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才外交官到皇家生娃机,她的一手好牌,是如何被皇室打烂的?


2018年11月14日 周三


每天中午13点08, 给我10分钟

卢璐说


《如懿传》火到了邻国日本,有个网站便搞了一个调查,调查观众对哪个角色最是有好感。


结果出乎意料,登顶的既不是如懿,也不是最受好评的海兰,而是曹曦文饰演的婉嫔,夺得了一半以上网友的好评。


日本网友认为她温柔顺从,婚后从不多言,不论丈夫对待自己什么态度,都一心守护丈夫与家庭,女性网友认为这样的妻子应该受到尊重,而男性网友直言“这才是每个人最想娶的妻子。”


听起来虽然是称赞,但却十分别扭,在日本这个高度发达的社会,对女性的要求却还停留在几百年前,要求女性“既嫁从夫”,听起来多么荒唐可笑。


其中,最典型的代表,就是我们今天的主人公,日本的准皇后,现在的皇太子妃雅子。


雅子原名小和田雅子。


在日本法律里,女人嫁人后要随夫姓,但是由于皇室成员是传说中神的一族,没有人间的姓氏,所以小和田雅子就变成了雅子。


1963年12月9日出生的雅子,现在已经快55岁了。


雅子出生于一个外交官家庭,父亲是小和田恒,东京大学毕业,曾任外务省次官三年,还出任过联合国大使以及海牙国际大法官,还是各大名牌学校,哈佛、哥伦比亚大学等大学的客座教授。

【小和田恒和女儿雅子的合影】


现在80多岁的高龄了,依然在国际舞台上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

【年老的小和田恒风采依旧】


雅子的母亲优美子,也是名门之后,是企业家江头丰氏与战时海军大将山屋氏之女所生。


作为一名外交官夫人,优美子精通烹饪,习惯于各种招待会,对服装很敏感,在那个年代,优美子便把自己打扮得非常精致时髦。

【优美子年轻时,颇有古典美人的风范】


当时的日本,社会对女孩家庭的教育,往往都是:学习适可而止,只要能进对结婚有利的学校,不需要太高要求,但一定要美丽温柔贤惠。


但优美子不一样,她非常支持自己的女儿学习,她生了雅子、礼子、节子三姐妹,但是一点也不放松她们的学习。

【母亲优美子抱着婴儿时期的雅子】


优美子每天晚上都用日文为孩子朗诵祖母寄来的童话全集,她曾经这么教育自己的孩子:


“日本人不会讲标准的日语可不行。”


“只有在了解日本的历史和文化的基础上,才能做到国际化。”

【年轻的优美子带着三个女儿,名字合起来刚好是“优雅礼节”】


在如此环境生长下的雅子,有着日本女性的传统美德,又有着现代女性的学识与气质。

【这时髦程度,现在都不过时,堪比时尚博主】


有人这么形容雅子的美,“美在有一弯明月似的眼睛和乌黑的头发,走起路来飘然生风,美在体态匀称,清新脱俗以及在行动上多智明快。“


而雅子的学识与智慧,更给她的美,增添了一份独特又迷人的魅力。

【这张侧颜真的美出天际了】


2岁那年,父亲小和田恒被任命为驻前苏联日本大使馆一等秘书,雅子一家就随着父亲,来到了俄罗斯生活。


那年夏天,雅子进入了莫斯科市立幼儿园读书,她并没有因为自己是外国人的身份而胆小害羞,反而很快就融入了环境。


母亲优美子回忆说,雅子只用了3个月就能熟练地讲俄语了,而且日语俄语熟练切换,让周围的人都惊讶她的语言天赋。

【雅子的童年照,可爱又乖巧】


5岁的时候,父亲小和田恒又被派到美国,于是全家迁往纽约,雅子在那里度过了快3年的小学生活。


美国开放的环境,让雅子养成了活泼开朗的性格,她从父亲的口中了解了美国的独立史,过了小孩最爱的万圣节,和男孩子玩耍,也没有人会批评,美国的生活给雅子留下了愉快的回忆。

