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六十二)闻花名

96
梅凉 Excellent
2017.06.03 10:44* 字数 2710

大梦过半(六十一)致亲人

梅凉临走的前一天,公孙一个人喝得大醉,梅凉和她母亲一起劝酒都不行,由得她烂醉如泥。

公孙妈妈看起来很是惆怅,梅凉来这几天,她好像心里总装着事儿。

等到两人把公孙抬到床上时,公孙妈妈才说出自己的焦虑。

梅凉洗漱完毕,爬上床时,公孙已经睡得不省人事,床上到处都是狗毛,刚开始梅凉很不习惯,若是她养狗,是绝对不会让它上床的,可是公孙家对两只白狗甚是宠溺。

梅凉睡觉的时候老觉得嘴巴里有东西,可能是心理作用,真的是狗毛窜进去了也说不定。

梅凉找了一个自以为舒服的姿势,裹上了被子,因为她抢被子特别厉害,所以公孙与她是各盖一条被子的。

这时候旁边的公孙呢喃一声,也不知道说的什么话。一个俯身过来,就抱住了她。

这时候两个人已经在一个被窝里了。

公孙从背后搂着她,不停在她耳边吐着热气,两人姿势很是暧昧。

公孙身上很烫,大概是喝了很多酒的缘故,本来是要给梅凉践行的,她一个人却喝嗨了。

“公孙?”梅凉试探地问问,想知道她是否还有意识。

被搂得这么紧实在不太舒服,梅凉平日本来就不喜欢与人亲近,这几日公孙总习惯揽着她的肩膀,或者牵她的手。梅凉以为这是南北方习惯上的差异,或者是公孙自己的喜好。

有的女孩就是这样,跟朋友在一起时,恨不得两个人好成一个人,离开半米都不行。

梅凉想着本是初识,如果太疏远了会把人吓跑,便没有挣脱。公孙很是自然,只要出门必然是牵着她的手的。关键是公孙个子跟梅凉差不多。

在南方,梅凉的个子算是高的了,但在北方可不一定。

梅凉隐约觉得哪里不对,但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梅梅……”公孙突然说话了。

“梅梅”?平日她都叫她梅凉的,也没这么亲昵过。

公孙肯定是喝醉了。

“梅梅,你去哪儿呢?”

“我在这里呢?”

公孙并没有回应梅凉的话,一直自言自语,稀里糊涂说了一大堆,可是她说得确实不太清晰,梅凉只听清楚几句话,闹了很久之后,公孙又收紧了环在她腰间的手臂。

左手紧紧地环住梅凉的腰,右手有意无意地在别处摩挲。

想起公孙妈妈的话,梅凉身子一僵,狠狠地掰开了公孙的手腕。

幸好公孙还醉着,她被梅凉“用力”地拒绝后,并没有清醒,而是转过身去,蜷成了一坨。

她好像,在哭。

一边哭,一边自言自语。

梅凉知道,之前那声“梅梅”并不是叫她。

是公孙曾经很喜欢的一个女生,她藏得很深,但她不知道自己的妈妈其实早就心知,因为她一喝醉酒就会说很多实话。

那个姓梅的姑娘,叫梅若素,一个很美丽而且温柔的姑娘,和梅凉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

梅凉和她,唯一重合的地方,就是那个“梅”字。

所以,公孙很喜欢梅,在客车上看到梅凉那个印梅花的笔记本时,忍不住多说了几句。当得知梅凉的名字里也有“梅”时,公孙以为这是天意。

她觉得梅凉就是梅若素派来看她的,就算是死了,她还是念着自己的。

她和梅若素本是恋人,不过梅若素已经死了两年,公孙带她去爬山的时候,梅若素掉下了山崖。后来经人介绍,公孙也谈了男朋友,但没多久就分了。此后便在回家的途中遇见了梅凉。

虽然心里也明白,这个远方来的女子与梅若素没有半点关系,可就是怎么也不敢面对。

本来以为藏得很久的悲伤,又重新溢出来。

公孙带梅凉去了很多地方,都是她和梅若素一起走过的地方,在此途中,她发现梅凉和心里的那个人完全没有任何相似点。梅若素是很温柔的,而梅凉神情倔强,有些霸道。梅若素很迟钝,但是梅凉很敏感,不管她说什么,梅凉很快就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

