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陶瓷猫风铃

发表于《小星星》杂志 2016.7、8月合刊

谢绝无偿转载,谢谢合作!

图片为本人原创

1、遇见

晚上出去散步,顺便逛了逛广场四周的跳蚤市场,小摊小贩们在路灯下或支起一张小桌子或铺一张塑料垫子,各自兜售着琳琅满目的小东西。玩具、饰品、衣物、鞋袜……一应俱全。

“风铃,可爱的陶瓷风铃,过来看看吧!”嘈杂的广场舞背景音乐声中,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循着声音用目光搜寻,路旁高大的悬铃木下,夹在水果摊和烧烤摊中间,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用一张木桌子铺了一块碎花的桌布,在叫卖风铃。

我好奇地走到摊前,观赏了起来,一排排风铃精致可爱、栩栩如生:穿花衣服的小猫、笑嘻嘻的晴雨娃娃、圆嘟嘟的胖兔子……澄黄的路灯光线打下来,为它们嫩白的资质肌肤镀了一层微暖的光,我忍不住随手拿起一串摇一摇,声音清脆悦耳,让人爱不释手!

“怎么样?喜欢吧?是很特别的风铃哦!”老奶奶慈祥地望着我,向我推荐。

“嗯呢,太可爱了!要卖多少钱一个呢?”

“大的这种十块,小一点的八块。”

“一点也不贵呀!”

“是啊,买一个吧!是很特别的陶瓷风铃呢!”老奶奶再次强调。

“是吗?有多特别呢?”我忍不住问。

“在月圆的夜晚,你摇三下就知道了。”老奶奶神秘地笑着说。

“听起来很有意思!”我决定买一个,挑了半天,最后选中了一个穿着和服的猫咪风铃,她看起来就像个温柔乖巧的小女孩。

买回家的陶瓷猫风铃,被我挂在了通向阳台的门廊上,和垂下来的吊兰在一起相映成趣。因为喜欢听它叮叮当当的声音,每次经过门廊我都会随手拔弄它几下。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买回了这个风铃以后,我就常常失眠。辗转反侧的夜晚,脑袋里像建起了一个亮着马灯的小剧场。剧场里那一盏盏明晃晃的马灯永不熄灭,无数童年时期、少女时代被我刻意遗忘的不愉快记忆纷至沓来,在剧场上轮番上演,挤满我的脑海,几乎将我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自我一点一点吞噬掉。悲伤的感觉像一团冰,凉津津地压在胸口上,让我呼吸不畅。

就这样过了好多天,我被失眠折磨得心力交瘁,几近崩溃。抬头叹息间,看到一轮圆月皎洁明亮,挂在当空。我猛然想起那天卖风铃的老奶奶说的话:“是很特别的陶瓷风铃哦!……在月圆的夜晚,你摇三下你就知道了。”

会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呢?多半只是故弄玄虚想多卖出几个风铃吧!不过反正也睡不着,不如就试试看好了。

我取下挂在门廊上的陶瓷猫风铃,小小的猫咪有着秀丽的脸庞,墨线描出的眼睛妩媚中带着一股天真,嘴角上扬,对我露出微笑。我捏住她的小脑袋很随意地轻摇了三下。陶瓷在手指间冰凉的触感顷刻间有了变化,温暖一点点从指尖传来,陶瓷突然变得软绵绵的。我心一惊,手一滑,只听见啪地一声,风铃从手中滑落,掉在地上变成了一只毛色纯白的漂亮猫咪,几秒钟之后,猫咪突然变得比我三个还大。我不可思议地张大了嘴巴!

“你好!我叫铃。是一只被封印在风铃里的猫妖。”美丽的大白猫开口说话了。

“你……您好!我叫小茵。是个……很普通的人类。”我来不及思考,只好用她的句式脱口应答。

“能遇见我的人,差不多都是心灵背负着过去的阴影生活的人。你是不是还有一些不快乐的记忆无法释怀呢?”猫咪转过脸来看着我。一双莹绿的眼睛,似乎要把我的灵魂看穿。

“我……”

“这几天,我一直在观察你的梦境,我想,我的猜测应该不会错。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说着,它伏下身子,示意我跳到她毛茸茸、软绵绵的背上。

