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1部TED 006 |看完这部TED,我才明白比利·林恩的痛苦

图片来自网络

世界那么喧嚣,能够获得倾听的人才能拥有未来!一起来看TED,用文字和你分享演讲的精彩!我是河东西,今天带来的是——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肉体回家了,灵魂在远方?

卡洛斯,一位前越战海军陆战队员,自愿参加了三次行动,每次行动中他都受了枪伤。

1971年,他因健康原因退役了,他体的金属弹片多到可以触发金属探测器。

此后42年里,他噩梦缠身。在公共场合会极度不安,封闭、抑郁。他利用酒精麻醉自己,结过又离过三次婚。

卡洛斯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赫克托·加西亚是一名帮人减轻痛苦的心理学家和心理医生,过去10年一直把像卡洛斯这样的退伍军人经历的PTSD作为自己的研究目标。

但是,长期以来关于PTSD的研究一直进展不大,心理医生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他们让一部分退伍军人大量服药,另一部分则让他们住院观察,进行一般性团体治疗。还有一些就简单对他们说:“回家吧,尝试去忘记你的经历。”

心理医生尝试了很多减压方法,都不能彻底消除PTSD。不过,加西亚在演讲中宣布,他们现在已经可以彻底根除PTSD了。而且是对大量的退伍军人都管用,并经过了大量、可重复性的验证。

他说,对于PTSD的最佳治疗方式,是与军队训练士兵是相同的原则。

为了使战士掌握使用武器装备进行战斗的能力,有很多方法进行训练,以便他们顺利走上战场。但从这些老兵的身上可以看到,并没有为他们回家做准备。

美国可以把士兵送到世界各地去战斗,然后再把他们载回和平地区。

老兵们对加西亚说,曾经他们身处阿富汗残暴的交火当中,目睹杀戮和死亡,而三天后他们就要带着冰袋去参加孩子的冰球比赛。

“思想混乱”是他们最常用来形容自己的词汇。

(整场演讲只有这里出现了一次笑声,而加西亚没有笑,因为他知道这简单四个字的沉重。)

由于缺乏回归平民生活的训练,这些士兵痛苦不堪。

在军队里,你不会递给士兵一把枪,然后说:“这里是扳机,这是一些弹药,祝你好运。”军队会在不同的环境中训练士兵,一遍又一遍,直到他们举起武器瞄准目标的行为变成肌肉记忆,在最危险的情况下凭借条件反射也能执行。

以训练为基础的PTSD治疗也是一样的道理。

治疗的第一步,认知疗法。

这是一种心理的重新校准。当退伍军人回家时,他们对世界的认知是被校准过的,以适应那种极度危险的战争环境。当士兵们把这种认知用于和平环境时就会出问题,会沉浸在那些本不存在的危险忧虑当中,开始不信任家人和朋友。

不是说和平环境没有危险,只是不需要保持战争条件下的那种紧张认知。心理医生从不建议退伍军人关闭警惕性,而是训练他们根据不同的环境调整他们的警惕程度。

通过训练让退伍军人绝对理性化,能够系统衡量他们在和平时期的美国遇到危险,比如简易爆炸装置的可能性。

通过足够的练习,那些被校正的认知就会留下来。

治疗的第二步,暴露疗法。

就好像实弹演习,也是所有疗法中被证明最快的。前面提到的卡洛斯用的就是这种疗法。

从一些简单但对卡洛斯却具有挑战性的任务开始,比如去杂货店、商场、餐厅,背对着门坐着。而且,最重要的是——要停留在这些环境中。

刚开始的时候,卡洛斯总是极度不安,希望坐在能够扫视整个餐厅的位置,以便计划逃跑路线,随时拿取武器。

他很想离开那,但他没有。他想起了在海军陆战队的训练,每当这样做时,焦虑就减少了一点,然后再减少一点,再减少一点。

直到最后他学会了如何坐在公共场合,享受自己的时光。

他也会听自己战时经历的录音,一遍又一遍,直到不再对它产生焦虑。他不断消化那些记忆,直到不需要在梦里回到那些记忆当中。

治疗一年后,卡洛斯对加西亚说:“医生,这是我43年来第一次没有做噩梦。”

加西亚强调,治疗并不是清除记忆的过程。那些退伍军人永远会记得创痛经历,通过大量训练,那些记忆将不再像以往那样鲜活、让人痛苦。这就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但这个过程是非常困难的,而且就像训练一样,不一定适合所有人,此外还存在信任问题。

有时候,加西亚会被问到:“如果你没有上过战场,医生,你要怎么帮我呢?”

