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生命中的意外,要用一生去弥补(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头一次,22点下晚自习后,米瑾没有小跑,而是狂奔回家,22点零5分时,她已经到了家门口。

米瑾没有立马开门进屋,她就扶在楼梯杆上大口大口喘气,水珠从她下颌淌下来,她一抹脸才发现,水珠的来源是她的眼眶。

周六终于到了。一切都按照米瑾的作息表精准到每一秒的滚动着。8点50到950,数学,《5·3》模拟小测。然而第一次做小测后自己批改,米瑾发现一向全对的自己只对了3道。

25道,可怜兮兮的3道。

米瑾愣了会儿,突然就哭起来。吓得母亲跑进来,了然的看了眼满是叉的习题册,抱住她安慰说“不就是自己模拟小测错多了嘛,没什么,我们米瑾最优秀了,是要去B大的人……”米瑾什么也没说,只是泪珠子滚得更厉害了。

第二天早自习,程馥看到米瑾肿得像桃子样的眼睛,立马吓死人不偿命的尖叫起来:“我亲爱的女王大人,您的凤眼可还康健?”米瑾白了她一眼,没有应话,只是看着教室墙壁出神。

教室墙壁上装饰了很多画框,都是国内顶尖名校,其中第一排的就有B大。而米瑾的目光,就呆呆的凝在那上面。

程馥自讨没趣,转头去和后排说话:“看看看!我周六去百草书屋买到了新版《5·3》,据说押题率超高!你们要不要我代买?每本只收1块跑路费……”

米瑾的耳朵敏感的捉到几个名词,她兀的问到:“程馥,你周六去百草书屋了?”

“对啊,大清早的,9点钟就被我妈强行赶到书屋里去憋着了,一直呆到9点45,我妈才把我放出来,那个惨啊!”

“9点钟就在了……当时书屋人多么?”

“怎么可能!你又不是不知道,百草书屋开门晚,我去时才开。书屋就我一个人。好可怕!被强迫呆在书屋这种鬼地方整整45分钟一个人!!”

米瑾突然心里有一块就沉下去了。有些凉,有些涩,有些松了口气。

傍晚,5点20,晚自习前10分钟。班主任又一脸鸡血的冲进来,说学校针对高三搞的学习经验分享成果显著,尤其以18班效果最好,每个人都讲得天女散花似的。于是,校长亲自下令,让18班前10名无缺席依次来各班进行演讲。今晚就从17班起头。

米瑾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在女生江山的全班花痴样的目光中,10名男生被领了进来,依次候在讲台上。

米瑾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首名的梁辰,然后她的大脑就成了一片空白。

梁辰也一眼就看到了米瑾。他没有表情,没有移动,就和他们第一次见般,他的目光里有星辰和水泽汹涌。

见排序第一个的梁辰呆着,班主任有些尴尬的轻声道:“对不起啊,梁辰。我知道你是不愿意,以前也没讲过,但这是校长的命令,他不知情啊!硬要前10无缺席参与,你就当劳逸结合了吧,呵呵。”

梁辰轻咳一声,收回目光,他淡淡道:“老师,是我不对,我也应该为大家共同进步而出力。但我实在没讲过,怕搞砸,就把学习心得打印了出来,分发给同学。”

“也好。让她们自己回去看。梁辰,麻烦你发一下吧,发完了就让第二名上台讲。”班主任松了口气。

梁辰点点头,他把资料发给第一排第一名,第二排第一名……依次分发了下去。他的一举一动都很是沉稳清雅,似乎每一步都经过了精确的计算,看得米瑾呆呆的接过前排递来的资料心里都还品不出滋味。

“请大家翻开检查下,有没缺页漏页?有的马上给我说,我马上重印……都没有问题我就请第二名同学上台了。”梁辰的声音从容温润,惹得程馥一阵花痴叫。

米瑾翻开打印纸封面,就看到了内页的一行字,手写,工整的楷体——
对不起,精准设计的人生不允许一点意外……加油。

米瑾几乎下意识的看向讲台上的梁辰。他也正好看着她,棱角分明的脸上被夕阳映出细碎的小绒毛,有些大的眼睛含着少年特有的青涩和暗流汹涌。

米瑾突然想起程馥说的,9点到9点45分,百草书屋没有除她外的任何人进来过。

米瑾再次看向内页上的手写字,眼睛被刺得生疼。他记得她的座位,精心算过哪一本资料会刚好发到她手上。然后,写下对不起,选择了挑不出一丝错的选择。

和她一样的选择。

后面的人讲了什么,梁辰怎么离开的,米瑾全不知道。她只是看着教室墙壁上的B大相框,从未所有的从内心感到一股渴望在燃烧,对优秀、顶尖、天骄这一类的渴望。

那种渴望来势汹汹,强烈得如同报复。

高三下紧锣齐鼓热血沸腾又按部就班的一天天过去。

米瑾的生活好像恢复了正常,精准的作息表,没有一丝意外。只是不同的是,每晚22点下自习后,米瑾都是狂奔回家,好像是害怕碰上某个人。22点零5分,她已经到家了,面对母亲的惊讶,她只是淡淡的解释说,为了北上B大抵抗沙尘暴,必须要锻炼好身体。

