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场上的一棵小芹菜

这是被朋友调戏的词语:强撩了一棵小芹菜去滑冰。~૧(´৺`)૭~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正佳广场的溜冰场上,嗨了两个小时。介于之前学过一点点轮滑的皮毛,这次直接上阵真冰场,还好不会让自己摔得那么难看( •̥́ ˍ •̀ )。第一次,真的算是溜冰吧。还好有你陪着。

图片发自简书App

看到我的手了吗?全程都牵着。习惯了牵着,等松开手的时候自己反倒滑都滑不起来,没了安全感,生怕摔了个底朝天。第一次没有做足准备,自己穿了个短裤短袖,啥装备都没有。

慢慢的,慢慢的,先找到节奏(标注:两个小时基本全程左手都扶着人),慢慢滴有了感觉,没有那么恐惧了。可以比较随意地拉着她滑了,但还是要拉着,不管是她带我还是我带着她滑,这是前提。

现在存在的两个问题就是,我没办法控制我的速度,滑的很快,是我控制不了的。当我说推迟换脚的频率,但是一顾虑换脚的问题,节奏就乱了,慢慢滴就会乱了阵脚,很多次都差点找不到重心摔个大乌龟。(ㅎ‸ㅎ)

第二个问题就是已经产生了依赖心理,我右手扶着栏杆,不顺手摆动,滑不起来,再者左手扶着东西,只要是碰着一点物品,有了“触感”,就是有了一种放心,随心所欲地滑,飞起来了。但是不扶着一点东西,就没有那种安全感,总是会心理有顾虑,不一会看到会滑倒的。所以我那朋友全程是在我旁边,不然就是一起手拉手。想着滑了么久(不过也才滑了一个多小时),不能这样依赖着,决定放手让自己试一试。这样想着,慢慢放手,滑了几步,可以,再继续,转弯,砰...摔了一跤,感觉还好,没有擦伤,总归是要跌倒几次的。

中场休息,才觉得脚腕处两处都擦损了,皮已经掉了,有点组织液外渗,渗透了白色的袜子。这才觉得有点疼,之后就叠了一下袜子,把损的两边可以有两层就可以减少摩擦。扫冰结束,休息了半个小时。继续玩,这时朋友就开始有点担心我的脚受不受得了。其实说不痛是假的,但是玩着的时候就没有顾及到痛这方面。应该说是自己性格问题,只要是自己想要做的,想要学的,不管怎么样,自己也会好好滴完成它。其实不碰到那伤口,还是不痛的。下次继续,我要全副武装。约起,我要学会自己可以单独滑,而且可以不摔跤。我相信我可以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个图片拍的不是很好,但已经把我的姿态拍出来了,就是那么顾虑地出脚。全程两个小时,兴奋地,害怕的,各种嗨,声音都哑了,不敢相信。

后续。

回到家,洗澡,被水冲击着那伤口,是两个脚,没办法说避开一边,抬起来不湿水。洗澡全程都在啊啊叫,咬着牙啊啊啊!这才知道原来那么痛。第二天,也就是今天,回到科室,说想要用安尔碘消一下毒,但是棉签触碰到外周的时候就痛到不行,那就没有清洗中间破皮的地方。到了下午,走路都有点问题,被裤子碰到,还是要消毒,以免感染了。叫了最粗暴的垚姐,真的是那个粗暴,两三根棉签,啪的就绕着伤口中心消毒,我抓紧着他的手,事后看看,被我捏的有点瘀了。消个毒,但是真的是痛的我,站都站不起来了,汗都出来了。我还是带了点消毒物品回家。没想到再碰到水还是那么痛,痛的更彻底,弄干,就消毒,痛的我直接瘫坐在沙发上,走不了路了。直接躺在床上基本都不下地了,在家看好好不要走路了。

很印象深刻的一次经历,但是当脚好了我依然会选择再去,因为我还没有学会,我的脚,只能说对不起了。

要忍一忍。Ծ‸Ծ

过程是很开心的。( -`ω-)✧

纪念一下溜冰的第一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