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面的谈谈时间

时光如流水,时光若云烟,时光是此去经年的良辰美景,流淌在指尖,消失在瞬间。

我们总是在琐事中匆匆忙忙,如同在被时间无情的推搡,被洪流裹挟着奔向此岸的彼岸,顾不及自己思想的方向,浮生着甚苦奔忙,这不可谓不艰辛,却也着实缺乏了必要的驻足与遐想,这美丽的世界需要有人欣赏,时间她不停地流淌,她忘我地流淌,但我们却并非一定要追随她的方向。

时间的一往无前,既像是在奔忙,亦像是在流浪,兴许她正是在奔忙中流浪,在马不停停的前进中捕捉沿途的风光。绝对的运动孕育出相对的静止,一如陌上花开与昙花一现,一如浮生与梦,一如瞬间与永恒。

展开是人生,合上是永恒。时间的画卷,从无中来到无中去,一瞥足以登峰,一瞥足以入定,一瞥足以冯虚归去,化雨成风,往来无惧。悟道不过如此,入世亦由此生。对时间的认知使人心生畏惧,不由得陷入沉思,放逐自己的骄纵;悟之未深,又不由得抽出身来,慰籍个人的渺小。人生的意义不过是在有限的人生中尽可能地留下些痕迹,从而使精神生命得以延续,共同生命得以发展。在短暂的往来中迸发出生的光芒,在欲望的落空下升华出超脱的梦想。这既对应了古语“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质朴,也反映了现实“靡不有初,鲜克有终”的悲伤。

在时光中生长,追寻认知与梦想;在时光中奔忙,追求理想与力量。时光不曾与你相识,你是嵌在浮云中的尘埃,你随他去,行或不行,全凭心之所想。自然是无所谓轻重缓急,时间不想,你也便不想;自然是无所谓生老病死,时间不停,你也便随他流淌,难免的化雨成风,难免的了无牵挂。极端的想,人之死便是悟,无所思,无所想,无所欲,无所求,终归是“逝者如斯而未尝往矣(非取本义)”,终归是从无中来到无中去。

于是,永恒的欲望中诞生出永恒的希望,无边无际的黑暗裹挟着无边无际的想象,时光的尽头,此岸的彼岸,对真理的追求,对事物的见证,不过是一场无永无止境的自我感动。一切的一切,由浅入深而又删繁就简,到头来,时间不过止于感慨的概念,尘埃可以凝结成浮云,浮云可以集结成风雨,时光的瞬间,就是我落笔的瞬间,时光的终结,就是人思想的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