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侠奇缘 第5章 追兵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目录

第五章:追兵

但梅月刚打开破门跨出茅屋,就看到了正朝自己飞来的一支毒箭。

梅月来不及躲闪,僵在原地无所适从。千钧一发之际,冷风玥一个箭步上前,不顾男女授受不亲抱住梅月的腰身,旋转了好几个回合才躲过毒箭,站在一旁的令兮大惊失色,慌忙拔出剑鞘仓促应战,梅月见站在外面的慕容睿谦没有认出自己,便挣脱冷风玥的怀抱,朝屋外大喊:“慕容睿谦,我是月升公主!放下手中兵器!”

慕容睿谦冷笑,“我知道你是谁,不过可怜的月升公主,刚回宫就要卷入乱世纷争,可怜香消玉损,来世再莫入皇宫!”说罢,他便举起长剑朝梅月方向刺来。

“慕容睿谦,你疯了!”梅月惶恐,“你这是诛九族的大罪!竟敢忤逆犯上作乱,不怕本公主回宫抄你满门?”

“哈哈,”慕容睿谦露出狰狞的笑容,“公主还是先自保吧!”

冷风玥抬头,怒视跟前的慕容睿谦,眉头紧皱。犹豫之际,便拔出背上的红色长剑,怒吼一声,替梅月挡住了长驱直入的慕容睿谦手中的利剑。

冷风玥一个江湖人士,来去无踪居无定所,本不想卷入宫廷内部纷争,但看着跟前这位单纯善良的月升公主,尤其她眼中清澈的泪滴,冷风玥发现自己内心居然不忍眼前这位女子被复杂的世事牵绕。

“冷风玥,好久不见。”

慕容睿谦仿佛问候一位故人一样在问候冷风玥。没错,他俩之间,是要比故人还应该亲切的。只是眼下根本来不及“叙旧”,因为慕容睿谦招招致命,每刺一剑都想尽快刺入冷风玥的心脏好结束他的生命。

令兮被慕容睿谦带来的士兵围成一团,其实这些乌合之众对于令兮来说根本不在话下,只因昨晚在皇宫内打斗内力散尽,所以此刻才会与这些士兵苦苦打斗却还不分胜负。

站在一旁的梅月脸色煞白,她原本以为这位仪表堂堂的慕容睿谦是来接自己回宫的,没成想他却在众目睽睽之下想杀害自己。他与冷风玥看似仇深似海,一个皇亲国戚一个江湖高手,按理说他们之间应该进水不犯河水才对,可两人焦灼的战况告诉梅月,他们不仅熟悉彼此的秉性,连武功招数都平分秋色。

慕容睿谦趁冷风玥不注意想从背后偷袭,没成想他刚绕到其身后,冷风玥空中一个翻身抢先跃到慕容睿谦身后,将自己手中长长的血色红剑架在他脖子上,眼光凌厉声音沙哑道:“若是再动一步,我便就地解决了你。”

此时此刻,那些败兵败将恰巧被令兮打倒在地,而令兮此刻已身负重伤体力不支,他用尽全身力气将剑插进地上,自己用手扶着剑柄支撑着全身,用微弱的语气道:“还不快滚!”

躺在地上呻吟的士兵见自己还有一丝活命的机会,便仓促起身连滚带爬的跑出了令兮的视线。

“今日我不杀你,回去告诉慕容石,血债终究要血偿!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付出代价!”冷风玥厉声喝道,颤抖着的双唇告诉梅月,此刻冷风玥在极力压制着自己内心的怒火,“趁我还没后悔,还不快走!”

慕容睿谦见大势已去,便落荒而逃。

他本想趁乱杀死月升公主,然后将罪名嫁祸给冷风玥,回宫之后既能帮自己的妹妹慕容贵妃宠冠六宫,又能不动声色减掉太子等党羽,可谓一举两得。可眼下事情已经败露,他必须急速赶回皇宫,紧锣密鼓争分夺秒的实行慕容府的原计划,那便是谋反!

