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神本纪》第三十一章 三清一佛

这世上的尊称那些修炼有成的人为仙家高人,飞仙也是一种尊称,并非是真正的仙人。当然,要是修为能继续精进,进入到《逆冰纪要》中所记载的后三个境界,胎动、物化、符言便可成散仙、地仙、天仙之流。这个仙可不止单单是尊称,散仙寿五百,地仙寿八百,天仙之寿更可过千,几乎是无穷无尽的,而在天仙之上更有长生不死的真仙,已经能与天地齐寿,再无那生死轮回之苦,是为真逍遥。

刘牧之脑子里回忆着这些,再看向黄绝时的目光已经多了几分羡慕,他虽有仙家秘法传承,但修行起来却是艰涩无比,并非他天资不够聪颖,而是经验不足。就拿入定来说吧,一个从没有入过定的人怎么能知道自己是真地入定而不是睡着了?纵然有法决作为参照,真地修行时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若能有一位名师指点,那修行起来自然可少走许多歧路。须知修行讲究的便是“道法师侣地财”,而这六样无一不需要大机缘方能得之,是以求道者多,得道者寡。而黄绝便有一位飞仙师尊授法,那修炼进境远不是他这半路出家的能比的,人家至少有灵桥之境的修为,自己昨晚才堪堪修入定境。

戴有昌问道:“仙家高人行事果然不同常人,不知令师如何称呼?”

黄绝先前说起话来颇为随意,但说起他师尊来却是恭恭敬敬:“我师为卧云山方远真人。”

戴有昌道了声“失敬”,便是说:“自古名师出高徒,先生既如此不凡,可想方真人风采,实在教戴某心驰神往。”

黄绝微笑道:“戴兄不必连带着恭维我,我师尊固然当得此言,我却是受不起的,你我不须再客套来客套去的,还是饮酒,饮酒罢!”

刘牧之等他饮酒后问道:“黄先生,你方才说的那卧云山就是您修道的仙山吧,不知道这样的仙山哪里还有呢?”

黄绝颇有兴致的向刘牧之问道:“牧之小兄弟想去求仙问道?”

刘牧之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不是听黄先生说起么,我便动了这个念头,兴许我运气好,说不定就能遇到哪个神仙收我为弟子呢?”

黄绝道也不藏私,便说道:“天下名山甚多,居于其中修炼的仙家高人自然是有一些的,只是他们多喜好清静,不愿受世俗之扰。当然也有一些道法高深的前辈开宗立派,广传妙法,在修行界名头也是极大的。”

刘牧之心里头乐开了花,周八极虽然给了他《逆冰纪要》,却没有告诉他别的东西,这回终于碰上了个正经的修道之人,自然要好好讨教一番,他问道:“不知道有哪些名山,哪些大派呢?”

黄绝道:“南洲之地便以大元宫、灵宝宗、众妙宗、黄龙寺为首,谓之三清一佛,间又有长庐、栖梧、丹丘等仙山。”

戴有昌道:“三清一佛?原来还有这些说法。”

黄觉道:“嗯,大元、灵宝、众妙为道门巨擘,其中众妙宗乃是女仙宗门,据说里头的仙子个个美的超凡脱俗,不似人间之而来。我这次下山最想去拜访的就是那众妙宗,要是能结识一位仙子作为道侣,那可是天大的福缘呐……”

话一出口,他就知道自己失言了,一瞧众人,都正用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那抚琴的女子与一旁的侍女也是嘴角带笑,他连忙喝一口酒,装作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结果喝的太急把自己给呛到了,看的那侍女都笑了出来。

戴有昌微笑道:“黄先生不必如此,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听先生这么一说,戴某亦是心动不已,只可惜我凡夫俗子一个,怕是没有这个机缘了。”

黄觉道:“哎,我也就是说笑而已,众妙仙山,女子清修之地,怎么会让我一个男子轻易进去?天下有此念想的同道不在少数,却也只能在心中想一想罢了,毕竟众妙宗的实力可不是只用来看看的。”

薛朗问道:“比其他二清如何?”

黄绝答道:“各有千秋吧。我听师尊讲过,论道法,大元宗乾元道法最为博大,同境界 内几乎罕有敌手;论法器,则是灵宝宗更强,其宗擅长炼器之道,炼成的法器妙用无穷;论阵道,则是众妙宗最为多变,其守山阵法‘周天星辰大阵’威力无穷,可斩天仙。”

刘牧之惊呼一声“天仙?”

