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往事》——一个黑帮情圣的故事

96
李大柘
0.5 2018.08.30 16:51 字数 1839

关注公众号:电影机关枪

免费提供精彩电影。

片荒不用愁,就找“机关枪”!


纳兰性德有句词说得好:人生若只如初见

的确,初见都是惊艳的,这种感觉是意大利西西里人口中的“你这是被霹雳打中了”,魂魄一震。

也是《美国往事》中詹妮弗·康纳利优雅的抬头和性感的脊背,让人向往神迷。

黛博拉

女神,绝对女神。

啧啧

詹妮弗·康纳利不仅是现实生活中男人的女神,她饰演的“黛博拉”更是影片中男主“面条”的女神,他的信仰,他的挚爱,他的执念。

俊眼修眉,见之忘俗

相信每个男人看到影片40分钟的时候都会被少年时期黛博拉的美丽所震撼。

虽然这部影片长达4个小时,后面还有成年时期的黛博拉,但是,我认为黛博拉最美的时刻便是此处。

惊艳绝伦

留声机中播放着舒缓的《Deborh&David’sSong》,厕所边上是“面条”偷窥时费力拱起的身形。两双眼睛的凝视与追逐。

偷窥

往事,往事,老人回到少年时期“之如初见”的地点,回想起自己的少年、青年、中年。故事由偷窥开始。

物是人非

那个偷窥,便是“情之所起”。

电影里,通过黛博拉和哥哥“肥摩”的对话,以及她努力练习芭蕾,可以看出黛博拉是一个很有追求的姑娘,她努力完成自己的明星梦想,摆脱她成长的地方。

影史绝佳镜头

在那时,黛博拉便不喜欢“面条”的混混身份。即使“面条”成为了地道的帮派分子,也赚了不少钱,可黛博拉还是拒绝了“面条”。

一方大佬

她追求的不是钱财,而是更高的荣誉和地位。

而“面条”呢,他永远只是黛博拉喜欢的那个“小瘪三”。就如黛博拉对“面条”的表白一样。

这就是黛博拉对面条的评价

这也是全片最美好的地方了,纯洁的爱情,在一对少年身上出现。

良人

黛博拉用《圣经·雅歌》来赞扬她的男孩:

“我的良人,白而且红。他的皮肤像至纯的金,他的两腮如香花畦。他的眼如鸽子眼,他的身体如象牙。他的身体如同白玉石柱。他全然可爱。”

告白

此处拍的安静文艺,背景音乐是《Deborh’s Theme》。这首歌的不同演奏方式暗喻着两人感情的变化。

多年后,“面条”也照样用《圣经·雅歌》中的另一段话来表白、赞扬黛博拉。这算是一次彻底的告白。

为了这次约会,“面条”煞费苦心。

他选了一家黛博拉喜欢的临海的豪华酒店,并且是非应季的,可以说是“被迫开业”吧。

奢侈

黛博拉被感动了!

千金博一笑

他们用餐跳舞,聆听着交响曲形式的《Deborh’s Theme》。十分浪漫。

的确漂亮

“面条”用《雅歌》赞美他的女神:

“王女啊,你的脚在鞋中何其美好。你的肚脐如圆杯,不缺调和的酒。你的腰如一堆麦子,周围有百合花。你的两乳,如同其上的果子累累下垂。你鼻子的气味香如苹果。”

没有人像我一样爱你

没有人像我一样爱你。

可这些,换回来的,只有一句“我明天就要动身去好莱坞”,黛博拉还是追逐梦想去了。

她吃了人家一顿盛宴,听了人家半天的告白。赴约的目的仅仅是要告诉“面条”她要离开!

你气不气!!

伤心总是难免的,恰恰还一往情深。

年少一吻

“面条”终于狠下心来。

面对黛博拉告别的吻,他终于爆发了多年的“求之不得”。这是一次强暴,也是爱情的变态表达。

此处是全片最有争议的镜头。

可黛博拉还是走了。不知下次见面,会是何时。

离去

黛博拉与“面条”追求的东西不一样,目标的方向不一样。

人总是会变的,想法也会变的,没有了彼此吸引的东西,双方不能共同成长,这大概才是许多情侣分手的原因吧。

“面条”对黛博拉不会变,至少在他年轻的时候,他能活下去的执念仍然是黛博拉。

多么深情

但黛博拉不一样,她是被崇敬者。她对“面条”仅仅是“喜欢”。

她享受被人“深爱”的过程。在她心中,梦想要比着“面条”的爱更重要。

黛博拉与麦大的性格很像,都是很有追求、有想法的人,可以为了目的不择手段。

所以黛博拉奋发努力去了好莱坞,而麦大则费尽心机洗白从政,成为了日后的“秘书长贝利”。

To  the  top

“面条”也有自己的追求。他的追求是“情谊”。

他忘不了不知道’“死为何物”的多明尼可,难以释怀对黛博拉的思念,不忍看着麦大走向毁灭。

小孩不知死亡

爱情,友情。一个“情”字而已。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有“情”,还会相见。

三十年后,“面条”找到了黛博拉。

再见

他们都老了,美丽的黛博拉无法像拒绝“面条”般拒绝岁月的剥蚀。

容颜老去,青春不再。可我们还是能认出彼此,不是吗?

卸妆的黛博拉

这么多年,你是怎么过的呢?黛博拉没有问。

得知黛博拉一直未婚,“面条”还是心头一颤。

你为了谁呢?

《Deborh’s Theme》舒缓的奏鸣声中,“面条”明白了这些年坚持的一切。

黛博拉说“我们仅有那些回忆了”。是啊,“面条”还是那个大卫·亚诺森,可黛博拉不再是他的执念了。

那个唯一记住“面条”真名的黛博拉已被往事封存,成为这个老男人唯一的回忆。

这个“他”是贝利的孩子

放不下的不是那个人,而是那段岁月吧,那个什么也没有、只有我们两个的岁月。

这才是生命中的美好,“爱情不过是生活的屁”,迟早有憋不住放出来的那一天。

放出来,就痛快了。

四海兄弟

往事如烟,你们还好吗?

在此致敬每一个心里有故事的人。

这也叫影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