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的角落

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那时候的我大概只有五岁,我至今记得那对兄妹。

其实面容早已模糊,但我记得哥哥比我高半个头左右,妹妹稍稍比我矮,冬天屋檐上结着冰凌的时候第一次见到了他们。我生长在矿区,产煤的地方。小时候妈妈带我上班,我觉得闷便跑到办公楼附近的一排应该是锅炉房的平房那里玩,房子外面有一截粗大的包着保温层的管道露在外面,咕噜咕噜地冒着热气,白白的一大片。一靠近就能感到附近很温暖,这个地方是我那个时候的秘密基地。但是有一次我再去的时候,发现那里依稀有人影,好奇的跑过去发现是两个依偎在一起的小孩子。

哥哥的脑袋圆圆的,头发黑黑的,身上胡乱披缠着一块红色的厚毛布,光着脚露出半截脏兮兮的小腿。妹妹小小的身躯蜷缩在一块同样的毛布中,浑身上下倒是裹得严实,脚上穿着一双旧单鞋,发黄的粉红色、有点点褐色的污渍。听到脚步声警惕的拿眼睛盯着我,可能看到是个小孩子,便放松了下来。因为脑海中没有他们凶巴巴地样子。

记忆中从那之后我和他们又见过两三次,我们躲在那片白花花的雾气里捉迷藏,蹲在那块被蒸得热腾腾的地上说话。有时妈妈叫我拿些吃的给他们送去,还听到妈妈嘟噜着要找找家里的旧衣服这样的话。那时的我不懂得,我只以为自己从此多了两个小伙伴儿,他们两个一个有着黑黢黢的皮肤,会拿着他的宝贝(一只红色的粗心铅笔)给我看;一个总是挂着脏兮兮的鼻涕,听着我们说话跟着咯咯地笑。

那天妈妈下班喊我回家,我和兄妹俩玩得乐不思蜀,而且对哥哥的红色铅笔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不停的问哥哥各种各样的关于铅笔的问题。临走时,我依依不舍地和他们道别,相约过两天再来。这个时候,从不放开妹妹的手的哥哥突然跑到我面前,把那只红色铅笔塞到了我手里。我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呆呆的看着他们,道没道谢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一路上我都紧紧的攥着那只红色铅笔。

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们。

我问过妈妈,他们到哪里去了?妈妈也并不清楚,当时我失落了很久,为自己又变成了一个人。当时的我真的不懂得,既不懂得命运的残酷现实,也不懂得这缘分短暂。等到多年后这样一段尘封已久的记忆猝不及防浮现心头时,那只红色铅笔早已随着岁月的流逝消失不见了。

但我希望,希望他们能够活下来。吃得饱,穿得暖,不必孤苦无依,希望他们找到幸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04.会面 艮明厥与取竹刚出门,周围的人立刻围上来询问情况。 “怎么说呢……喜忧参半吧。”艮明厥一脸失落,“虽然诅...
    惬意的幽灵鲨阅读 361评论 5 8
  • 在街角一家小小的奶茶店里打工,这样的生活对于林小渔来说已经很满足了,借此打发这个无聊的假期,不至于盲目毫...
    影子silhouette阅读 238评论 0 1
  • 记得那是女儿刚上小学不久的一个周末,我帮女儿收拾书桌。突然椅子背上一个长辫子小姑娘的画像跳入我眼帘,我盯着...
    几何惊梦阅读 287评论 0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