我一定会去B大的。末了,米瑾总是会加上这一句。

米瑾再次成为整个正阳中学的骄傲,而且跨越了文理。她不仅以绝对优势排在全市文科第一,而且开始进入全省文科排名前30、前20、前10、前5。

所有同学都开始仰望她,尊她为正阳女皇,所有老师都对她寄予厚望,看她的眼睛都是放光的。在她第一次进入全省前10时,正阳校长亲自写了鲜红的大横幅拉在校门口。

然而只有米瑾自己知道,她的惊人优秀,代价是发了疯般的努力。每天睡4个小时,连身体出现了状况也只是偷偷吃药医治,害怕被爸妈发现拉去医院耽误学习时间。她开始不苟言笑满眼血丝,和同学说话都觉得是浪费时间,她完全成了一台机器,围绕着高考,高速、机械、而近乎残忍无情的运转着。

所有的赞誉声中,唯独程馥一脸担忧的说:“米瑾,你这根本不像是为梦想拼搏努力,你这劲头儿更像是报血海深仇!”

米瑾忙着背诵文综知识点,不知是听没听懂,就淡淡的回了句:“在较劲儿吧。”

“较劲?和谁?”程馥有些蒙圈,“还有需要你女皇去较劲的人儿?”

米瑾微微叹了口气,目光看向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不知道,或许……和自己吧……”

“什么意思,什么想不开要和自己较劲?”程馥哀叹一句“优生的世界不懂后”,就又去找人聊八卦了。

高考一天天临近,整个正阳中学都被一种异样的氛围所笼罩。

高三教学楼绿化茂盛,夏日蝉鸣聒噪。学校甚至派了后勤员工专门去粘蝉,连中午打饭都不用麻烦高三学子,由食堂阿姨直接把装着土豆肉丸子的大白皮铁通提到高三走廊上,送货到家。校长每天都会来高三教学楼转一圈,尤其要来瞧瞧文理科的第一——梁辰、米瑾,每当看到二人在认真的上课自习,他总是很欣慰的摸摸自己的啤酒肚,好似喝醉了酒。每天清晨高三教学楼大喇叭都会响起激昂人心的音乐,听得每个人都像打了一公升鸡血的满脸通红。

而米瑾却觉得越发平静,她的作息表日益精准,连吃饭几点几分拿筷子,几点几分洗完手,到教室几点几分拿出纸笔,几点几分开始做题都全部计算好。一天24小时被她精准无比的砸碎、融合,就好像被过度剁碎的牛肉,已经完全索然寡味。

这样的死板的规律,带给米瑾的却是心安。她不用再胡思乱想,因为没有作息表上没有胡思乱想的时间安排,她也不用纠结傍晚5点35分要不要坐到教室门口,因为她的作息表已经要求她榨干所有时间学习,5点35分是一边坐在教室吃饭,一边练习英语听力。

好似一切都风平浪静,一切都终将来到。

高考终于来了,高考终于结束了。

那三天,米瑾不知道是怎样过来了,除了学校校长带头浩浩荡荡率领全校师生在校门口拉开的横幅“祝正阳中学学习凯旋而归”,她的记忆都是一片空白,剩下的,只有那一张作息表。

高考结束后的第二天,米瑾毫无意外的病倒了。躺在医院输液,医生说她是疲劳过度,死党程馥来医院看她,一见面就是杀猪般的哀嚎:“我的女皇大人,你真是将生命献给了伟大的教育事业,献给了祖国下一代的未来……”

病床上的米瑾苍白着脸,从被窝里伸出脚踹了她一脚:“考得怎么样?”

程馥嘻嘻一笑,顺势坐在床边:“还不就那样。你是知道我的,没什么大理想,就响读个本地大学,嫁个本地人,在本地安家,然后陪我爸妈到老。”

“也挺好的。”米瑾有些出神的呢喃。

“当然比不上女皇大人鸿鹄之志咯。”程馥对米瑾挤了挤眼,“现在外面都在讨论,米瑾到底能在全省前十排第几名……哦,当然还有梁辰,据说他也有进全省前十的能力……”

米瑾的耳朵敏锐的捕捉到两个字儿,她好似浑身有片刻的僵直。

程馥露出一脸花痴,自顾自说道:“你可不知道,梁辰现在多帅!最后一科结束后,校长率领了高三老师、还有自发聚齐起来的理科学弟学妹就在校门口迎接梁辰,哇塞那架势,简直是狗血剧的迎接王者归来。然后梁辰特他妈的淡定,顶着1米8的个儿朝大家晃了晃手,击中了一地的少女心……哎,要不是米瑾你出教室后就身体不舒服独自离开,要不你也可以享受这种待遇。”

程馥说得口水都快流下来了:“理科之王,文科女皇,你们俩要是站在一起,接受我正阳大中学的夹道欢迎,那气势,绝对横扫八荒六合……”

“还好独自溜了。”程馥话还没说完,米瑾淡淡的带着冰冷的声音传来。

程馥一愣,看到米瑾将整个人蜷在了被窝里,长头发垂下来几乎盖住了脸,看不清她的表情。

程馥瘪瘪嘴,拿手去推她:“怎么了?诶诶,差点正事忘了……米瑾,这次我这个宣传委员被班主任派来,是告诉你明儿校长请客,说为文理科前十的优生庆功,预祝你们进入顶尖学府。校长掏腰包啊,已经在大海酒楼包下了整整三桌。你去么?”