【雅子的美国生活,中间那个抱着娃娃的就是她】


7岁的时候,父亲终于被调回了日本,雅子结束了在国外的生活,全家搬回东京。


雅子的中小学,主要就读于东京世田谷的双叶学园,这是一所超级名门女子贵族学校,读这所学校的人非富即贵,有点类似北京四中。


高中部不对外招生,只收初中部直升的学生,要求非常严格。


雅子的妈妈、外婆包括婆婆美智子皇后,都曾经就读于这所学校,真是皇家后花园。

【小学三年级雅子,穿着双叶学园的制服】


中学时代的雅子,是朋友圈子中的活跃人物,她总是和其他的女孩子有些不同。


她兴趣爱好广泛,滑雪、骑马、打高尔夫......有一阵子,她沉迷于棒球,总是晒得黝黑,像个男孩子一样。

【打高尔夫打雅子】


平常和朋友聚会的时候,雅子总是充当活宝,给朋友讲笑话,还大胆地给老师起外号,要知道日韩都是属于非常讲究辈分的国家,如果说话忘了加敬语,都可能被批斗三天三夜。


雅子成绩很好,擅长数学,但绝对不属于死读书的类型,她的同学对她的评价是:“从未见过雅子脸色苍白地用功。”


这学习天赋,已经不是学霸级别了。

【10岁的雅子,弹得一手好琴】


而且雅子非常乐于助人,哪位同学在功课上遇到了麻烦,只要电话找到她,她无论多忙都会帮助同学弄懂问题。


所以雅子在学校非常受欢迎,学弟学妹特别崇拜她,每到学校举行活动,立马给她送花。


雅子,简直就是中国父母口中所说的“别人家的孩子”。

【高中时的雅子微微有些长胖了】


高二的时候,雅子家又搬去了美国的波士顿,因为父亲成了哈佛大学国际关系中心的客座教授。


雅子进入了贝尔蒙特公立高中读书,能进入这所学校,等于一只脚进入了世界名牌大学。而在如此人才济济的学校,雅子拿到了最优学生,美国国家高中荣誉生会颁奖。


隔年,进入了那所所有学子的梦想大学——哈佛大学就读,经济学系,成绩排名本系前三。

【雅子在哈佛时的照片】


而她的导师就是著名的经济学家Jeffrey D. Sachs(杰弗里·萨克斯)教授。

【2018年,Jeffrey 在北大演讲】


1986年,雅子哈佛毕业,回到了日本,仅仅在东京大学学习了6个月的法律,就通过了竞争率高达1:40的外务省入省考试,包括她在内,仅录取了28人,3名是女性。


当时她负责日本和国际组织的关系,熟练英、法、日、德、俄5门语言,还有经济学和国际法背景,更是让身边的同事刮目相看。


这时候风采熠熠的雅子,也不过23岁。

【年轻的雅子,诠释了什么叫做优雅大方有气质】


雅子的能力,不输她的父亲,反而有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


而雅子的梦想,也是想和父亲一样,做一名出色的外交官,在政治舞台上展露自己的魅力,做日本第一位驻美国大使的女性。


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婚姻,我想,这个梦想,她完全有能力实现,而且是出色到令人惊叹那种。

【1991年,雅子给当时的日本首相竹下登当翻译】


根据官方公布的资料,皇太子德仁认识雅子是在1986年,西班牙公主访日时,皇室的欢迎晚宴上,由当时的驻联合国大使中川融,把雅子介绍给了德仁皇太子。


事实上,民间版本不一。


据雅子的好友透露,在哈佛大学读书时,偶然回国,德仁就立马给雅子发了一起打网球的邀请函。


1984年,德仁去法国私人旅行时,也叫上了雅子。


一个叫岩赖斋得的记者,亲自跑去法国,找了当地接待的一名老板求证,结果证实了确有其事。

【1991年,对网球运动情有独钟的雅子和德仁】


在民间,嫁入皇室,尤其是平民嫁入皇室,灰姑娘美梦成真了,荣华富贵,享用一生。


但如果询问一个日本女性,愿不愿意嫁给皇室,99.99%都不会愿意的。


日本皇室规矩之严格是我们无法想象的,且不说你嫁入之前对你的背景得严格调查,哪怕是祖辈的罪过都会算到你的头上,单是3亿日元(折合1850w人民币)的嫁妆就能把你吓跑。


更不说皇室的繁文缛节了:天皇生病,皇后得去陪床;皇后生病,天皇却在自己宫里待着,只能派人打听;不能随便出门,娘家的钱不能用,面对民众,只能保持微微笑,买衣服要打报告,日常交流要用文言文......

