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碧玉庭"到"鸿福家园",一个也不能少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碧玉庭"是老屋的名字

"鸿福家园"是老屋翻新后的名字

都是七十岁的母亲自己定的,前面颇有文人骚客意境,后面则大俗大善,中庸平和之味浓郁

历时4个月,花费七八万,一个人找木匠,找包工,做监工,七十岁的老母亲,凭着这些年那一股风风火火的劲儿,终于把住了三十多年的老家老屋给翻修好啦。

母亲兴奋的连连打电话,让我们要回家小住几天,奈何,人到中年,世事纷至沓来,2个月的暑假快过完了,才拖家带口,终于成行。

说来惭愧,老家离市里也就三十多里的路,开车半个小时,平时旅游去玩儿,哪怕走过千山万水,哪怕走到海角天涯,出去的心,和归来的心,出去是急切的,归来的心可能更为急切,总归是不一样的。

不知为何,年轻的时候总想逃出去,认为外面海阔天空,我们应该是天空中那只翱翔蓝天的鸿鹄

年龄渐渐大了,折腾的翅膀,有着伤痕,有着血迹,反而总想回归启航的港湾,累了,困了,折腾不动了,就一个念头,回家,回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做一只安安静静的,平平淡淡,普普通通的家雀就好

一个是放纵,一个是归省

一个是绚烂的烟花,一个是夕照的晚霞

一个是外在的你,一个是灵魂的我

哪怕有繁华一世的喧嚣,终极,是,一粥一饭,一日三餐的日常,终极,是,一言一语,一乡一情的眷恋味道。

老屋现在翻新成了两层小楼,矮旧的,已有点斑斑驳驳的铁锈的铁门儿 ,已被恢宏又不失底蕴的铁红色大门取代,但,宽厚的门基,仍然在默默诉说着它曾经的历史,也默默地记录着它的改变

曾经住了三十多年的院子,原来是长方形,但现在,左右两边各修建了几间房间,厨房,卫生间,洗澡间,储屋间等颇城镇化设施一应俱全,马上要接通煤气和暖气,说实话,真不敢想象将来的日子的安逸

年轻时,我们义无反顾的奔入城市,奔波半生,美其名曰,为自己,和将来的自己的孩子,搏一个,和大城市里,一出生就有房有车的富家孩子,搏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搏一个公平的起点的机会,搏一个公平受良好师资教育的机会

为了那一平米几千元的高房价,苦苦卖命的挣扎,不敢生病,不敢停歇,不敢退后,不敢叫苦和哭泣,不为自己,因为我们也是父母,因为我们也已中年,中国几千年的传统和传承,父父子子的文化,下一代的曙光……

年老时,即便不能功成名退,也想在这一个安逸的小院儿,也静待流年,闲看花落一把,如此想来,甚好

宁静的小院现在改成了四四方方,原来旧的照壁已经不见,母亲有点迷信,当年的大门口直对着厨房窗口,风水讲究导气,气不能直冲厅堂或卧室,否则不吉。为了避免气冲,老屋便在房屋大门前面置一堵照壁墙,这堵墙不能封闭,照璧倒也没有雕花,只是简简单单的装饰,母亲在前面养了几盆花,普通的保持“气畅",透过这照壁,隐隐绰绰的看到了厨房的窗口,颇有点儿曲径通幽的味道,母亲很是满意当年自己的杰作

现在厨房都改了走向,又院子变的很小,母亲说为了风水和采光,因此这组照璧墙就推掉了,宽敞有些狭小的四四方方的小院儿,透过阳光,只留一些斑驳的岁月痕迹

上下两层的小院儿,被刷上了淡黄色的暖色油漆,不锈钢楼梯和护栏,反射着淡淡的银光,和头顶的蓝天白云互相映辉,筑起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款款上楼,站在两个大大的能晒粮食的房顶,极目远眺,本想应该是一片宽阔的天空,奈何,一重重一栋栋的屋顶像隔着一程又一程的小山,这挡住了我浪漫远眺的目光,那是邻居的天空