黄绝淡淡一笑:“天仙并不是真正仙人,只是修为到了极高的境界,修行之人给予的尊称罢了。”

众人皆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刘牧之心里当然清楚,只不过不想表现出来,他虽然得了鱼肠剑中的秘密,却没有和任何一个人说过,这猛不丁表现不一,未免不好。他听着黄绝的话心中骇然,若是《逆冰纪要》上记载无误的话,修为至天仙之境在人间已经是极致了,再进一步便是真仙,那众妙宗的阵法居然能够斩落天仙,那岂不是在人世间已经无有敌手?有人问了那上面不是还有真仙么,怎么就到极致了?真仙已经不是人间之人了,所以不在它之下便是人间极致。

刘牧之压下心绪问道:“那黄龙寺呢,这佛门既然能与三清并列,想必也是厉害非凡吧?”

黄绝“嗯”了一声说道:“黄龙寺专修佛,修性,出世入世皆在人世间,有便宜法门,所以弟子众多,但这不意味着虚有其表,里头的大和尚不仅佛法精深,亦有金刚之怒,神通也是厉害的紧呢。”

刘牧之对这个倒是不清楚的,他知道传说里有佛祖、菩萨、罗汉,却不知道那些和尚是如何修炼的,现在一听黄龙寺就在人世间,场子都已经悔青了,早要知道这个,自己寻着个和尚庙里就赖着不走,说不定自己现在也能算的上一代高僧了吧?当然,这也只是门外汉的想法罢了,和尚庙那么多,有几个能修的阿罗汉果的?又有几个修成菩萨、佛陀的?

薛朗突然问道:“可有武道仙宗?”

黄绝笑道:“有,铸剑丘。”

刘牧之知道薛朗武功极强,已经能够施展剑气了,若是能够拜入武道仙宗,那日后仙道也有望了,他也跟着问道:“那是什么地方?”

黄绝解释道:“剑者为兵,然而最强的兵器却不是剑,是人们本身,铸剑便是铸炼自己,故名铸剑丘,它是武道之人心中的圣地。”

薛朗闻之双目一亮,他赶紧问道:“铸剑丘又在何处,可否告知?”

黄绝哈哈笑道:“你既然问起,而我正巧又知道,那当然会说了,在楚国,你且放心,过些时日咱俩一道前去,我正想去哪里见识一番呢!”

薛朗沉默一会儿,嘴里缓缓吐出“谢谢”两个字,他知道黄绝这是在帮助自己成就仙缘,心中十分感激,刘牧之听到这二人要去仙山圣地,赶紧喊着他也要去,开玩笑,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呐!

刘牧之见黄绝点头应付,心中一乐,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便问:“黄先生道法高深,您所在的卧云山必定也是道门大派吧?”

这回他这马屁却没有拍到点上,黄绝闻言颇为尴尬道:“我卧云山曾经也算的上道门大派,但门中传到我祖师这一代却只收了三个弟子,而我那师尊更是研习道法成痴,不觉时光飞逝,等他道法大成时师祖业已仙去,而两位师叔修道不成也早已离山,偌大山门便只剩下师尊一人,他这才想起要收个弟子延续一下师门香火,如今卧云山一脉就只有我和师尊二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刘牧之一时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却听见戴有昌说道:“道难修,法亦难传,不过先生自不必忧虑,方真人道法通天,又有先生您...
    圆脸叔叔大志阅读 202评论 0 0
  • 常常心怀感激,感谢那些曾经帮助过我的人,无论认识或者不认识的。 总认为自己很幸运。无论在任何地方,总能遇到仗义相助...
    枫红云天阅读 2,453评论 0 0
  • 一富豪买了块地,修了别墅,后院更有多棵百年荔枝树,当初买地时他看中了的是这些荔枝树,因为他家人喜欢吃荔枝。 装修期...
    韩国全阅读 185评论 0 0
  • 心.雨 文/兰兰 风吹起了沙 惊醒了云 天地间无颜 瞬间雨在下 心会忧伤 伴着阵阵凄雨 听风在诉说 风吹动着沙 卷...
    兰如纯阅读 174评论 0 4
  • 洪流 我只想做一只安静的小鱼, 生活在一条静静流淌的小溪里, 不要浪花,也不要急流, 哪怕是一个平静的池塘也行。 ...
    修炼孤独阅读 84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