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另一个奇怪的人

“你们要做什么?”房门被打开了一半,从里面探出一个光滑的圆脑袋,这个人看来四十来岁,白白净净的样子,一副慵懒和疲惫的神态,对齐盖他们询问着。

“我们肚子很饿,想来这里讨点吃的。”只此一句,意思已经很清楚了。看齐盖的样子,他已经很熟练于这样的操作了,而丁修却很不好意思,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跟着齐盖到这里上门乞讨了,并且现在,想走已经太晚了。

圆脑袋嘟囔了一句没有,便想着要关掉门,却被齐盖推手挡住,他笑道:“我们只是想要点饭就走,麻烦去问问。”

圆脑袋有些气愤道:“说了没有就是没有,这里不是讨饭的地方,快走!”

齐盖却是赖上了这里,他强烈表示着,如果不给他们东西,他就不会走。

“讨打!”圆脑袋说完挥手便向齐盖击去,其手法之快,实在不像是一个看门人所能使出的,这出乎丁修预料。

他的速度虽快,却也伤不到齐盖,一道残影闪过,齐盖随即格挡,他手中的棍子在圆脑袋还没出碰到自己时,就借着力,将对手的手甩了回去,他的力气铺了个空,险些就此摔倒。

那人想着赶齐盖走,并无意伤他,故而齐盖也只是简单的化解他的攻击,没有进一步动作。

丁修注意到那人的身法,若是同样的方式向他,他是不一定能躲过的,而齐盖却可以风轻云淡的将之化解,那么齐盖的实力究竟如何,实在令人难以猜度,而看门人有这样的实力,这里又究竟住的是谁呢?

圆脑袋也想不到自己既然能打不中眼前的乞丐,对于有实力的后辈,他也不必过于苛责,于是神态上也和缓了些,并问道:“如今的年轻人,倒有些本事,说说看,你究竟想要怎样?”

齐盖笑道:“目的我已经说过了。”

圆脑袋想了想,叹口气道:“好吧,我这里还有些银子……”他一边说一边从腰包里取出了些散碎银子,伸手递到了齐盖面前。丁修估计这大概有十两。

“这个并不能吃。”

听到齐盖如此说后,丁修连忙走上前去,在一旁扯着齐盖的袖子,示意他适可而止,但他全然不在意。

“这是钱啊,你他妈没见过吗?”圆脑袋的暴脾气再次上来了。

齐盖疑惑道:“我要钱干什么?”

圆脑袋怒骂道:“买吃的啊,随你干什么……”

齐盖掂量着手中的银钱感叹道:“银子的成色太差,而且太少!”从没有乞丐在讨饭的时候当面说别人给的太少,只是偏偏齐盖却说的如此理直气壮。

“玩我是吧?”圆脑袋一把夺回那十两银子,揣回了身上,他气得大眼瞪小眼,光亮脑袋上呼呼的像壶烧开的水冒着热气,他还从未见过如此的人,十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居然还嫌弃。他自然不会知道,谢秋君在初见的时候,就给了齐盖二百两银票,当然,这样的冤大头毕竟还是极少。

“敬酒不吃吃罚酒!”圆脑袋说着,便见他挥起拳头朝着齐盖过来,准备给他头上来个爆炒栗子,齐盖应对的方法也很简单,本着死队友不死贫道的观念,他微微向后退了一步,然后随手一抬,把丁修推向前方。

“齐大哥你……”

他们之中没人会料到,齐盖在这个时候,居然卖队友,在圆脑袋眼里,他们本就是一伙,也便不打算收回气力,反而是将手中的劲道加大了几分,心中想着,谁让你小子交友不慎。

丁修被推了过来,已经来不及回退,只好和那人相斗,他虽是年纪尚小,平日也比较腼腆,但修行上面从不弱于旁人,小小年纪已然略有所成,故而圆脑袋虽然出招猛烈,他倒是还勉强招架得住。

