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美好的校园回忆,留在了宿舍里

96
清浅墨客
2018.03.24 07:50 字数 2291
图片来自网络

01

中专入学报道那天,是哥哥把我送到通化火车站,在站前吃了一碗5元的面条,是我在此之前吃过最昂贵的,为此,我不知骂了那个黑心老板多少年。

吃过饭,哥哥叮嘱我路上小心,到学校要写信。在火车站前,我与哥哥道别,他原路返回,我则开始了人生中第一次独自的旅程,也以此为起点,开启了我的人生转折——中专生活。

踏上火车的那一刻,既有一种放飞的自由,也有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怅然和孤单。

来到学校,一位老乡帮我办了入学手续,交学费前,我专门去了趟厕所,因为1050元的两年学费母亲给缝在了内裤里。也因为第一次带这么多的钱,所以一路紧张,终于交上去,心里如释重负。

在老乡的带领下,我来到宿舍302。

这是一间很大的房间,有十几张床。我的,是靠窗的一个角落的上铺。老乡说,不错,上铺的好处是不潮,而且平常没人坐,比较整洁。

我傻傻地应着,因为自已从未经历过集体生活,全然不了解其中的道理。

忙碌了一个下午,自已的床铺和日常用品才置办好。看着自已蚊帐里的小天地,心想这将是我中专两年的“家”。

我对学校的一切都充满新鲜,还掺杂着一些胆怯,毕竟长这么大是第一次离开父母,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

02

当天下午和晚上,又陆续来了一些同学。

面对一个个陌生的面孔,起初只是腼腆地寒暄,甚至心存戒备。

军训开始了,这是一个增进了解和友谊的良好契机。

经过军训的接触,同学彼此熟悉,宿舍也变得热闹起来。每晚的卧谈会是生活的调剂品,也是大家语言上的夜宵。

10点熄灯后,大家躺在床上,天南地北的闲谈,大到国事,小到班级,有聊不完的故事,说不尽的话题。

记得,军训期间一次卧谈会的主题是给女同学打分。

由于刚刚认识,对女同学并不了解。所以打分基本上是以外在的条件为依据。形象、身段、气质是主要的指标,还给分出冠、亚、季军。有的因为观点不同还发生了争执,直到大家的意见基本一致,女生排行榜才算出炉。

不久后,这件事,就传到了女同学的耳朵里,她们虽忿忿不平,但还是偷偷打听自已的排序。

其实,不久后,男同学在心里对女生有了自已的排名,不单纯以容貌为标准,还多了性格、素养、成绩......,当然在自已心幕中垂青的一定是女神和冠军。

03

还有一次,卧谈会的主题是给下一代起名字。

当时,听说有欧阳、司徒等复姓四个字的名字,觉得新鲜、时髦,所以一致想法是将来给自已的孩子起四个字的名字,起初还一本正经,后来就成了互相的恶搞。

我姓郑,大家给起了正大综艺(当时很火的电视综艺节目);姓金的给起了金光大道;姓高的给起了高枕无忧;逐渐的就越来越不着调,姓王的叫王羊补牢,姓李的叫李屈词穷,姓孙的叫孙子兵法,要命的是姓张的叫张牙舞爪。

一个晚上,我们被这些充满创意的名字笑得全无睡意。

当时,我们觉得成家是很遥远的事,更谈不上下一代,所以尽情的开怀。可毕业不久,大家陆续成家,当年以为很远的未来,如今已成了遥远的过去。

当然,我们的孩子没有一个起四个字的名字,但我想,给孩子起名时,同寝的兄弟是否会莞尔一笑,别人一定莫名其妙,只有你自已知道,那是回忆起当年的创意和我们曾经的不着边际。

04

宿舍里没有电视,但每周六可以去学校领一台搬回来看。

电视老旧的不成样子,但我们却视为珍宝,因为在当时信息封闭的时代,只有从电视里才能了解一点外面的天地。

一次看球赛,电视看着看着没了声音;隔壁的也出了问题,只有声音,没了图像。我们灵机一动,把他们的电视搬过来,摞在一起,看下面的图像,听上面的声音。

两个宿舍的人在一起,看起来更是欢天喜地。比赛结果,以中国男足的失败而告终,大家带着无尽的遗憾纷纷睡去。

第二天,听说有个宿舍,看到中国输了,竟然把电视从三楼的窗户扔了出去。我们听后,为这种爱国情怀所感慨,也为那个宿舍同学的冲动而唏嘘不已。

如今,兄弟们再看球赛,是否在关心胜负以外,还多了一份感怀,是关于当年宿舍里的旧电视和我们在一起的激情澎湃。

05

那时,有几个同学喜欢在开心或闹心的时候在宿舍里喝点酒,这是学校不允许的。

一天晚上,几个同学在宿舍里凑到一起,在外面买了一瓶洮儿河酒和一些吃的东西。喝的正酣的时候,酒喝完了,就让一位同学下楼去买。

那位同学刚到楼下,楼上的哥们又想起些要买的东西,就开窗大喊“再买几瓶啤酒和一盒烟”。

没想到让正在楼下巡查的舍务老师听见,他径直地来到302,结果是不仅抓了喝酒的现行,还从床下发现了一大筐的酒瓶。

好在,舍务老师手下留情,只是批评教育。

不知毕业后,那几位同学再喝洮儿河时,是否会想起那晚的遭遇,如果想起,一定不会是对往昔的愧意,而是回忆那段日子的笑容可掬。

06

2004年的5月,我们中专毕业10年,大家又回到了母校,同学一致要求回宿舍去看看。

结果,302的宿舍已被作为仓库尘封已久。我们没能再次走进,只是从门缝投进目光:里面横七竖八的堆了一些杂物,上面满是灰尘,好像这里从未有人住过。

如今,我们中专毕业已24年,刚毕业时,我常常在梦里回到宿舍:

往日杂乱的房间,在梦里却洁净、幽然,一地的月光洒满,带走大家一天的疲倦;同学们已进入梦乡,睡得那样舒适、安然,我不忍惊扰,怕打破了他们的美梦,无法重现。

我常在不经意间,自问:

下铺的兄弟,你是否还将那么多的书摆在床边?

班长投篮时的小手,还是那么妩媚而富有动感?

常说“捕前系”的主席,真的走入了警察的行列,是用实际行动付诸了你的预言。

顶头睡觉的伙伴,笑起来是否还是那么灿烂依然?

英语不错的你,生活中是否还会双语并用谈吐非凡?

打起算盘就让我们捧腹大笑的同学,你发在群里的歌,我会不停地为你点赞;

健步如飞的舍友,你已发福,是否已放弃了晨跑和锻炼?..........

一幅幅面孔,一一呈现。

想说的太多,想写的不断涌现,但我不舍得把这些美好的回忆一次写完,就让它化作春风拂面;化作春雨,丝丝绵绵。

——END——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