,没多少人能看懂啊。”

哈哈哈,那简书上写,应该能有人看懂呀。可以做交流嘛。

“诗歌类,用日文很难表达的。或许是我能力不够吧。”

在停了一会儿之后,牧牧发来一个害羞的表情。

“其实,报志愿时就想报中文的。但日语录取了。刚开始还想换中文,学习也不是那么有动力,不太努力。后来心态慢慢转变,既然选了,就还是好好学吧。加上还当选学委了,就开始认真学习。不过,现在也不算好啊,我们班女生日语比男生好,女生更适合学外语啊。”

哦,那什么时候教教我啊?

可以啊,随时啊。我的学员们只要有问题,都是随时来问我的呀。

这句暖心的“随时”回答,让我莫名地跳戏,想到了共央君的话:年轻又有才的牧心大哥,绝对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小小征婚:牧心人好日语好,跟他日本旅游更加好!


【娱e卦】

1.时间有限,咱不八卦。娱乐无限,就来一卦。用三个词形容下自己吧。

善良、真诚、固执

2.告诉我一个秘密。

牧:这是个什么概念?

水:就是说一下你的情感经历啊。例如你和你的女朋友什么的……

牧:我没有女朋友。呃,也没有情感经历。

水:曾经的也行。

牧:曾经也没有啊。

水:一段也没有?

牧:……呃,是啊。

水:哦,这秘密……若做为话题,很燃啊。不过,你放心 ,这么真诚的回答,我一定不会写出来。

牧:呃,真的不写?

水:是的呢,正文一定不会有!不骗人!


最走心的写作经验

最温暖的访谈故事

最八卦的娱乐小札

简书【茶娱话点】栏目

你想了解的大神,全在这里

每周三00:00,[e谈]独家专访定时放送

本专栏由简书官方【短篇小说】专题、【娱乐八卦】专题联合出品。

欢迎关注简书神奇故事茶馆“茶点故事”(微信公众号:jianshu_teahouse

小彩蛋丨有奖问答

本期问题:牧心在简书有一篇散文描写了船上人家别样的安静生活,言辞优美,散文名字是?

关注茶点故事公众号,后台回复答案。回答正确者,加入茶点群,将随机抽取幸运茶粉1名,奖品为简书笔记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