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研:又是学期小节时

记得年初,关于教研活动我转述了一段话,内容是这样表述的。

目前,某些学校的教研组的问题,主要是表现在如下方面:一是有教无研,教研组形同虚设,若干年下来,啥问题也没解决,老师是跟着跑龙套,白白浪费时间与精力;二是教研的主体意识缺乏,教师应该是教研的主人,但很多教师之所以写不出文章来,表达不出自己的观点来,就在于其身处教研场域却不自觉地去研究;三是运动式的瞎指挥导致教师无暇自己搞点研究,外行指挥内行,教研成为一种领导宣示权威的利器,挫伤了教师参与真知的教研的积极性;四是科研作为教研的高级形式,也是一种比较专业的教育科学研究,课题申报权大多被领导所把持,主持人不是校长就是业务校长或是某些书记等领导,真正干活的是排名较后的一线老师,这种教研领域的霸权让合作变成一种利益的媾和和权力的顶礼膜拜,还有哪些真正的教研成果能够出现呢?

肥城白云山学校范明刚认为,当教研组成为一个摆设的时候,教研就沦为了一种自娱自乐的东东了。不可忽视的是,最好的校本教研就是每个教师个体做到教育生命的自觉,自觉地为了成长而读写行思,而去观察与研究学生,创生课程资源,追寻光明,探寻真知,戒急用忍中贴地前行,从一个个小的教育教学问题解决中管窥到教育的大道!他认为这里的关键是:一看校本教研的问题是否源于教育教学的实际,是否是制约学生学习质量提升的关键性、核心问题;二是看是否采取了科学有效的方法来开展了问题的研究,并找到了影响问题的关键因素和深层次原因,提出明确而系统、易于操作与学习的问题解决策略;三是看校本教研的解决策略是否上升为理论,是否成为了具有普适性的规律性认识,做到理论与实践并重;四是看整个校本教研活动的内容与形式是否聚合为具有一定体系性的资源包,能够聚焦一个领域或某一方面形成问题矩阵图,一个个问题的解决积累起来,形成一个大的问题的解决方案。五是看整个校本教研的过程中,教师作为参与者是否有了专业水平的提升,研究视野的拓展,对问题的认识是否从浅层到深层,是否从片面到全面,是否真正地洞悉了问题的成因,是否预见到问题背后隐藏着的未曾暴露出来的深层次问题。

而对于这一话题,新泰朝阳学校柴爱香老师说:一是教研之路,可以走草根路线。草根教师,草根课题,立足学校、班级、学科实际,我的课堂我做主。即使课题没有被通过审批与鉴定,也可以自己先搞起来。做教研,做课题,效果就是对教师最大的实惠,效果就是对教师最大的动力。二是生本教研。找准切入点,一定让教师工作事半功倍。我本人在做这方面的尝试和实践。原因在于对我和本班孩子来说,一般师为大的教学方式,我们都不喜欢,没有长效,师生容易对立为两个阵营,隔阂会越来越深,彼此会越来越不理解对方,这对教育有百害而无一利。

东平实验中学陈越老师分享了他们学校的做法,即基于问题的解决而进行教研活动。为了解决老师们教研意识淡薄,分散无序的状况,我校进行了“半天无课日”大教研活动的探索,并把这种活动延伸到外县市区;为了实现老中青教师教师共同成长的目标,我校持续不断地进行青蓝工程的各种活动,如结对小课题研究,师徒同课异构,对往年青蓝工程进行验收等等;为了分享智慧,解决年轻教师不会教学设计的弊端,我们每周有固定的时间进行集体备课,每周四晚是六七年级集体备课时间,大家围坐在一起,一人主备,其余补充,备课组长最后总结。这以形成了常规,植入了老师们的心中,基本实现了教研的常态化发展。

记得,我在1月10日的留言中说,2017年,我们泰安呼唤在真实教学情景中的”基于教师自己、在教师自己心中、为了教师自己”的反思型“师本教研”。

”不要高大上,只为自成长”。年底,以“自述表达式、心灵述说式、同行认可式、问题解决式、标志事件式”的方式自我申报,推出一批成果。

今天,我们距离学期结束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成果申报或展示分享活动,是否也应该进行了呢?

因为,一个行动胜过一打计划。我们不是语言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