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尽,夏来。

96
清和qinghe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2018.05.05 07:29 字数 1089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日子过的极快。

朱自清说,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怎么一去不复返呢?

怎么一去不复返呢?开车时,看见路边草丛里,有鲜红的月季花打开花瓣,雨后空气湿润,草叶子和花瓣上落了雨,莹莹欲滴,心里一惊,又一喜。月季花开了呀,自己对自己说,嗯嗯,月季花开了。又往前走,紫色的鸢尾丛绿意葱茏,剑一样的叶片直直而立,鸟尾样的花朵却已过了盛期,零星开着,汹涌如潮的蓝紫色花海仿佛一夜间消退不见。想起这个春天,竟然没能好好去看双海湖边那一大片鸢尾,它们一如往年气势磅礴,震人心魄吗?或许,今年更比去岁,只是,我却错过了花期。

错过了的,仅仅是花期吗?

花儿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人呢?

早晨,去买一尾鲜鱼。鱼池上方一棵高大梧桐树,硕大的花朵“啪哒,啪哒”落在池中,水中鱼群游动,水面布满颓败花朵。它们都是即将消亡的生命。只是奇怪的,并不心疼那些尚在戏游的鱼儿,却疼惜跌落水中,依旧散着芳香的梧桐花。有些怀念,如同花瓣上附着的白霜一样的花粉,无论如何,不能被雨水击落。时间也不能。

爱着的,恨着的,爱过的,恨过的,总会留下什么,在生命里。涂抹不掉。爱,之于别人,恨,唯对自己。

高速路口不远,有一架繁盛的蔷薇,白,粉,红,单瓣的,复瓣的,开的极美。去年一次偶然路过,隔了大片麦田,看到一片姹紫嫣红,不顾麦田刚刚浇过水,一步一沾泥,脚步蹒跚去看它们。它们隐在麦田深处,架在高速路绵长的铁丝网上,鲜有人顾。也正因如此,花朵硕大,重重叠叠坠满枝条,开的绚烂恣意,奔放浓烈。

自由的生命才能以最开放最美好的状态呈现于阳光下,极尽所能。

时时记挂着它们是否开得好了。五一,吃罢午饭,与丫头商量是否去看蔷薇花,她欣然同意。

巧的是,麦田中间一畦油菜刚刚收割完毕,脚下土地松软齐整,比穿行麦田,被尖细麦芒扎刺小腿要舒适的多。蔷薇如旧,盛大繁茂,空气中有浓厚的香甜气味,直抵胸肺。蜜蜂成群结队,围绕花朵翻飞盘旋,一个一个花蕊间钻进钻出忙个不停。

我在花下沉醉,用相机拍下它们艳丽华贵的姿容。美丽的东西总是一闪而过,短促迅疾,能留下正当好时的模样,已属不易。很多时候,或早,或晚,与它错之交臂。你先来看,它还含苞待放,你再来看,它却苍倦欲落,哪里有那么刚刚好呢?凡事,皆同一理。

丫头蹲在田埂,颇有兴致的看一条小虫爬来爬去,间或惊呼一声。她所看到的,是新奇的充满激情的世物,面对碧空下姹紫嫣红,蜂飞蝶舞,只一句简单的“好看”便了了,丢开花,找她所称的“小长虫”去了。

年轻的心,朝阳初上,如何体会得到“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的怅然。

春渐逝,草木已成夏日模样。蔷薇开过,暮春时节便也过去了,花事渐休。月季花开,时令立夏,夏天悄悄来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