原来楼上只能放一些杂物和粮食,现在经过改造,一个家已经能住人,七十一的老爸,现在喜欢住在这里,说是清净,其实是,这么多年邋遢惯啦,也怕老妈唠叨,夏日的夜,偶尔有一些,凡凡点点的繁星,躺在二楼楼口的躺椅上,不念曾经,不念过往和将来,活在现在,安好……

另一个家仍放着一些杂物,许多以前我们姐妹拿回的旧衣服,装修下来剩下的东西,母亲都舍不得丢,说了多少次,母亲也反驳了多少次,倔犟的母亲,她有1万两万条理由来反驳说你忘掉曾经的清贫,说你忘掉曾经的过往,说的多了,难免引起得一些母女生气,只得现在作罢。

一个也不能少,这是母亲的信条。

舍得舍得,不舍不得啊,睿志又倔强的母亲,怎么总参不透这一点呢?

旧物难离,故土难舍,理通,情通,

情通,理也顺通啊……

但,真的,一个也不能少吗?

一楼原来有两个家,一个两间一个三间,现在改成了三间卧室,全部刷了墙,吊了顶,那些颇具中国传统特色的木格窗户,全部改成了铝合金,一切的一切,全部变了个样,全部与现代化接轨,特别是那个颇具有晋东南色彩的农村大土炕,已完全被大床取代,一点过去的留痕都没有,唯有能看去,曾经的味道,就是母亲,必须要留下的那几口大柜子,那都是母亲的宝贝……

古典与现代,华美与古朴,成就与初心,就那么措不及防的,进入你的大脑,穿越时空,也穿越了自己……

一个也不能少,但是该失去的毕竟要失去

那些永不褪色的童年记忆,像一把心锁,锁住过往,锁住曾经,也锁住了将来

看着儿子们和外甥女,嘻嘻哈哈的,在这四四方方的,新的天地里,追着小金宝,打打闹闹,玩耍着,看见母亲又唠唠叨叨的,说着这个孩子被我惯得不好好吃饭,那个不好好睡觉,你们那会儿可不敢这样……

老爸,看见没人监视他,又偷偷的,默默的拿起烟,准备溜出门外去抽几口,母亲眼尖,不知怎么透过眼角的余光,一场你要命还是你要抽的争吵,和着G大调高八度的嗓音,倾城的唠叨又开始了……

随着人们都搬出去,到城里,或镇上买房,而显得有些空荡和寂寥的,并不算幽长的胡同,水泥路正反射着淡淡的白光,映出斑驳的太阳和飘着几朵白云的影子,低调的味道,就如自家酿酒的醇香。

乡情如酒,一饮忘忧,再饮忘怀,三饮忘身……

估计,估计,是到了思念的年龄了……

一阵风来,处暑的味道浓了,远处的树叶,随着秋风的节奏,打着旋儿,跳着舞蹈…

忽然觉得,珍惜内心最想要珍惜的,真好

不管是"碧玉庭"还是"鸿福家园",哪怕被母亲塞得满满的,一个也不能少。

有,就好,看一眼,就好

知道你在,就好

三千繁华,弹指刹那

百年之后,不过一捧黄沙

漂泊的浪子,总归要回去的

百转千回处

时光不语,却让你我看清了真心

方明白

无论是"碧玉庭"还是"鸿福家园"

在乎你的,从未远离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直想和你说说话,就像此刻写给你,我素不会表达,也许是不敢,更多的是不适应那种让自己处在紧张气氛之下。可我多么期待...
    潮水__阅读 87评论 0 1
  • 张扬曦晨阅读 163评论 0 1
  • 上一章小说连载《标准答案》3.13人为的意外 3.14不得志 第二天林小米下午难得休息,纪梵加班。收拾完家务后,她...
    吴桐wutong阅读 144评论 0 1
  • 进入现在的单位后,总能遇到奇奇怪怪的事,有时候都让我怀疑人生,怀疑十几二十年的书白读了。全额财政拨款的行政...
    黄诗晨阅读 415评论 1 2
  • 好饿好饿 刚煮的粥 还要等会才能吃饭
    縸縸鱼_阅读 7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