 

最受日本追捧的“皇室第一美人”佳子公主,因为着装问题,多次被皇室和网友教育。有次佳子逛街穿了件露肩带的衣服,被拍了之后,日本皇室居然担心佳子公主是一个外表端庄,内心淫荡之人。


这不是嫁入皇室,这是进入了一个深不可测的牢笼啊!

【2015年,日本网友和皇室眼中的不雅】


德仁的爱意表现得如此明显,雅子心里应该是清楚的,但嫁入皇室和当外交官,雅子更愿意选择后者。


但她无能为力,只能选择用逃避来面对这一切。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跑去哪里呢?


雅子原本想继续回哈佛读研究生,但是那边拒绝承认了她东京大学的学分,于是她选择去了英国牛津大学的贝利奥尔学院,一个诞生了很多大英帝国政治家的学院。


雅子对外交官的执着,真的不是一般的强烈了。

【出国留学的雅子,轻松的肢体,神采奕奕,掩饰不住的开心】


为了让德仁死心,在牛津读书的雅子,交了一个男朋友,早稻田大学毕业的奥克彦,外务省的高级官员,和雅子算是同事了,但一年之后,两人就分手了。


分手原因,据说是日本皇室的压力,也有人说这本来就是做给皇室看的戏,迟早也会分。

【奥克彦】


即便雅子交了男友,为了逃避自己,远走他国,奈何德仁皇太子那颗执着的心,和他爸爸明仁天皇真的有得一拼,这一等就等了6年,转眼间德仁就过了30岁。


30岁的皇太子,没有结婚,没有子嗣,还拒绝相亲,眼看就要孤独终老了,这让皇室宫内厅的那些保守派坐不住了。


原本还打算继续给太子物色妃子,嫌弃雅子祖辈有小污点的人,也齐齐闭嘴了,纷纷掉转目标,一起公议:把雅子弄进宫来当皇妃!

【胸针,红大衣,完全是现代优雅女强人的标准穿搭】


首先出马的是德仁的父母,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他们把雅子一家请到皇宫里,促膝长谈。


谈的内容是:我家德仁这么喜欢你们家雅子,她还这么优秀,两人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未来孩子肯定聪明伶俐,而且我觉得我们作为亲家,以后肯定相处融洽,至于那3个亿的嫁妆,没事,我们皇室不缺钱......

【1992年,访华的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


雅子的父母一开始是反对的,特别是父亲小和田恒,他反对特别强烈。


但没办法,来自皇室的压力,自己的前途,以及来自民众的议论,他都不得不低头。


有小道消息称,小和田恒是为了皇室应承的联合国大使之位,才把女儿卖给皇室。


但我觉得,这应该是皇室掩人耳目的说法,毕竟一个从小就给自己女儿讲美国独立史,给女儿输送外国先进思想的父亲,怎么可能会为了这一个位置,而把自己的女儿抛弃呢?


更何况,即便他不在那个位置,他的成就足以高于那个位置。

【1993年1月,雅子和父母亲去宫里订婚】


即便过了亲家这一关,但决定还是得雅子来做。


1992年冬天,雅子刚从伦敦回国,雅子父亲的老友就为她举办了一次欢迎宴会。当然,这个宴会主要是给皇太子德仁表白的。


两人去到一个有着野鸟的湖边,皇太子德仁带着雅子绕了湖边几圈,从阳光正媚逛到夕阳西下,不知道德仁和雅子诉说了多少衷肠,多少相思之苦,多少爱慕之心,但唯一确定的是,德仁求婚了。


雅子当时拒绝了,但10天之后,却又答应了。

【结婚当天,小和田一家五口的全家福照片】


可能是皇太子的那句“我要一生尽全力保护你”感动了雅子,也可能是坚持了6年,来自周围的压力,让雅子实在坚持不下去了.....