“嘶,想不到这次选婿,居然来了些好手。”圆脑袋和丁修在缠斗间,越发觉得他是个好苗子,越发有惜才之心,也就越发觉得气愤,好好的年轻人,怎么就和这个无赖乞丐混在了一起,心中越是如此想,就越是想好好教训他一顿,招式间也就越老辣,只是在出手间,已然留有余地。

谁料丁修却是遇强则强,在与这个圆脑袋比试之间,他虽一直处于下风,但还不至于马上就落败。齐盖似乎完全没有去想,这些都是他引起的,他反而在一旁饶有兴致的观看起来,并时不时的和丁修说话,不过说的都是有的没的废话。

“他出拳的速度有些慢了,你趁机打他。”

“齐大哥,你别要和我讲话了,这样会让我分心,我快招架不住了……”

“没事,你对付不了的时候,我会来帮你。”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现在就需要……”

齐盖点头道:“好,我这就来帮你。”然而他并没有动身的意思。

“这乞丐看起来一脸天真相,想不到如此奸猾。”圆脑袋如此说着,丁修也并没有反驳,他感同身受。

齐盖倒也并不是什么都没做,他看着也差猜不多了,便大喊大叫着:“快来人啊,这里要杀人啦!”

这里地处幽静,谁又会赶过来看热闹,不过他的喊叫倒不是完全没有作用,没过多久,便见一个绿衣女子从里面走了出来,问道:“吴伯伯,怎么回事?”

见着有人出来,圆脑袋也没有再继续攻击丁修,而是退到了一边,丁修瞬时压力全解,自然也不会再去反向攻击他,于是两人住了手。被那女子称为吴伯伯的圆脑袋走过去,向那女子说明了情况,那女子听后,也是一脸嫌弃的看着齐盖和丁修。

圆脑袋小心翼翼的询问道:“可否打扰……公子?”

“没事,他就是让我出来问问。”绿衣女子转头又向齐盖问道,“喂,那乞丐,你为什么不要钱?”

齐盖一脸和善的笑道:“因为我现在肚子饿了,钱不能吃。”

“事真多,好,我去问问。”她神态中有些不耐烦之意。

丁修道:“多谢大小姐!”

绿衣女子像是想到了什么,回头对着丁修忽而笑道:“我可不是什么大家小姐,不过是个小小的婢女。”

若是以她的气质风度而论,确是不输大家闺秀,而论及容貌,也是世间少有,清雅脱尘,天人之姿,想来也唯有真正的大户人家,才能够连婢女也是如此。

齐盖于是说道:“那请问这位婢女该如何称呼呢?”

绿衣女子轻笑道:“我是乐儿。”说完话后,乐儿便转身进入院子,过了会后,才又重新走出来,对着他们道:“你们运气不错,我家公子是个笨蛋,他愿意招待你们,请进吧!”

“这似乎有些不妥。”圆脑袋并不愿让两个陌生男子进入里面。

乐儿笑道:“没什么的。”说着便将齐盖和丁修便被引进了院内,他们被留在客厅后,乐儿便先行离开,去厨房作安排,让他们在此等候。

这里的房屋设计和他们住的地方类似,但内里却全然不同,屋内的陈设物品也井罗有秩,虽没有大量摆放金银珠宝,却反而彰显出了富丽荣华,表示着主人的尊贵和不俗的品味。

丁修有些拘束,而齐盖倒是显的很从容,从他神态的表现上,反倒让人觉得他才是这间屋子的主人,只是他的衣着格格不入。

没过一会,乐儿就领着十来个奴仆鱼贯而入,端上来饭菜酒食让他们享用,丁修结结巴巴的想要表示感谢,乐儿一笑置之。饭菜端上来之后,齐盖并没有着急着动筷,见着齐盖没动,丁修也就没有动,于是这两个人就这么干坐在一堆珍馐佳肴面前,没人说话,场面一时陷入沉默。

片刻之后,乐儿问道:“怎么?饭菜不合胃口吗?”

