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那是爱情最美的样子

我以为那是爱情最美的样子

莫笑予痴

我们都曾有过那样的时刻喜欢上一个遥不可及的人,那人就像挂在天边的一轮明月,皎洁耀眼却不是只属于我们一个人。那么应该怎么去爱他呢?我想最好的方式是为他变成最好的自己。

秋是我们几个中最腼腆的女孩子,就连和男生说话都会脸红。她喜欢读书、散步、旅行也写写文章。高一的她每天都过着平淡的生活,饭堂教室食堂三点一线,平淡到无法用故事讲出因为并没有故事可讲,可是直到有一天这一切全都变了。

谦是我们那里远近闻名的校草家世显赫、矜贵高冷、却孤独自闭。神奇的是有一天他们相遇了。

他们相遇在夜晚的广场,秋说那天广场很热闹,大家都玩的很嗨,可是在远方灯火阑珊处她看到了一个独自吸烟的少年。那少年就像挂在天边的明月,皎洁耀眼却遥不可及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广场道路旁的灯光将那少年的背影拉的修长纤细,在万家灯火的映衬下那少年显得异常独孤,秋说她当下突然心一紧莫名的疼。

令人惊奇的是这次秋并没有怯懦,她勇敢的迈出了第一步慢慢向灯下少年走去,也许少年感受到了陌生人的逼近抬眼似乎很厌烦的看了一眼秋,事隔多年秋说她依然清楚的记着那没有一丝温度的眼神,就像千年寒潭要把人吸进去一样深不见底却冰冷的让人害怕。

秋打了一个寒战还是友好问道:“你没事吧?需要我帮忙吗?”谁知少年眼皮都懒得抬压低声音不耐烦道:“走开。”随后便风一般消失在了秋的视野中。徒留秋伸出去的手久久呈现挽留的姿态。

传说中的一眼千年也许就是这个样子吧,从此秋便没有一丝犹豫沦陷在了那一眼千年中。

未来很长的一段日子,我都无意间听到秋在打听关于那少年的一切,我以为秋终于开窍要去勇敢追求真爱,可是她却没有。

秋很理智地认识到了她和谦之间的差距,所以她选择不打扰,秋说希望谦认识她时她是最美好的样子。最优秀的你遇见最美好的我,也许就是大家所说的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吧。

秋知道谦有自闭症没有朋友,就默默的关心着谦。我们每天七点钟有早读,秋都会比大家早半个小时起床去给谦带早餐,风雨无阻高中三年从未间断。

当然刚开始谦是不接受秋的好意的,但是最后他被这个执着的女孩打动了。一周、两周、一个月、甚至一年谦无法拒绝。有趣的是他却不知道这个女孩是谁,每次看到的都是躺在课桌上热气腾腾的早餐和女孩的背影。

慢慢地,谦变得不再那样自闭,也有了自己的好哥们,因为他知道有个人一直在默默关心和支持着他,他并不孤独。

而秋一边给谦带早饭,一边努力的充实自己。本来是学渣的秋在高三成绩已经稳居年级前三,每天晚上我们都睡了她还在顽强的做着题,在我们看来她似乎中了邪不知苦累。

也许她真的中了邪,中了一种叫做爱情的邪。我并没有觉得那样有什么不好。能够遇到一个让你拼尽全力变成最好的自己的人,是人生的幸事。

“为了能够站在他的身边和他一起并肩作战我愿意竭尽全力不断努力”这是秋的至理名言。

很快我们便毕业了,秋的志愿单上填的都是在北京的大学,因为她听说谦喜欢北京。

然而命运有时也是善良的,谦考上了清华,秋就在不远处的北大。

高中时代努力的秋不仅考上了名校,也积累了丰富的知识,很快秋便成了北大小有名气的才女,她发表在网上的文章篇篇爆火点击量惊人,为此她还成为了畅销书作家,也算完成了作家梦。

而才子和佳人自古以来便被人们所看好,他们重逢了,重逢在一个所有人都认为他们很般配的时机与场合。

那时的他并不孤独,那时的她也并不平庸,她终于可以大声说出“我喜欢你,谦”。而谦也对这个才女颇有好感,在谦看来她是优秀的、完美的、闪亮的、也是神秘的。

有一天他们十指紧扣回到了最初相遇的地方,谦看着眼前像谜一样令他深爱的女孩温柔道:“我一直都觉得你很神秘,能给我讲讲你的过去吗?我想知道自己何德何能拥有一个这样美好的你”。

秋莞尔一笑:“我的过去呀是一部励志的血泪史,你确定要听”?

谦像小孩子一样任性的点点头,秋慢慢道来:“我以前呀可傻了,除了学习就是每天早上准时给某人送早餐,刚开始还惨遭拒绝常常在垃圾桶看到我那无辜的早餐”。

听完秋的故事谦落下了感动的泪水,紧紧拥着秋不曾放手。

我以为爱情最美好的样子是为了能够站在你的身边我倾尽所有竭尽全力变成最优秀的自己。

莫笑予痴:一个对写作无比痴狂的女子。最大梦想: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阅尽世间美景,吃遍天下美食;最大嗜好:旅游、探险、读书、散步;最爱意境:三更有梦书当枕,千里怀人月在峰。我可以买一张机票去伦敦看雪,你可以吗?如果喜欢我就请关注我哦,微博ID莫笑予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由于停电,原计划做的任务终于有了可以拖延的理由。便偷个懒和一起合租的伙伴移步到客厅聊天。充电的小风扇吱吱的转动...
    素时锦年花未央阅读 80评论 0 0
  • 当我出生,突破那道虫茧,我变成了丑陋的毛毛虫,我缓缓的爬动,在尽可能多的地方留下足迹,用最大的胃口来接受周围的食物...
    空林鸟语阅读 6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