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早上,我一进卫生间就注意到有地方不对劲。

上班的第一件事是去卫生间大便,这已经成了我一项重要的习惯。

看过一篇文章,说大便一定要在公司的卫生间解决。作者算了一笔账,以每次10分钟为例,一个月22个工作日,累计220分钟,一年下来就是2640分钟,折合44小时,将近两天。如果不算睡觉时间那就是三天。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凭空多了三天带薪休假啊!所以文章里将工作时间大便称作「带薪拉屎」。

我很受启发。而且这只算了时间,再算上手纸和水,日积月累,也能节省不少呢。从此,只要是工作日,我绝不在家大便。哪怕有了屎意,也要冒着冷汗坚持到公司。而且时间绝不止每次10分钟,具体多久不好说,反正每次站起来腿都是麻的。我会带着手机去,不然怎么可能在隔间里待那么久?要是隔间里有插座,我想我可以待得更久。

这家公司什么福利都没有,考勤打卡却异常严厉。门口的指纹打卡机闪着幽光,按下指纹后,会有一个刻板的女声说:「谢谢!」可它实际上并不客气,早上晚到一分钟就记迟到,下午早走一分钟就记早退。对于这样的破公司,「带薪拉屎」也算是我一点小小的报复吧。

不对劲的地方是里面第二个隔间的门锁上了。

卫生间共有四个隔间,除了里面第二间,其他三个我都用过。我熟悉它们每一个的特点。最里面一间最宽敞,不那么憋屈;最外面一间手机信号最好,适合长时间逗留;外面第二间马桶坐着最舒服,起来时腿不那么麻。

我从来没用过里面第二间。

因为从我进入这家公司起,那间的门上就一直贴着一张A4纸,上写「设备维修,谢谢合作」。纸已经卷了边,卷边上厚厚的灰。鬼知道设备已经维修了多久。

门总是虚掩着,欠一条缝。我曾经拉开门看过。那次是因为其他三间都有人,去了几次都如此。不知道公司里还有多少秉承「带薪拉屎」精神的人。我只好看一下那间是不是真的不能用。

马桶盖盖着,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上面积着灰。我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没有掀开来看,更没敢尝试。一旦用完了冲不下去,溢出来,我就「臭名昭著」了。还是不冒那个险了。

好在正在那时,最外面那间门开了,一个同事出来。我们相互点个头,他去洗手,我进去休带薪短假。

之后再没碰过那间的门。门一直虚掩着。

今天,那道门关得紧紧的,而且锁上了。有人用才会这样。难道修好了?可是A4纸还在,卷边上的灰也在。

我进了最里面那间。在里面待了近半个小时,没有听到隔壁有任何动静。出来时,那道门还锁着。

洗完手,我一边纳闷,一边一瘸一拐地往办公室走。

之后又去了两次,一次是去小便,一次是去洗手。两次都注意了一下那道门,一直锁着。仿佛从一开始就锁着,之前虚掩着的只是我的幻觉。我还专门凑过去听,里面什么动静都没有,感觉不到有人。

这个上午,我工作得比平时更加心不在焉。我居然很在意那道门,意识到这一点让我更加不安。

午休时,我第四次去卫生间。门还锁着。

我终于忍不住了,想要一探究竟。

走过去,握住把手,手上传来轻微的震动。A4纸上的文字变成:「指纹识别成功,门已开启。」

比纸上的字更令我惊讶的,是门真的被我拉开了。

里面没有人,只有马桶。马桶上没有灰,光亮如新。

马桶盖自动掀开,我鬼使神差地坐了下来。

一个刻板的女声:「飞行器启动成功,开始起飞倒计时。10,9,8……」

总之,我就是这么登上飞往火星的航程的。我现在的身份是「戴辛拉史」号飞船的船长,尽管这船是卫生间隔间改装的,船上也只有我一个人。不过,我最关心的问题是:

我还来得及赶回来打卡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中午睡了一觉,梦到大叔风陈道明了,我遇到危险了,吓得我跑也跑不掉,这时候看到了陈道明,他冷静地走过来救了我。果然还...
    彭小菜阅读 164评论 0 0
  • 打着考研的旗号却不努力的生活已经持续了小半年了,在最后这还有100天的时候,我是应该认真反思一下,并规划好自己的生...
    薄荷琦阅读 126评论 0 0
  • 还在7 8月份暑假的时候我就给自己定了一个三个月的的目标,成为简书签约作者,现在一个月过去了,正如你所见,我一篇...
    灵魂的卡路里阅读 12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