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戚和颂

96
象弥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0.5 2018.12.10 22:13 字数 2032

早朝仪式众多,朝局也是心惊肉跳,风云变幻。

今日早朝重要的统共只说了两件事。一是言官弹劾严英易;一是以戚和颂为首的百官请皇上早日册立储君。

严英易被指认殿下德行有失,当场欲卸甲归田,被当朝太师戚和颂力保,皇帝也再三劝阻,终于留下。

百官请立大皇子为储君,皇帝推脱不知大皇子的德行何如,且皇后还未有孕,还需稍后再做定夺。

结束后已是午后。

下朝后皇上约见当朝太师戚和颂于御书房觐见。

---

“参见陛下。”戚和颂行了跪拜之礼。

皇上受礼后,微微躬身行师徒之礼:“老师。”

“陛下宣臣觐见,是有何事吗?” 戚和颂隐隐的知道,必是今天言官进言望陛下早立储君一事。皇长子孟德厚,皇三子孟光启,显然皇上更偏爱皇三子。 

皇上起身,神情不忿,怒言:“老师,他们所有人都在逼我!”

戚和颂忙再次跪下:“陛下息怒!立长立嫡,这是古来的礼教。”

“老师,就连你也要逼我吗?”

戚和颂并未应答,踌躇良久,答:“陛下年轻,却也懂礼教不可废。否则,若是您想立三皇子也有的是办法。

“比如:德孝皇后未有所出,若三皇子生母郑妃……”

皇上立刻打断:“老师僭越了。”

戚和颂立时噤声。

“妃嫔和储君是两回事……”

此时两人良久不语。一宦官敲门而入,在皇上跟前耳语几句,皇上看着俯身跪在案前不动声色的戚和颂,道:“老师,听说你家出事了。”

戚和颂抬头:“敢问陛下是何事?”

“刚刚榕瑶那孩子说,你女儿与今年的新科状元要和离了。”

“东蔓?”戚和颂忙道:“家事不平无言平天下之事,在下可否请旨回家处理家事?”

“慢着,老师。”皇上盯着戚和颂:“朕日日见你,怎么不知你女儿已经嫁给新科状元了?”

“回陛下的话,东蔓乃臣的养女,她出嫁之时新科状元只是一介布衣。便不敢叨扰陛下。”

皇上看着戚和颂,竟笑了:“好啊老师。朕不能决定自己的储君,您可是能轻易决定女儿的亲事呢。”

“臣女未有位阶在身,万不敢自比皇家啊陛下!”戚和颂连连磕头。

“您女儿嫁与一介布衣,可这布衣竟是今年的新科状元,真是巧啊!”

å戚和颂只跪拜当前,不敢出声。

---

宦官领戚和颂出门之时,问:“戚老为何惹皇上不快,还提及德孝皇后?”

戚和颂道:“皇上也是懂礼教之人。我此番话令自己大不违,便是让皇上自己领会,礼教不可废的道理。就算他有多么喜爱郑氏,也知郑氏是无法登上皇后之位的;就算他多么不喜德孝皇后,德孝皇后的地位也是无可撼动的。”

宦官点头称是。“今日早朝被弹劾的严英易是您提拔的;今年新科状元是您的女婿;您今日又提出立储一事,可只怕陛下要与您心生嫌隙。”

戚和颂颔首以示明白:“多谢提醒。”便匆匆离去。

宦官在他身后站立,所谓伴君如伴虎,不过如是。

---

当日,戚府。

听到这消息后,一向温和安宁的戚府鸡飞狗跳。

“我要去楚家救姐姐!”戚华思从后院牵来了自己的爱马,拿着一根皮鞭,便准备带着戚府的护卫队出发。

“胡闹,胡闹!”戚和颂刚到家,便看见戚华思领着浩浩荡荡一大波人:“华思,你在干什么?”

戚华思是戚太师唯二的女儿之一,也是他唯一的亲生女儿,这孩子性子活泼得紧,特别让人头疼。

“我戚府都让人欺负到头上来了,姐姐忍得住,我可是再也忍不住了!”戚华思道。她从小到大,最听姐姐的话,当年姐姐要嫁楚襄君时,她便千般不愿意,看,如今被人欺负了吧:“我要去踏平楚家,把姐姐救回来!”

戚和颂气得太阳穴生疼:“你给我说说你到底要干什么?太师二小姐大闹状元府?成何体统?”

“那他把姐姐关在楚家,又成何体统?”

“你姐姐她嫁到楚家,就是楚家人了!”

“这不是要和离了吗?和离后就又是我戚家人了!”

戚和颂让人把戚华思拉住,卸下马,令众人散去,道:“华思!你给我安分点,别给你姐姐找麻烦。”

听到“给姐姐找麻烦”,华思知道她堵气的做法或许会让姐姐难堪,便瞬间卸下气来。

戚和颂看着自己的女儿,知道她是担心姐姐,便皱着眉头说:“先别轻举妄动,他如今已是新科状元,硬闯之事行不通,我们先了解情况,再想想办法。”

华思垂头丧气:“不知姐姐当年抽了哪门子风,非要嫁给他。如今便是离也离不成了么……”

这戚太师的女儿和新科状元这桩事儿在京城传的可谓是风风火火,百姓茶余饭后都忍不住闲谈几句。

这戚太师的女儿几年前不顾父母反对,非要嫁给一布衣之士,碍于太师身份,那布衣只得娶她。几年后,那布衣摇身一变,竟成了新科状元,颇得皇帝妹妹榕瑶公主的青睐。百姓叹戚太师的长女戚东蔓眼光好,也窸窣几句不知今年新科状元有没有戚太师从中助力?

而最近两天之事更为离奇,那戚东蔓想与新科状元楚襄君和离,楚襄君当年本就是被迫迎娶戚东蔓,如今她交出正妻之位,他应该高兴才是。而这楚襄君却不惜得罪太师府,也要把戚东蔓禁足家中。

这一时间,绯绯之语四起。有猜测若是和离,太师会在官职上打压新科状元,让他再也抬不起头来;也有猜测那戚东蔓在楚家大吵一架,将楚襄君的母亲气得背过气去,如今楚襄君要找太师家麻烦……

还有一个猜测流传最广,那就是戚东蔓提出和离是因为想和同甫将军在一起,新科状元知道自己发妻与别人有染,已经把戚东蔓关入牢房严刑抽打。

这个猜测流传最广的原因是那段戚东蔓当年和同甫将军的风流韵事。

戚别楚离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