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青衣》01记

96
黑袍客
2017.11.09 00:04* 字数 1406

上面我大概说了一些话,我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去写这个故事的。


诸位看官肯定看过黑夜,我想那很正常,就像越过千山万水的夕阳一样,那是很普通的。黑夜下有城市璀璨的烟火,夕阳本就是美好的。不至于让人恐惧!

黑有很多种,心环境而异,给人的感觉自不一样。那种黑就盘旋在你头顶,萦绕在鼻尖,穿透了你的器官,住进了你的眼睛,融入了你的血液。所以你会感到怕。

我看不清四周,哪怕有一点光亮,都能让我稍微镇静。我只能听到他们粗鲁的呼吸,以及抓得我发紫的手臂。我随身带了一把菜刀,我愤怒的朝他们胡乱砍去,发出砰砰的声音。我知道他们肯定穿着厚重的盔甲,不然就是怪物。

他们在我肚子上扎了三个孔,我感觉身体越来越冷,血滴落在冰冷的石阶上,我用最后一点意志支撑我走完了这段路。随后我被粗鲁的扔在地上,嘴唇磕在石地上,破了一条大口,我闻到了一种阴暗恶心的气息。

这个时候,只消有一丁点阳光和风儿,都会使我觉得幸福,手舞足蹈。哪怕没有啤酒和美人,没有我所苦苦寻觅的宝藏。我更愿意用十年的寿命换来一张温暖的大床。

我听到了让人讨厌的尖锐声音。“别把他弄死了!”我长出了一口气,还有点感谢他让我听到了这个消息,我得以保住自己的小命,但我发现我是错的,高兴得太早了。“得到东西后就马上,记住,是马上杀了他!”我前一秒还很开心,现在真想草他十八代祖宗。我知道他说的那个东西,我也确实知道,但我放在了别的地方,要是他们杀了我,他们也永远别想知道这个秘密。

我被带走的时候,隐约听到了竹竿的声音。竹竿是我的一位好兄弟,只因为太瘦,才有了这个称号。“RNMMP,你们到底是谁,风队呢?”竹竿虽然长得瘦,但声音却很粗,他口中所说的风队就是我了,我叫沈风,关于我的身份,一会再说起。

“这个人可以马上杀了!”我一听黑暗里的他们要杀竹竿,我冲了过去,朝着黑暗里踢了一脚。只觉被什么钳住了一般,疼得厉害。“竹竿,是我!”我大叫一声,听到了竹竿开心的声音:“老疯子,你没死就好!”

“牛战和红雪呢?”我只见到了竹竿,以为他们出事了。“不知道!这群狗日的,到底是什么玩意?”我被带到了一间潮湿的小屋里,幸好,上面开了一个口,流进来的却是血红色的光芒。不知竹竿是不是真被他们杀了,我心里责备自己不该带他们来这样危险的地方,一方面又想着绝对不能死。必须搞清这群混蛋是谁。

其实怕死也是一个主要的原因。


“风队!”竹竿在叫我,原来他就在我隔壁。我激动的回应道:“哎,听到了,你没死?他们呢?”竹竿有点沮丧:“他们觉得我还有点作用,你放心吧,我看到牛战和红雪了,都没事,就是不知道关在哪里!”我松了一口气,厉声说:“不是让你们别跟来嘛!你们敢把队长的命令当做儿戏!”

“队长,屁大个队长!你进去一小时,都以为你出事了,我带头让他们进来的,你打我啊!可惜你也打不到。”竹竿有点皮,其实人很正经,虽然有点滑头,心地还算善良。

“别以为老子会感动!看老子出去怎么惩罚你。”

“出去,你觉得我们能出去?别做梦了,我们就像被圈养的几头猪,主人说杀也就杀了!”

我怒道“狗日的,你别急,我想办法!”就在这时,呜咔一声,好想有人进来了,我假装躺在地上,其实全身每一根神经都紧绷着。

“饿了吗?”一道如水般柔和清亮的声音。

“少假仁假义,老子不稀罕!”我并不客气的说。

“你们找到“紫薇仙墓”了吗?它真的在紫薇海那里吗?”躲在黑暗里的女子问我。

“不知道,我找到了两坨干牛屎,你要不要?”我说完这一句,只感觉脸上一痛,过了一会,便更痛了起来。

《魂断青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