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时代横穿中国第十四天【返回】

大家好我是孟母堂爱心天使团团长陈涵宇,今天是2021年7.31日,我们来到了通道。

早上上完早自习,吃过早饭,我们集合出发前往通道。

1934年底,长征初期,湘江战役后,残存的三万红军来到湘南通道界内。此时中国红军正遭受前所未有的挫折,而另一方面,红军又不得不遵从共产国际不容置疑的指示。毛泽东以其睿智的军事洞察力,敢于担当的道德勇气和天才的行事风格挑战权威,争取了张闻天、王稼祥和周恩来、朱德的支持。在争取紧急召开的通道会议上力挽狂澜,从而使红军放弃北上的原定方针,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进军,使蒋介石在湘西消灭红军的计划破产,史称“通道转兵”。风雨飘摇中,毛泽东带领中国红军走出了困境,找准了“通道”,揭开了我党历史上第一次伟大转折——遵义会议的序幕。

通道转兵的胜利实现,在关键时刻挽救了红军,促成了黎平会议的召开。通道会议是遵义会议的先声,它和黎平会议、猴场会议一样,都是遵义会议的预备会议,为遵义会议的召开铺平了道路。如果没有通道会议、黎平会议和猴场会议也不可能有遵义会议,如果没有在通道转兵,也就没有黎平会议的召开,这也符合历史辩证法,符合历史是由曲折前进的过程,通道会议而决定的通道转兵,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辩证唯物主义战胜“左”倾领导者的形而上学。正如陈云同志四十五年前所说的:“遵义会议是基于在湘南和通道的争论而由黎平会议决定召开的。”通道会议而形成的“通道转兵”以其重要的历史地位而永载史册。

当中午的时候,胡老师突然说,我们不能去了,因为疫情突然加重,可能会提前封城,所以我们连夜赶回了承德,晚上到达高速路段的时候,我们在休息区停下了,因为晚上高速封了,走不了,所以我们只能在数据区订了两间房间,休息一晚,第二天早晨再继续赶路。

早上五早上五点师傅就醒了,我们回到车上,继续赶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