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仄刺激的工厂里,

他肆无忌惮地朝我笑着。

我确信,

那是赤裸裸的讥笑,

笑我当前窘迫的处境。


后来,

那个屌我的人走了。

我打了那夜的第二次哈欠,

蓦地,

他笑出声来。

我抬头望向他,

他扔在笑着,

当我也朝他笑时,

他却灰溜溜地走开了。


再后来,

我推着小车在厂里转着,

听着机器的轰鸣声,

却感到死一般的寂静。

人们、

手上在干着活,

眼却来回瞟着,

都闭着嘴巴,

却又在或现或隐地笑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生活曾给我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扎根三尺讲台,书写黑白人生。二十年来在杏坛上讨生活,立家业,不敢蒙蔽讲台下众多专...
    鄱湖飞鱼阅读 117评论 1 6
  • 文/稀音 “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风在林梢鸟儿在叫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梦里花落知多少” —...
    稀音阅读 559评论 14 9
  • 老屋门前流浪狗, 狗声声,黄叶乱, 轻风起,白发飞, 斜日笑拐杖与独树舞; 彩云蓝天托乐鸟, 水波荡漾烟花色, 霞...
    花飞风偏雨阅读 152评论 0 4
  • 我追求数十载, 越活越糊涂…… 首先,我开始怀疑自己 继续活下去的 意义。 我的理想,不知从何年开始, 变得虚无缥...
    雅奴阅读 87评论 0 0
  • 一、了解数字签名 数字签名(又称公钥数字签名、电子签章)是一种类似写在纸上的普通的物理签名,但是使用了加密领域的技...
    远方的枫叶阅读 25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