在帮助退伍军人的过程中,加西亚也经常感到非常困难,不过,最能给他动力的就是有很多人,在他的帮助下逐渐好起来。

演讲的最后,加西亚对军人们说:“人生是短暂的,如果你们有幸从战争当中,或者各种创伤性经历中幸存下来,你们欠自己一个美好的人生,不该浪费时间去等待那些帮助你们实现美好人生的训练。”

事实上,避免战后创伤的最佳方式,就是避免战争。

但是,我们人类这个物种还没有达到这种境界。当我们把子女送去战场,给他们造成的精神折磨是可以缓解的,至少我们送他们去战场的价值观是准备让他们回到家中的。

这是我们欠他们的。

02.PTSD,吞噬灵魂的魔鬼

PTSD,我第一次见到这个英文缩写词是在关于海湾战争的历史中。据说有很多海湾战争的老兵都患有PTSD,令美国政府非常头疼。

根据百度百科的解释,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是指个体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胁,或严重的受伤,或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后,所导致的个体延迟出现和持续存在的精神障碍。

最近看过的两部战争片《血战钢锯岭》和《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对PTSD都有描绘。

《血战钢锯岭》男主角的父亲就是一名一战老兵,酗酒、打老婆,性情暴戾。让男主角坚定了不拿武器的信仰,因为他不想变成父亲那样的人。

而《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中,对于PTSD的描绘则更加细致和不露声色。

一群年轻的战士因为一段作战视频在网络上成为英雄,被接回美国参加巡回演出。从激烈作战的战场,到橄榄球赛的表演现场,从面对穷凶极恶的敌人,到拥抱啦啦队的美女,中间隔着不过十几个小时的航程。

这正是年轻战士们“思想混乱”的肇始。

不过,影片的描写非常克制,只有比利·林恩一开始被头疼所困扰,不断要求经纪人拿止疼药。而其他战友看起来都还比较正常,乐乐呵呵、没心没肺的开玩笑。

但是,随着电影推进,问题开始显现。

观众的玩笑会让他们暴怒,以至于勒住观众的脖子让他窒息晕倒。

演出时舞台上的烟花炸响,有的人被吓得惊慌失措、趴倒在地。

突如其来的幻觉和幻想,分不清想象和现实,比利·林恩的思维时常闪回战场。

这些反常的表现,其实说明,这些看似正常的年轻人在经历过战场的血腥残酷之后,心理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这大概就是PTSD的典型表现了。而比利·林恩之所以尤其痛苦,是因为,他曾面对面杀死了一个敌人,当他把匕首插进敌人的胸膛时,他的心理肯定受到了巨大刺激。

手刃敌人和远距离射杀对人的心理的刺激程度肯定是完全不一样的。而后来,他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最尊敬的班长重伤死去。

无论是自己受到的死亡威胁,还是班长以及敌人的死亡,都成为这个19岁的青年人生命中无法承受之重。

在这部电影里,李安并没有讲什么宏大的道理,他可能只不过在告诉我们,战争对普通美国青年心理的摧残。

影片最后,比利·林恩没有听姐姐的话留下来,而是选择回到战场。我想,这其实无关牺牲奉献,只不过,在战场上,他的认知失调能够得到暂时缓解,而在和平环境中,他要承受PTSD带来的思想混乱的折磨!

以上分析的都是美帝的战争和军人,那么,我军存在这个问题吗?

从小我们看着战争电影长大,所有的我军人物形象永远是高大全,绝对不可能有心理脆弱的表现。因为我们一直强调,我们打的都是正义的战争。不过,在正义的战争中,军人是否就不会患上PTSD?

认识的一个作家,曾经采访过一些老兵,谈起当年的作战情况,老兵们至今仍止不住颤抖和哭泣。

战争的宏大叙事,无法抹去其中每一个军人个体所承受的压力和磨难,忽视了这些个体,其实是一种犯罪。很多动辄叫嚣发动战争“踏平东京”的键盘侠,应该想想这个问题。就像加西亚在演讲中所说,我们不能只想着把士兵送上战场,而不管他们如何回到家中。

回家,不仅仅是肉体回来,更重要的是灵魂回家!

不惧怕战争,绝不是盲目的,而是要在做好充分准备的情况下去应对战争,重视战争中每一个个体的生命和尊严。

我军多年未经战阵,借鉴美帝经验,加强PTSD研究,迫在眉睫。我们不仅要让战士走上战场打胜仗,更要能让他们的灵魂顺利回家,恢复正常的心智和生活。

唯有这样,才对得起那些为国牺牲奉献的最可爱的人。


我是河东西,一个身在体制、心怀梦想、努力精进的大叔!喜欢就点赞关注我吧,没有什么比遇见志同道合的你更开心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