米瑾窝在被窝里的脑门已经起了一层细汗,但她没有伸出头来,只是沉默,好似在思量。

程馥用诱惑的声音道:“梁辰也会来哦……肯定会来的吧,第一诶……啊,你说我是不是可以抓住17班宣传委员这个头衔的尾巴,多瞅他几眼要个电话号码什么的,毕竟这高考完了,青春的天下就是我们的了!哈哈哈哈!”

米瑾抓住被窝的手指渐渐紧缩、发白,被窝上一股消毒水的味道直往她鼻尖冲,或许是有点浓,冲得她眼睛有些发涩起来。

“不去。”从被窝里传来米瑾闷闷的一声后,就再没了声响。

米瑾如愿以偿毫无悬念的去了B大,去了梦想整整十年的北国学府。

而梁辰去了境外。香港,G大,去了祖国的最南端。

然而米瑾的心底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喜悦和波动,好似一切都顺利发生,按照她的作息表一样,精准的滚动着,平静得好像一潭死水,平静得让她愈发觉得压抑和胸闷,她开始习惯性的走在路上忽的大口深呼吸,好像不这样做自己就会马上憋死过去。

青春的欲语还羞总是脆弱美好似水中月,像梦一般的晃动,然后不知何时又渐渐淡去,了无踪迹。

就如同梁辰之于米瑾。身处于十年梦想的学府,崭新的生活和朋友圈,米瑾好像和中学的自己站在了河的两岸。大一有过高中同学后,米瑾回去过。听到周遭提起梁辰,她的心只是不正常的跳了两下,就再次归于平缓。

平缓得好像,她从来就没认识过梁辰,22点零5分梧桐树街道两旁的相遇,想起来就像是上辈子发生的事,遥远得有些不真实。

除此之外,B大的生活依然紧张而充实。米瑾重新为大学制定了作息表,依然的精准到变态。她再次成为系里的女王,优异的专业成绩,被誉为国奖万年承包户,加上因为学习时间安排紧,米瑾不太擅长和同学交流,总是带着优生应该有的良好教养,微笑着点头应和,或者就是静静的坐在一边。这让系里的人都觉得米瑾是个冰山美人,却又觉得理所当然,因为这是顶尖优生应该有的清傲。这点不擅长反而成为米瑾被男生追捧的原因。

是的,米瑾的追求者可以排一个营。

男生们觉得她带有中文系特有的神秘感,加上一头及腰长发,优异到自带光环的专业成绩,米瑾的表白者从一周一个到四天一个、三天一个,最后隔天就有一个。

然而,直到大二,米瑾却没有任何恋爱经历,连可能的暧昧都没有过。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设计精准的人生不允许一点意外,他和她同时做出了这个选择。——题记 当米瑾再次在街道对面看到梁辰的身影时,她觉得这一...
    孟骊阅读 243评论 2 1
  • 当程馥从本地大学给米瑾打来慰问电话时,她首先忍不住了,在电话那头嚷嚷起来:“米瑾,你是不是学傻了!高考已经完了,现...
    孟骊阅读 236评论 0 1
  • 当米瑾在“中山交换生欢迎party”上,把自己来台湾的仓促由来讲给身旁的男生听时,那个男生爽朗的大笑,他脸上带着p...
    孟骊阅读 179评论 0 0
  • 当我们发生疾病时,首先是选择专业的医疗服务来解决病痛,但如果同时利用酵素来进行科学的调理,对于病情的改善能够起到良...
    酵生活阅读 132评论 0 0
  • 后来 我猛然抬头 花儿依然那样红 似乎已拼尽全力 适应着这个闪闪的世界 有些迫不及待 不想 忘了一路上有你 放慢脚...
    麦子Q阅读 189评论 0 4
  • 你以为你获得了整个世界,其实你已经失去了你最爱的人。你以为你只是配角,其实,在我的心目中,你才是真正的主角。 什么...
    欧阳锋阅读 831评论 0 2
  • 2017年5月30日 星期二 天气晴 今天我妹妹到我家玩,我们玩弹力球, 我把弹力球放到我的蚊帐上,我戳一个地...
    王鑫隆阅读 81评论 0 0
  • 一个人,一杯酒,是谁在召唤的我,品尝着岁月的韵味,一切都烟消云散了,总说世界迷离,可我们又好的到哪里去,独自做到路...
    coolmei35阅读 5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