这些饭菜并不算多,但给丁修齐盖他们两个人吃已经绰绰有余了,而且色香俱全,式样繁多,便是招待皇帝,也未必会丢失颜面,若是连这样的饭菜都不能令人满意,那就是在不知道什么能令人满意了。

齐盖叹道:“连个作陪的人都没有,我们在这里多没意思。”

听到他的话,乐儿心道:“这个乞丐真是多事。”而在她的面上,依然盈盈的笑着。

丁修也在一旁劝慰齐盖道:“齐大哥,这样的话太失礼了。”

齐盖问:“为什么失礼?”

这一时让丁修有些难以回答,他也不是什么大家公子,人情交谊方面也不是很懂,但他觉得别人以如此规格招待,实在不该去挑三拣四的。

“无妨。”正在他们说话之际,身后便忽然传来了声音,接着,便见一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只见他面目俊郎,脸色白皙,琥珀色的大眼睛看起来晶莹灵动,奕奕有光,珠玉般的鼻子下,两撇修整的胡须,没有让他看起来成熟,反倒映衬的他更年轻漂亮,他身穿一袭蓝缎锦蓉的暗花长衫,头戴纱帽,脚蹬牛批小靴,看着模样,显然是大户人家的涉世未深的公子哥。

他在吩咐了下人备好饭菜之后,有些好奇那个不要银子的乞讨者,便想着来瞧瞧,刚走到窗外,就听到里面在说话,于是也就进来了,他进来后,对着齐盖丁修施礼道:“在下王英,便是这里的主人,你们远道而来,失礼之处,还望见怪。”

丁修连忙起身回礼,并陈说其中误会,不过他不善和人交流,他又害羞,于是言语之间,往往词不达意,不过好在王英大概能从他结巴的话语中,知道他想说些什么。

王英问道:“你们也是来参加选婿的吗?”

丁修点了点头。

王英接着说道:“我可是搞不懂,见都没见过,怎么就有这么一大群人老远的跑过来,想当人家丈夫。”

“那你……”

乐儿道:“我们当然也是来选婿的,不过和你们不同,我们见过。”

“那她……”丁修本想要问些关于沙砾相貌性格一类的问题,,但随即觉得不该如此,也就住嘴不再问下去。不过他虽然没问,但乐儿却回答了。“马马虎虎吧,不算难看,也好看不到哪去,这么大的人没人要,还要举行招婿,你自己想想吧。”王英瞪了她一眼,似乎觉得她不该这样说,她却笑嘻嘻的反瞪了回去。

“事实上我……”丁修想要说什么,但最终没有说出口。他觉得自己词不达意,还不如保持沉默。

王英叹道:“当然你们也有自己的理由,我也无意指责,毕竟很多人在成亲之前,也都没有见过彼此,婚后也过得很好。不过对于我,并不希望这样,我和沙砾一起长大,她想要什么我很清楚。”

难道他想劝我们不要和他竞争?丁修沉默不语,而事实上,他自己也不确定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来,他对沙砾的憧憬,并没有多强烈,而对于沙老翁的财富,他虽然向往,但也不会以此为阶梯,丁修忽然发觉,他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来参加选婿没有目的,或者,只是想参与其中。

齐盖从王英出来之后,便一直没有说话,这也让丁修有些疑惑,他今天的表现实在有些不正常,虽然丁修对于正常的齐盖也了解不多。他不知齐盖为什么要到这来,也不明白他刚才的一系列举动到底是想做什么,他刚才想见这里的主人,现在主人已经出来,他却不说话了。

丁修看向齐盖,想让他说话表示一下,却见他目不转睛的一直盯着王英在看,像是入了魔怔一般。便是王英本人,也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脸色是白里透着红,想说些什么又不好说,只能尴尬的站在那。丁修提醒着齐盖,小声喊道:“齐大哥……”齐盖似乎才突然反应过来,然后对着王英致意说道:“多谢公子款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