“这……你要带我去哪里?”我有些不安地问,但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地爬上了它的后背。毕竟,谁能拒绝这么温暖又柔软的猫咪后背呢?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铃的话音刚落,已经轻巧地跃上了我家阳台上的栀子花叶稍,栀子花一动不动,驮着我的铃,身体竟然比风还要轻。窗外,参差的高楼和错落的街道上霓虹闪烁,整个城市浸没在夜的海洋里。“嗖”地一下,铃驮着我扑进了这个夜色的海洋——我毫发无伤地穿过了阳台的窗户,而窗户的玻璃完好无损。我想,我一定是在做梦。


图片来源于网络

夜风习习,划过耳际,我们飞翔在这个城市的上空,偶尔有迁徙的鸟群和我们擦肩而过,它们沉默地扇动着翅膀专注赶路,即使看见了我们,也没有露出任何大惊小怪的表情。我紧紧抱住铃的脖颈,将脸埋在她厚实温暖的皮毛里。它身上有一股干净的太阳味,像小时候妈妈的怀抱,这味道让我舒服,也让我安心。因为被痛苦的回忆所折磨,我已经好久没有睡个好觉了。此时此刻久违的睡意席卷了我,顾不上细细体验这奇妙的旅程,我就这么睡着了。

2、重逢

阳光照得我后背发烫,有什么在轻轻拂弄我的脸颊,鼻翼间传来某种花朵的清香。我张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开满野花的草坡上。似乎已经睡了好久。“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儿?梦还没醒吗?”我用胳膊支起身体,坐了起来,望望四周,这地方看起来有点熟悉,但是想不起什么时候来过。名字叫铃的巨型猫妖就坐在我身旁,圆乎乎毛茸茸的前爪敦实地扣在草地上,眼睛望着某个遥远的地方,像在思考,又像在守护着我。

“铃……这是哪里?”

“等一等,就要来了。”铃压低了声音告诉我,它的眼睛还在盯着远方。

我只好乖乖地挨着它坐下来,也朝它看的方向看去。远远的,一个小女孩儿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慢慢地她越走越近,越走越近,只见她留着短短的童花头,穿着粉色的花衬衣,红色的灯芯绒裤子。很眼熟啊,这个孩子,在哪里见过呢?我的思绪开始飘动。

“待会儿,你过去帮帮她!”铃打断了我的思绪吩咐道。

“嗯。”虽然我有点不明所以,但还是听话地点了点头。

小女孩走到草坡的中央停了下来,有点不安地四下里看了看,又不时地看一看来时的方向,像在等待着什么人。这时,旷野的草丛里传来了几声细弱的猫叫。小女孩循声找去,拨开草丛,她发现了一只前爪受了伤的小白猫。小女孩掏出手绢为她包扎了伤口,又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火腿肠喂给它吃。小白猫闻了闻,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可怜的小猫咪,你饿坏了呢!”小女孩抱起小白猫,轻轻地抚摸着它背上的毛。

很奇怪,她似乎并没有看见我们的存在,虽然我们相隔不到十几米,而身旁的铃又这么醒目。

这时,草坡的尽头出现了四个年纪和她一般大的男孩。小女孩看见了他们,急忙把猫藏在了不远处的草丛里。

“你呆在这里别动,千万不要出来。小心那些男孩子会欺负你!”

小白猫喵喵地叫了几声,像是听懂了她的话。

男孩们向小女孩走了过来。

“蓝茵茵,没想到你还真敢一个人来!”其中一个男孩狡猾地笑了笑说。

等一等,“蓝茵茵”,这不是我的名字吗?我惊讶地望了望那几个孩子,又望了望身旁的铃。

铃看了我一眼,像亮出谜底一般地笑了笑冲我点点头。没错!我激动了起来,这个小女孩就是十岁时的我!

“你刚才鬼鬼祟祟地在草丛里藏了什么?”男孩们问。

“什么也没有。”

“骗人!走,我们过去看看!”

