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之道

-1-

章科长是疾控中心安全教育科的科长,五十几岁,高级职称,典型的地中海发型。

疾控中心换大领导之后,安全教育科全科室一共就剩下两人,一个科长,一个副科长,自己领导自己。

章科长的办公室就在疾控中心三楼楼梯口旁边,所以我每天上下班都会路过章科长的办公室。一个科室两个人,但平时在办公室里坐班的就只有章科长一个人。

老板椅,电脑桌,每次路过的时候都看到的章科长在低头看手机。

-2-

刚来疾控中心实习没多久的时候,科长安排我和科室里的另外一个老师一起去一场在社区的疾病宣传活动。

那次活动的带队老师是章科长,活动结束之后的第二天,章科长来我们科室的时候跟全科室的老师夸我非常不错,出去做宣传的时候很积极大方也很会说话。

总之,就是场面话一顿夸。

上周,疾控中心要采全市2018年最后一个月的水样,为了提高采样效率,实习生被分为三个组跟老师一起去采水样。好巧不巧的,我又是和章科长一个组。

去采水地点的路上,同车的一个老师说起自己之前在某某蛋糕店买的蛋糕,说服务非常好,买蛋糕送打火机,湿纸巾……。

章科长接过话说这个蛋糕店卖的都是服务,蛋糕成本就二三十块,奶油都是氢化油加工的……。他自己就喜欢去沃尔玛买面包片,五六块钱可以买一摞,保质期只剩一天的时候还买一送一。

司机大哥开玩笑的问科长家买那么多面包是不吃饭光吃面包吗。然后章科长说他老婆每次见他去超市都非常害怕。

……

采水任务很简单也很机械,就是不断的下车接水再上车。章科长在组里负责发编号和记录现场测量项目的数据。每到一个采水地点,章科长第一件事儿就是找地方坐着。

到饭店采水他就坐在饭桌旁边,在酒店采水他就坐在酒店的大厅里的凳子上,在草坪上采末梢水的时候他干脆就不下车了,直接就坐在车里等着我们报数据。

一起采水的老师说,章科长真的很像领导。

是呀,走到那里都能马上找地方坐着,二郎腿一翘,一秒入戏,不像科长,像主任。

-3-

上周五,科长跟我说疾控中心这周一又有一个在万达广场的宣传活动,带队老师章科长指定要我一起去。

……

上周通知的时间是早上八点十五分出发,今天早上,我回科室拿了宣传的小礼物之后,章科长突然通知时间改成九点半。

内心真是一万个草泥马在奔腾,没有一点时间观念,早不通知。

我们科室的宣传折页加上小礼品,一共有三袋。章科长拿了一箱雨伞、两大袋宣传折页和一袋礼品。

单位的车停在外面,所以得把东西搬出去。我们三个实习生把东西全部提起来往外走,章科长立马对着我们喊,让我们把那些东西搬出去之后回来把雨伞也抬出去。

当时内心真是只剩下敲你妈了。

一箱雨伞五十把,我们三个女生。

我们把东西放在车上再回来的时候,章科长又自己把雨伞抬出来了。我们三个见状便开始磨磨蹭蹭的往回走去接科长,司机大哥见科长抬了一箱东西,立马飞奔过去接住,一边接还一边心疼的直念叨  我的科长呀。

……

我们三个背过头,偷笑好大一会儿。

-4-

到了活动现场之后,章科长就开始在门卫室坐着和守门的大爷聊天。一边聊一边关注广场上的动态,一看见有领导就立马飞奔过来溜须拍马。

活动主办方给每个展位都发了一盆杜鹃花,一起参加活动的老师说活动结束之后那花肯定就没有人要了,放在这里挺可惜的,如果我们能拿回去的话可以把杜鹃花拿回寝室找水瓶插上,那样花还可以活得久一点。

早上的活动快结束的时候,我偶然发现那盆杜鹃花不是剪下来插的,而是养在土里的。我和另外两个小伙伴说我们一会儿可以在路上买个花盆回宿舍,把花移栽一下。

章科长一听说那盆花是可以移栽的,立马凑过来说他家里刚好有个花盆,他老婆也喜欢杜鹃花,他拿回去养着。说完还非常恳切的问我们是不是没有人要。

……

敲你妈,耳聋还是眼瞎,装聋作哑的技术真是一流的呀。高级职称,事业单位工作,月薪快八千了还那么会算计。

-5-

杂七杂八的写了那么多,最后总结一下吧。

效益不好的事业单位应该都是这样的,工作少,闲人多。人越闲越懒,最后就是随便动弹一下都嫌累的慌。

小城市,熟人社会,一份工作干一辈子。疾控中心职工好多都是夫妻,兄妹,甚至还有母女。一天闲得没事就开始东家长西家短的八卦,年轻时候的知识份子,现在的长舌妇,还有长舌夫。

除了争取福利之外,其余任何一丁点儿的任务都要互相推诿。不久前看到一个老师连出差申请都像烫手山芋似的推给年轻老师做。这样拿着最高工资高级职称的人在单位完全就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难道不是吗?

最后,如果我要留在疾控中心,那么我应该经常赞美那个长舌老师家的女儿有多漂亮多优秀,应该把科长的好挂在嘴边,应该感谢章科长的抬举,一有宣传活动就点名要我一起去。

积极,大方,活泼,任劳任怨。这样大家才会喜欢我,我面试才会有优势。

但是,留在这里我得难受多久才能适应?适应之后会被同化吗?依照我的脾气,对于这种环境的厌恶我又能伪装多久?能忍受多久?都是难题。

可惜呀,不知道我五十岁的时候能不难做到像司机大哥那样,一边跑一边叫着我的科长然后去接下科长手里的那箱伞。

我在想,如果环境让人很不舒服的话,也许是人错了,但也有可能是环境错了,再或者,双方都有责任吧。

如果不能避免每天见到自己不喜欢的人的话,那么,我希望自己能不那么讨厌和自己每天见面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