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箫姑娘的日常——加班杂想(原创)

走出办公的大楼,已经差不多七点,夕阳逐渐落下,天空开始出现夜的朦胧。

林箫一如往常地驻足,抬眼望了会天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仰望天空成了林箫的习惯,不管白天黑夜、阴天晴天,仿佛天空能给她一种心灵的慰藉或精神的荡涤。林箫自己也说不清楚。看到蓝天白云映衬地特别美的时候,她会感到一种治愈,会忍不住掏出手机拍下一张又一张照片。也许,是天空太宽广,抬头看它都感觉像是投进了宽厚的胸膛。毕竟,小小的办公卡座只能容纳一个折腾的生命,广阔的天空才能给人以更多平静而美好的遐想。

思绪又开始了流窜的步伐,像是穿堂而过的大风,从四面八方袭进林箫薄薄的衣裙里,直抵毛孔,林箫站在广场上,一阵激灵。她调皮地撇撇嘴,收回了即将要天马行空的想法,快步朝地铁站的方向走去。

"今天又加班了”,林箫轻轻地叹了口气。这是她新换的工作,同行不同岗。入职才2周,其实林箫事情并不多,但每天好像就是要么奔忙,要么瞎忙。林箫隐隐觉得奇怪,又偏生缕不清头绪,不知怎样才能更高效地利用时间和处理事务。

其实,林箫从来都不是一个手脚利索的人。就拿扎鞋带这件事情来说吧,别的姑娘三两下几秒的功夫就能扎好,她呀,倒可以折腾上好几十秒。千万别小看这一小会的功夫,如果每次扎鞋带都能省下二三十秒的时间,长年累月的,怎么说都有几十上百分钟。所以,林箫有的时候挺沮丧的。巧手妈妈怎么偏偏没生出一个同样巧手的女儿。她想,是不是妈妈生她的时候哪条染色体出了问题。

有些问题其实是无解的。上帝创造了那么多人,总会给一些人以长处,给一些人以短处,但最后都总是公平的。正如手指的长短不一一样,并排在一起或者分开使用,都会展现出不同的效果。因为它们都各司其职,各尽其责。

林箫的加班,其实并不是一个无解的问题,无解的只是她为什么不同别人一样手脚麻利。

轻轻倚靠着地铁的墙壁,林箫闭着眼睛,回想着这两周的工作。她有些疲惫。新的工作虽不至于无所适从,但因为没步入正轨,她反倒有些不知所措。她从来都不是一个擅长自我安排的人。林箫想,这应该算是一个原因。就像玩俄罗斯方块一样,卡好空格才能消除堆积,不然只能任由各种方块越积越高。工作不多,事情不多,但她还是没有找好一件事情与另一件事情衔接的接口。

这算是一种低效吧,林箫有些颓唐地想。毕竟,大家每天都只有24小时。谁能在24小时里更高效地处事和提升,谁就能占据更多的资源。这是个道理没有错。只是林箫好像没有看到,每个人的行走其实都有他的时区。有些人快些,有些人慢些,最后虽然高度不一样,但是到达的终点都会是自己期许的。假如他不知道,那也许是他还没找到他自己想去的地方。

"下一站,宝安中心,要下车的乘客请做好准备。"地铁适时的报站,打断了林箫的遐想。她睁开眼睛,观察着行色匆匆的路人上上下下,地铁快速停靠,又快速离开。每个上车下车的行人,都有他要去的地方。而在这个过程中,旅程不会因为脚步的快慢而变得或短或长,地铁也不会因为心急而加速,所有的东西都有它的时间和速度,有条不紊。林箫突然意识到,工作其实也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到达的目的地,而在这个过程中,快慢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把如何把车子按照合适的速度开到对应的站台停靠,然后,稳稳地上车、下车。

林箫想,追求高效没有错,但追求高效不是和别人比对,用别人的速度来衡量自己,而是积极发现自己的长处和短处,稳而快地改进自己。毕竟"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过多关注别人,总容易让自己忽略自己身上的闪光点,只纠结于那些不足。其实,减少这种消极的内耗,也是一种高效。

想到这些,林箫突然茅塞顿开,好像加班这件事情,也没有那么让人烦躁和不安了。

随着人群,走出地铁站,夜幕已彻底降临,天上星星点点。林箫扫了眼夜色,微微扬着嘴角,舒心地往家的方向走去。

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8,382评论 124 224
  • 在闽南,要问正月里哪天最热闹,毫无疑问就是初八深夜到初九凌晨了吧,再穷的人家,在这天也要热闹一次。 正月初九这一天...
    八子草铺阅读 301评论 0 4
  • 一.学费。按照学期缴费。二.写名字。三.不买鞋带的鞋子。四.穿脱衣服。五.新毛巾等写上名字。(绣名字)。六.四点半...
    赵丽娜_db59阅读 83评论 0 1
  • 我们与从不同 我们看事物的方式不同 我们看世界的角度不同 不惧伤痛;不畏严寒。 我们明白绕圈跑 并不意味着重复 僻...
    东家见解阅读 5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