“不行!你们不许看!”“我”伸出手臂挡在他们前面。

男生们一把推开了我,很快地跑到小白猫藏身的地方。

但是很奇怪,当他们拨开草丛时,那里什么都没有。

“我”自己当时也觉得很奇怪,受伤的小白猫是什么时候走掉的。但是又很庆幸男孩们没有发现它。

男孩们扑了个空,都很不高兴。但立刻想起了今天的来意。

“快!拿出来!”几个男孩互相怂恿着,个子最大的男孩从身后拿出了一个透明的塑料袋,里面装着满满的一袋毛毛虫,在“我”的眼前晃动了起来。

眼前的画面和记忆突然重合了,我想起了这个场景。那个袋子里的毛毛虫,每一条都有手指那么粗,身上的毛又黑又长,刺棱棱地竖着。隔着塑料袋,它们一排排小吸盘一样的脚紧紧爬在上面,和我的脸就隔着不到一厘米的距离。我浑身都僵住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之后便捂住眼睛嚎啕大哭起来。我最怕的生物中,除了蛇,就是毛毛虫。这个又恶心又恐怖的画面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哈哈哈哈……”男孩们的恶作剧得逞了,都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

“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要去告诉老师吗?你去呀?”男孩们一边笑一边揶揄“我”。

“快说,你还告不告诉老师了?”

“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们管不着!”小时候的“我”继续嘴硬。

气恼的男孩们呼啦啦围了上来。

“都给我住手!”一直在旁边观望的我再也按捺不住了,一下子冲了上去,推开了那些男孩子。男孩子们见突然有大人出来干涉,多了几分忌惮,又威胁了“我”几句就忿忿地走了。

我上前扶起小时候的自己,紧紧地抱了抱她。“不用害怕!你会很快长大,然后变得很强大的。”我轻轻地在她耳边说。

“我根本没打算去告诉老师。他们违反校规去游戏厅的事情,我才懒得管。我只是讨厌别人命令我!警告我!”她抽泣着告诉我。

“我知道,我全都知道。”我拍拍她的小肩膀。“是他们自己心虚!只有做了坏事的人才会心虚!”

“谢谢你帮我,大姐姐,我要回家了。”她跟我告别,并没有认出我。

“不客气。”我帮她拿掉了几根沾在头发上的草屑。“对啦,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

“什么?”

“那个,在长大之前要拼命地玩,拼命地快乐啊!因为长大后,这些快乐会成为你面对一切困难的勇气!”我嘱咐她。

“嗯。”她似懂非懂地笑着点点头,转身离开了草坡。

“刚开始为什么不马上出手相助呢?”铃平静地问我。

“我也说不清。只是突然觉得,任何经历都是人生的一部分。所以没有必要刻意回避。哪怕是非常不愉快的经历,也会让我们更加了解这个世界,更加了解自己吧!”我想了想说。

“嗯。那上来吧!我们该回去了。”说完,铃俯下了身子。

“等等,倒是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事情,带我来这里呢?即使你能够看见我的梦境,也不可能知道得这么详细呀!再说,你为什么要帮我?”

“你还真是笨呢!我就是那只受伤的小白猫啊!”

“那是你?!可是,你不是猫妖吗?怎么会受伤,还沦落到跟流浪猫一般田地。”我有些难以置信。

“满月之夜我的妖力是最强的。满月过后,我的妖力会渐渐减弱。新月之夜是我妖力最弱的时候,在那天我会变成一只普通的猫。遇见你的前一晚,刚好是新月之夜,我就是在那一天不小心受伤的。”铃耐心地跟我解释。

“哦,我懂了……”

“行了,你没必要知道这么多。别愣着了,快点上来!”铃突然严肃地命令我。

我只好乖乖地跳上了它的背,不好意思再多说一句话,甚至,连最重要的一句“谢谢”都忘了说。更丢人的是,爬在铃温暖宽阔的背上,我又没出息地很快就睡着了。

3、尾声

醒来后,我发现自己正爬在家里客厅的沙发上。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凌晨三点半。门廊上的陶瓷猫风铃静静地挂着,像从来没被我取下来过。难道真的只是一场梦吗?我起身去摘下了风铃。

一、二、三,摇三下,手上又是一滑,风铃再次掉落到地上。然而这一次,它却碎成了一地冰凉的瓷片。铃呢?铃在哪里?我恍惚地蹲下来捡拾着那些白瓷碎片,试图重新把它拼起来,结果自然是白费力气。

我很想再见到铃,亲口对它说一声谢谢。

后来,我又多次去跳蚤市场寻找那位卖风铃的老奶奶,想和她再买一串一摸一样的陶瓷猫风铃,我希望铃还会从风铃里突然出现。可惜那位老奶奶再也没有出现过。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