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猫性朋友”

图片发自简书App


清风吹送,荡起水波涟涟。蓝天白云下,温暖的阳光,晒的人眼饧骨舒,在春风里阳光的味道让我迷醉。

此刻,我不由想起,那个洒满阳光的院子里,我的旧友米兰。她叫米兰,性格也像米兰,皮肤白净,脸色红润,小鼻子小眼睛和小嘴巴,声音细得像猫一样,个头比我略高。我们相处得像姐妹,也像朋友。

原以为,这份友谊会一直保持下去,可随着岁月变迁,还有水低人高的情势,也许还有其他想不明白的缘故,我们从原来的书信往来,和偶尔出差时相见一面,到现在的互不相闻,这样的结局真的很遗憾。

虽然不再来往,但青春相伴的记忆却清晰的刻在脑海里,我的聪明的“猫友”。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俩爱好相同,都爱读书和听音乐,她温柔且聪明,我感性又善良。我有一副好嗓子,而她却五音不全,唱歌跑调,一首歌她总也唱不好,只能求助于我。那天她又说:“小雨,咱俩唱歌来。”我说:“好!”于是就把喜欢的歌,从头唱一遍。她有时也跟着一起唱,但最终还是让我一个唱,她常说:“哎呀,你唱的真好,我是你最最忠实的观众。”就这句话我被赞美的能多唱好几首歌呢,心的话:“小样”。

她是一个绝顶聪明的女子,想问题处理事情,包括处对象的事,都懂得区分前途和利益关系,这方面我真是小儿科了。她通过婚姻走进了省城,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而我的婚姻却分成了两段。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本来我俩是一起吃单位食堂的,这天米兰说:“小雨,咱俩自己做饭吃,不吃大灶了!”我说:“为什么?”她说:“你不觉得咱俩吃亏吗?他们那些大小伙一顿吃那么多,我两才吃多大点,都出一样的伙食费。”我一想也是,就说:“嗯,行。”从那天起,我俩开起了小灶,小日子过得像模像样。

有一件事她办的不好,让我心里生了气。那天米兰说:“小雨,咱站上其他人调出时站上开欢送会,还用专车送走,咱俩调走,怎么就不闻不问呢!还让咱俩挡军车回家,这也太欺负人了吧!”我说:“算了,听说站上的车没买养路费,不能出行。”米兰说:“那这段路也没人管啊,让咱俩自己走会被人笑话。”我知道这车送我们出去,只是送她到家了,而我必须坐班车回家,因此我没有做声。她看我没有反应,又说:“这算什么,咱俩个姑娘家就这样打车出去,安全谁负责?不行咱俩一起去找站长说说去。”我说:“那就走。”

见了站长,我俩要求用车送我们出站,结果站长说不行,而且态度很强硬。我就直接质问站长,并说出好多理由,在我和站长理论时,米兰却转身离开了,只留下我一个和站长吵。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争论无果,我回来后就直接说:“走,咱俩走着出去。”米兰最喜欢我这种雷厉风行的脾气,她只做小绵羊,她高兴地跟着我往外走。我们俩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在戈壁荒滩上自己步行往出走,那时已是下午5点。

其实我的策略是,走一个半小时就到了一个煤矿区,在那里住一晚,第二天搭上送煤的车走出戈壁。没想到,站长心里发虚了,两个姑娘这样出去,后果不堪设想。就让司机开车追来,最后还是把我们俩送出了戈壁滩。司机说:“哎呀,你还是厉害。”我说:“这叫敬酒不吃吃罚酒。”

现在想想,感觉我就是一只老虎,而她就是一只猫咪,而且是特别聪明的猫咪。

我的猫友啊,我在想你呢,你有没有想过我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