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爱我,像风,像雨,渗入每一寸时光里

范二姑娘

01

小的时侯写作文,一贯而来的父爱如山常常会让我不知如何扭曲自己的父亲,于是总会把幽默风趣的他写得十分严肃冷漠,难以靠近,老爸会在看完作文后一脸认真地质问我什么时候有了个新爸爸,我常常会语重心长地拍着老爸的肩膀说道:“委屈您老了,没办法,迎合老师的口味才能得高分”。

比如,一个从不表扬自己的父亲会在自己生病的时侯惊慌失措,疾步狂奔诊所。其实我的老爸从不吝啬对自己示以赞赏,生病的时侯也没有紧张慌乱,只会领着我去诊所排队,然后,在医生对我询问身体何处不适时吐槽我不爱吃菜,还总熬夜,接着,我除了在人群中羞愧地低头,为自己偶尔夹菜辩驳之外,我学会在每次遭老爸吐槽自己贪吃、邋遢的时侯笑着要他压低声音,后果就是,老爸会提高几个分贝的音量朝着门口喊道:“你还怕邻居听见啊~”,。。。话不多说,送你两颗白眼。

小学四年级的时侯,那个时候年纪小,不懂事,总会跟弟弟吵闹打架,(虽然现在年纪大,也懂事了,依然不肯放过我弟,哈哈哈。)当时具体的事情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我、老爸和我弟在家,老弟说“我就不信你敢打我!”说着还把脸往我这里凑了凑,“你叫我打的。”话音刚落我就把手贴在他的脸颊上,接着,他一阵大哭,伴着他呼喊老爸的声音,吓得我急忙跑出家门,鞋也没穿。

你知道吗,那时是盛夏,火辣辣的地面真的就快把我的猪蹄烤红烤熟,可是没有办法,我只能在外面溜达,因为我知道老爸这个时候肯定拿着竹子等着我送上屁股,然后,我真的看到老爸了,一脸的焦急,那时我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把一脸愤怒错看成忧虑,我躲在墙角,不敢出声,只看见老爸转身之后,晃入眼眸的老爸手中的一双鞋,当时想都没想哭着就跑出去了,老爸有些错愕,好像有着满腔的责骂瞬而转为怜惜,老爸抱起我连问我怎么了,“地太烫了。”“叫你不穿鞋,以后知道要穿鞋了吧,不哭了,回家爸爸给你们吃冰淇淋。”

小时候关于父爱的记忆大概就是带我玩,陪我玩,看我玩,抱着,背着,驾在肩上呵护着,我很爱爸爸,什么事都愿意跟他讲,比如,今天在学校被哪个同学欺负;比如,今天在学校欺负了哪个同学。他总是饶有兴趣,比我还起劲,那个时候其实不懂什么是爱,只是觉得自己好喜欢好喜欢爸爸。

范二姑娘

02

高一那年,学校准备就『文理分科』召开一次全年级的家长会,那个学期,带着那些自命不凡的傲气和不喜欢哪一科,哪一位老师的怒气,上课不听讲,课后也没复习,从一开始的成绩中上到后来的成为班里的所谓“老鼠屎,”我突然就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于是我想方设法,绞尽脑汁,竭尽全力阻止老爸参加家长会,老爸从开始的不解到后来的随我,我很庆幸,终于逃过这一劫。

只是有一天,老爸突然问我不让他参加家长会是不是怕他会丢我的脸,那一瞬间,眼泪刷地就往下流,心就那样猛地一揪,我从不知道老爸会有这样的想法,会有这样让我心痛的想法,当时除了猛地接连摇头,忙说“当然不是”也不知道怎样吐露自己的心声。

其实,我是怕我会丢了你的脸。我怕你会在班里因为我成绩太差而无所适从,我怕你会因为我成绩突然变差而羞愧难掩。我怕你会生气,也怕你会难过,而却不知道,从一开始,你就被伤害。老爸,对不起。

至今,我依然没有将自己当时的真实想法告诉他,尽管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难以释怀,也写了很多很多的信没有送出,但我们的关系似乎也没有疙瘩,他依然爱我,像风,像雨,渗入每一寸时光里。

范二姑娘

后来的我也渐渐明白了,那种深深的喜欢叫做“爱。”


03

一天,老妈看着李阿姨女儿的照片在那赞叹,说比自己的闺女好看太多(也就是我啦,哈),我有点不服气,拿过老妈的手机说道:“我就不信了,我爸的基因会输给别人。”

老妈笑着看向老爸,碰了碰我的手说:“你看你爸笑得跟朵花似的。”

老爸接话说:“本来就是朵花。”

。。。

范二姑娘

(还有很多很多关于老爸老妈的温暖记忆,以后有机会一定分享。哈哈哈,周一愉快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