果然,她不是那个人。

可是怎么就偏偏遇上了这样一个人,公孙脑子都是乱麻,完全不敢正视梅凉,明日她就要启程离开,也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心情面对。

一股脑儿把自己灌醉就好了吧。

梅凉坐在床上,看着公孙蜷成一团,哭得耳朵都红了,看样子是入了迷,怎么也劝不醒了。她本来就是自己要把自己灌醉,自己不想清醒,便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梅凉轻叹,这世上还真有这些痴人,还真以为人有转世。若真有转世,自己怎么就没有遇到过呢?也许,再碰到一个和方子皓一模一样的人,梅凉还是不会和他在一起,但是两个人一定能做好朋友吧。

借一个人忘记一个人,恰恰是因为你怎么也忘不了从前的那个人,自己把自己栓死了。

见到一个真实的例子,才知道活在回忆里有多么傻。

第二日,公孙送梅凉去车站,幸好昨晚后半夜公孙还挺老实,睡得香香的,反倒是梅凉又失眠了。第二天起来,公孙像个没事人,谈笑风生,也不知道是不是装的。

一路两人表现得都很正常,公孙没有来牵梅凉的手。

好吧,你要装,我陪你装。梅凉也对昨晚的事只字不提,表情自然地踏上了客车。

“梅凉!”公孙突然喊了她一声,好像刚才一直绷紧的弦瞬间断了,她的表情很凄凉,好像是诀别。

“嗯,你说,我听着。”梅凉微微笑看着她。

“梅梅,下一次,冬天的时候来吧,那个时候这里会铺满雪。”公孙的语气像是在哀求。

“不来了,也许,永远都不来了。”梅凉语气平淡,眉宇间的梳理又恢复了。

她对着公孙淡然地一笑,眼睛里看不出情绪:“公孙,还是叫我梅凉吧。”

说完便扭过头去,不再看窗外的那个人。

公孙站在窗下停了很久,一直到车开走,梅凉一动也不动。

公孙想开口,却不知道说什么,直到车越行越远。公孙收到一则短信,是梅凉发的。

“你我,各自好好生活吧。一直活在记忆里,挺累的。纪念可以,但别深陷。因为雪瑜不可能活过来,那你的梅梅也不会。”

是时候,好好生活了。

梅凉把两本梅花封面的笔记本烧掉了,一本是方子皓送给她的,一本是方子皓用来记录雪瑜和梅凉的故事的。

这些东西,早该扔掉了,因为就算没有它们,还是会有忘不了的记忆。

你忘掉的,就是你不值得记起的,时隔多年你还忘不掉的,就是真谛。

那时,盛开在方子皓旁边的花儿叫什么名字呢?不知道,那一丛花,白白的,像雪一样。

雪瑜曾说:“我喜欢的女孩,任性而善良,性子倔得让人想撞墙。我多么想一直一直守护她,不过守护她的人也许不是我。因为我太了解她,太怕她受伤害,反而弄巧成拙。不管怎么样,我的女孩,她一定要幸福。”

那时候,梅凉还不知道雪瑜说的是谁,她调笑他说:“你说得这么好,你若真的看到她幸福,而她的幸福里没有你,你还希望他幸福吗?”

雪瑜久久没有回答,到了第二日才有音讯,他真的是想了一夜,才敢回答她:“如果她的幸福里,没有我,我还是希望她幸福的。如果我在她身边,可她不够幸福,我宁愿离开她。”

那个时候,不知道方子皓是用什么样的心情对她说的这番话。

“一直渡过的季节,就连道路旁盛开的花也渐渐变化了

那个季节所绽放的花的名字叫什么来着?小小的摸上去的话有一点点刺痛

花就算凋零了,只剩下淡淡的香味,也会向着太阳散发出香气。

渐渐地那朵花的香味变也会变淡,我们也会长大成熟,不过呢,那朵花,一定会在某处继续绽放。是呢,我们会一直一直,实现那朵花的愿望。”——《未闻花名》

我们各自的愿望,就是希望对方幸福。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六十三)四年后

大梦过半(现代长篇)
20.2万字 · 7975阅读 · 1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