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上空很多秘密

从梦中惊醒,看到她的留言:是我。

QQ空间已经几年不用,如果网络看得见,账号一定落满灰尘,那个昵称几年没有出现,头像也不知道换了几轮。

我按下回复,打了几个字:我知道。

往事只能回味,不能细嚼,因为有太多忘不掉。一起上学的路,抄过的作业,探讨过的题目,躲雨的屋檐。时光像一把上满子弹的AK47“哒哒哒”地开火。


2012年夏天,高考结束。

知了叽叽喳喳,夕阳挂在半空,她坐在最前排问我:“是不是真的要分手?”

我说:“如果不分手,是不是还要继续吵下去?”

她头靠着窗子,外面操场欢乐飞扬,楼下书声琅琅,她说:“那就分手吧。”

我们各自走出教室,从两边的楼梯下去。

走到校门口,她甩下她的校服,所有同学的名字排列在上面,像一排排整齐的兵马俑。

她说:“我以为用不着你写,没想到还是要写”。

我翻遍整个书包,也没有找到一支有墨水的笔。


到南京上大学,偷偷只买了一张票,父母满口责备,我一脸遗憾,半夜躲在房间里笑出声。

到了南京,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漫天飞絮,白色的小东西飞舞着钻进鼻孔,青春在一个接一个的喷嚏里死亡。

如果早就想好要告别,就不要在分离的时候太矫情,时光飞逝,回忆很快就会被丢掉,谁都不重要,只有自己能永恒。


2014年,失恋的23天,我坐在学校最大的食堂里,眼角抽搐,眼泪一颗一颗地滚下来,盘子里的饭都被泡软。

我窝在宿舍,看完了整整五部《蜡笔小新》和所有的剧场版。

室友问我:“如果《蜡笔小新》是喜剧,为什么你会边看边哭?”


2015年,在车站和她偶遇。

她:“我以为你是嫌我丑。”

我:“……”

她:“后来就一直没敢恋爱。”

我:“哈哈哈哈,你好天真。”

她:“如果我不丑,为什么你要跟我分手?”

我:“哈哈哈,你确实丑。”

她:“靠。”

我:“可是如果嫌你丑,我为什么会跟你谈恋爱?“


在网上看过一个故事:野原新之助之所以永远都是五岁,是因为他在五岁就死掉了。野原雅美悲痛异常,精神错乱,才幻想出了《蜡笔小新》。

所以整整五部《蜡笔小新》,其实都是悲剧。跟舍友讲这个故事,他哭着问我:“一定是假的吧?”

人来人往,有多少人的笑容是假的,有多少人的眼泪是真的。

有多少喜剧让人落泪,有多少悲剧让人大笑。

小丑表演的时候到底是在哭还是在笑?我们永远弄不清楚。


2016年刚毕业,接到她的结婚请柬。

婚礼上人声鼎沸,欢声笑语,大家默契地举起酒杯,谁都没再提起当年的事儿。

有些事情上,我们都是半仙儿,既然都知道结局,何必表现得意外。

幸福真的很容易,我们却往往得到得太艰难,过程按部就班,结果却往往不如人意。


福兮祸兮,总有一段是属于自己的。是笑是哭,也总有一天是真实的。

我相信如果把城市翻过来,会看到漫天的秘密乘风而去。不必羡慕别人的悲欢离合,你也总有一帧画面,停在那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