逼走了慕容睿谦,冷风玥三人便快马加鞭赶往云山。

因为他们身后还不知有多少追兵,梅月深知自己已经回不去皇宫了,就只好跟着冷风玥赶往云山。

说来还是刚才冷风玥救了自己一命,这个人如其名看起来像一块冰一样冷的冷风玥,如果话稍微多一点,不那么紧绷着,或许会更养眼更好看。

金碧辉煌的内殿之中,皇帝端坐在刻有祥龙的黄椅上,却如坐针毡。

“各位爱卿,月升公主刚回宫就杳无音信,可有查到行刺者何人?“

文武百官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人敢回答皇帝。

“启禀父皇,慕容睿谦已随追兵寻去,想必月儿很快就会有消息,父皇不必担忧。”四皇子梅远彻回答。

“彻儿所言甚是!”皇帝点点头。

“月儿妹妹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父皇放心吧。”梅远钟也附和。

正在此时,内宫宦官却宣布殿外慕容睿谦求见,皇帝甚是激动,慌忙召见。但脚步蹒跚的慕容睿谦看起来却极为狼狈,衣衫不整,脚步匆忙,“启禀陛下,臣发现了昨夜刺客的踪迹,月升公主被掳,正逃往南侧。”

皇帝听的目瞪口呆,“可有查清楚刺客是谁?”

“恕臣无能,未能识破刺客身份,请陛下治罪!”慕容睿谦说罢便下跪双手伏地,一副自责的模样。

“罢了罢了,爱卿平身!”皇帝摆摆手,“彻儿钟儿,你们随即派调集一千禁军往南方追去,务必要将月儿完完整整带回来。”

“儿臣遵旨!”

慕容睿谦见状,嘴角偷偷上扬。只要梅远彻和梅远钟一离宫,他就有本事让他们有去无回,并且慕容家造反的障碍又少了两股力量。

慕容睿谦和慕容石不止一次做梦想要坐上那把龙椅,虽然慕容石贵为一国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并且是皇帝的国丈。但得不到的总是在骚动,他想君临天下,他想站在权利和欲望金字塔的最顶端去做一个人人羡慕的君王。

所以即便是没有得手杀掉月升公主,但让梅远彻和梅远钟两人与月升公主反向而行,即便他们发现自己被调虎离山,自己到时大事已成,两位皇子只能流落他乡。

夕阳余晖渐渐消失,冷风玥一行随便找了个茅草屋落脚,令兮出去找吃的,冷风玥负责生火。多年来,冷风玥浪迹天涯,早已练就了金刚之身,即使几天不吃饭也不会觉得有异样,若不是这位公主,冷风玥与令兮怕是早已到了云山。

“喂,冷风玥?”梅月无聊,想找冷风玥聊天,确切的说,她是想多了解他们之间的恩怨。

“嗯?”冷风玥依然没有太多表情,但此时语气却是温和许多。

“你们和慕容睿谦是什么仇什么怨啊?”

冷风玥转过头,透过跳跃着的火苗上方看向坐在对面的梅月,依旧是血色红袍,依旧是粉面可人,冷风玥心头一动,突然不知说什么好。

他喜欢血色,正如他背上那把赤虹剑的颜色,一如开的正艳的红梅,印着煞白的月光,在寒冷的黑夜,会带来一丝热情温暖。

“冷风玥?”梅月见他走神。

“嗯?”冷风玥回答。

“你们和慕容睿谦为什么是血债血偿啊?”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目录 冷风玥那被毒箭射中的左脚踝周围,立刻被淙淙流出的鲜血染红。大雨依旧滂沱不止,如倾盆而下,片刻之后,雨中便开始...
    蒲苇花阅读 617评论 17 14
  • 目录 第三章:劫持 梅月睁眼,便看到了一位高大威猛,眉毛宽厚的黑衣人用手指夹着快要刺进自己喉咙的剑身,而手握长剑的...
    蒲苇花阅读 205评论 11 11
  • 目录 东方明月此言一出,众人对当前局势瞬间明朗了几分。 云山门派内之事,旁人本不好插手,况且比武之前冷风玥在江湖就...
    蒲苇花阅读 313评论 10 11
  • 目录 只见慕容睿谦双手合并举过一侧鬓前拍了几下,百姚便带着梅月和云屏出现在了冷风玥眼前。 四周空气突然凝聚在冷风玥...
    蒲苇花阅读 261评论 3 11
  • 目录 “回禀驸马,解意只是一介奴婢,令兮公子才勇双全,解意是三生修来的福分,才能够与令兮公子举案齐眉。”说到此处,...
    蒲苇花阅读 293评论 7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