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祝你们早生贵子早死早超生

苏小木正要发作,K房房间门打开了,陆续有人进来了,我看着走前面的那女人有点面熟,但一时想不起是谁;第二个孩子……看着有点面熟,也没想起是谁……第四个,成灰成精我都认得,斯琴冰;第三个,我一看这小孩的脸,我就准备上去抽他,肖楚。我瞪了他一眼,他丫的心虚的低下了头。看着肖楚,我突然想起了走第二个的那个女孩,不就是那个那次去他们学校公然挑战我的女孩么?瞧这长的标致的,果然印像深刻。

苏小木用手肋碰碰我说,“你在傻乐个啥,你瞧这群女人个个打扮的跟个万花楼小妖精似的……”

斯琴冰款步走到我们面前说,“肖童,给你介绍,这是我表妹赵灵儿。”

赵灵儿?!擦!想起来了,她不就是我第二次和段咏歌见面时被甩而又只会骂段咏歌无耻的那个妹子么?!

然后斯琴冰眼神喻意深深地看着赵灵儿说,“这是肖童,段咏歌的……”

赵灵儿瞧了我一眼很不耐烦的说,“见过了,乡下妹!”然后,眼睛往K房里四处张望。

人鬼神都知道她在找什么!

我淡淡地说,“段咏歌说有事,晚点来……”

斯琴冰继续说,“这个,段总的表妹,穆思……”

我真觉得穆思长的很漂亮,都市女孩的气质,上流社会的身份,整个人看起来雅致得体,因为肖楚我伸出手微笑着说,“你好,姑娘”,然而她并不理我,我放下手我想应该还是为了肖楚。

斯琴冰好像很高兴这样的场面,似笑非笑看着我说,“是我叫穆思带朋友来,没想到她带的朋友竟然是小楚,看来什么都是缘份了。大家今晚就开心的一起玩吧。”

有其他人进来,斯琴冰走开后,肖楚过来低声地说,“千万别生气啊,你也知道我从来没来过这些地方,就想见识一下。”

肖楚这样说话,那个穆思妹妹就不高兴了,他一把拉过肖楚说,“你干嘛那么怕她,是我叫你来玩的,难不成还有家法伺候不成!真不明白她凭什么做你女朋友!”

肖楚小心的挣脱她的手说,“你别在这里闹了行么,多不好看。”

苏小木凑过来说,“哟!腮红妹妹敢情你认为他们亲姐弟恋呢!”

穆思听这话,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说,“姐、姐……弟?!啊……!”然后她看着我脸一阵白一阵红的。我笑嘻嘻的说,“我是肖楚的姐姐,我叫肖童。”穆思不好意思,有点紧张的说,“童童……童童姐,不好意思……我以为楚那次说的是真的!”

我笑笑,肖楚白了我一眼。

苏小木掩嘴说,“腮红妹妹这么快就叫姐姐了,不怕家法伺候啊!”

穆思脸红着说,“这,这位姐姐,为什么要叫我腮红妹妹啊!”其实我也奇怪呢。

苏小木故意一乍的说,“你不知道啊,美宝莲不是有款慕思的腮红么?”

听这话,穆思妹妹的小脸就开始有点憋红了。

大家都各自坐好了位置,好像就差一个段咏歌了。我和苏小木坐在一块,两个人都挺安份的,夏扬在一旁早和其他人熟络上了,肖楚则给那个腮红妹妹黏上了,我走过去说,“小朋友,你别给我喝酒啊,不然真的有家法伺候。”一旁的腮红妹妹娇滴声地说,“童童姐,你放心了,我会帮你看好的。”

苏小木拉过我说,“听这腮红妹妹的声音,酥的入骨,还真不知道我们家楚楚能不能消受的起啊!”

而我,只要肖楚喜欢就行。

我对苏小木说,“小木,今晚好像也没我们什么事啊,你瞧那些人,好像全是一家子似的,就我们两个在傻愣啊,要不我们也行动起来找个男人撩撩啊!”

苏小木瞟了我一眼说,“我到是无所谓,我就怕呆会你正在撩男进行时,段咏歌闯进来了,当场就扒了你的皮!”

这话旁边的夏扬听到了,他很不乐意的说道,“苏小木怎么你就无所谓了,你要敢,老子现在就扒了你的皮。”于是他们两个人又干上了,开始还只是动嘴骂骂,后来又大动作的用手脚了,苏小木整个人都横压在夏扬身上,骂着说“夏扬你丫的孙子,GNN我泡男人怎么了,关你什么事了,你是我啥人了……”音响声音大,其他的人也玩的起劲,所以他们俩怎么着都没有造成什么不良影响。

音响的声音突然调低了,大家也稍静了一下,斯琴冰挽着叶枫的手走到我面前,苏小木在一旁也停止了她那可耻的暴力动作,只是人还压在夏扬身上,斯琴冰举起酒杯笑颜如花地说,“肖童,我和枫敬你一杯。”

我看着这对金童玉女的壁人说,“好!”我微笑着伸手去拿桌上的酒杯,触碰,指尖冰凉,凉到我心里疼痛一片。我碰完杯欲要一口灌进嘴里,苏小木从夏扬的身上跳下来,一把夺过酒杯,冷笑着说,“还是我喝吧,肖童喝的话,我怕你们俩会折寿!我在这里祝你们早生贵子早死早超生。”

斯琴冰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个彻底,叶枫的肩膀颤抖了一下。

我拉下苏小木,前移一步说,“对不起,不好意思,小木喝了点酒,胡说的,你们别放在心上。”

苏小木拉着我说,“我什么时候喝酒了,我哪里胡说了,我今晚过来,压根就没想过要给这对狗男女好脸色看。”

斯琴冰终于冷着脸丢下一句,“不识抬举!”拿着酒杯转身走开了。

苏小木欲要上前,夏扬一把按住她在沙发上,笑着对叶枫说“叶枫,别介意,她是这种性格。”

叶枫点点头,看了我一眼,像是想说什么,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走开了。

那一眼,我要如何来描述?如何来接受?有太多的无奈?有太多的不舍?有太多的温柔?有太多的疼痛?还是有太多的欲言又止?只是,时至今日,即使有太多的曾经,我们又如何回到从前的心神交汇?

作者:妖居终南山,正职为职场白骨精,写文字多年,纯属兴趣,不喜框条约束,曾拒绝网易云阅读作家签约邀请,著有完结长、短篇小说《梦之城》、《消失的时光》、《职场有毒》,现连载长、短篇小说有《冒牌总裁牢犯妻:渡爱成殇》、《陌生的爱人》。微信公众号:yaoxingyanhuo0203     简书搜索:妖居终南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然而,后来我没有做到,我没有考进那所大学,没有做成他的师妹。高考失利,我什么都没有考上。为什么呢?为什么会这样呢?...
    妖居终南山阅读 125评论 0 0
  • 20190109 最近总是想偷懒,其实心里知道,要真做了自己该做的事儿,到晚上自己的内心是会感觉很充实的,做的当下...
    云霄践成长阅读 84评论 0 2
  • 1. 几天前的晚上,我正驱车回家,突然接到一个久未谋面的堂兄的电话,说是他要结婚了,想跟我借些钱。我倍感蹊跷,他不...
    句言阅读 107评论 0 2
  • 使用 ReactJS 实现一个简易的轮播图 (carousel) 组件。 Task 1:在相框中展示图片,左右按钮...
    一拾五阅读 5,923评论 3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