1993年6月9日,雅子嫁入皇室。


两人乘坐着轿车在民众面前巡视,现场众多骑着摩托车巡视的保镖,奏起了交响乐,看起来庄重感十足。


当时日本民众也非常喜欢这个皇妃,希望这个受过西方良好教育的皇妃,能够把改革之风吹入皇室,把西方现代文明带入等级森严的皇室。


但民众还是想太多了,从结婚的仪式就能看出来,日本皇室的保守,没有长长的裙摆,全身包裹十分严实,连牵手都不给。


西方媒体更是一片唱衰,《新闻周刊》还给她一个封面,标题是reluctant princess(不情愿的王妃)。


嫁入皇室的雅子,一开始心情还不错,出席活动的时候,笑容满面,嘴角抑制不住的幸福。


虽然雅子可能不够喜欢德仁,但痴情种德仁却对她一往情深,温柔不已,或许还算不幸中的万幸吧。


但好景不长,雅子和日本皇室的矛盾就渐渐浮现出来了。


先是订婚仪式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德仁和雅子分别发言,下面的女官按秒表计时,就因为雅子的发言比德仁多了28秒,就立马被打断。


除此之外,还要遵守各种繁文缛节:和德仁同行,必须保持3步的距离;见到公婆,要60度鞠躬;对外发言,必须是按照稿子来念;对德仁的称呼,只能用“太子殿下”......

【标准的三步距离】


【60度的鞠躬姿势】


一切的一切,对一个梦想成为外交官的人来说,是多么大的打击。


更别提日本皇室对她肚子的要求:立刻生娃,给日本皇室诞下男丁,诞下继承者。这成为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雅子第一次怀孕,消息透露了出去,媒体都立马派出直升机追拍。这么大的压力之下,雅子流产了,并被皇室取消了一切外事访问。


直到2001年12月1日,结婚8年的德仁夫妇,才迎来他们的第一个孩子,爱子公主。

【中间就是爱子公主】


但事情并没有好转,皇室还是希望雅子尽快生下皇太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皇室的压力像雪崩一样,把她死死压住,雅子病了,据说她得了适应障碍症,需要静养。但现在的日本媒体都认为,她很可能是产后抑郁症。

【雅子产后出院照,沧桑了不少】


她渐渐消失在众人的面前,不参加皇室的祭祀,德仁奶奶的葬礼也没有参加,明仁天皇生病也没有探望,她唯一想做的,就是把爱子公主照看好。

【雅子带女儿爱子和父母亲见面】


丈夫德仁看在眼里,疼在心里。2004年5月10日,德仁在访欧前的记者会上回答记者的提问,突然发了稿子没准备的言论:“关于雅子妃的近况,因有人对她的经历和人格做出了否定,以至生病无法工作。”


这发言把宫内厅吓了一跳,太子如此强硬地力挺雅子,这公开的一击,震撼了官方和民间。


东洋英和大学教授黑岩徹说:“太子心中有一把剑,他的发言,不但是对抗对待雅子的不公,而且有志要把皇室改革。”

【两人也曾经被拍到如此开怀大笑的照片】


但保守的日本皇室又怎么能让太子得逞呢?立马宣告天下:雅子的病,要好好休息、静养以及治疗。


但没想到这一休息,就休息了15年。


这期间,雅子也有不少照片流露出来,也偶尔出席一些活动,但人们发现,雅子的气色、姿态都大打折扣,当时娇艳明媚的她,笑得阳光灿烂的她,已是昨日黄花。

【左边是刚结婚的笑容,右边是抑郁时期的笑容】


还有人发现,雅子穿的衣服是过去的服饰,纷纷称赞,雅子是一个节俭的皇妃。

【1995vs2016】


但女为悦己者容,或许她不添置新衣的原因,可能是自己想展示自我的那团火,已经被皇室熄灭了吧。

【1995vs2016,英国黛安娜与日本“黛安娜”的见面】


相同的服饰,相同的人,给人的感觉,一个娇艳动人,一个官方刻板。

【1997vs2017】


但近两年,雅子的笑容已经多了一些了,可能是静养的结果,也可能是她的弟媳纪子王妃生了个男丁,日本皇室后继有人,不再强迫她了。

【依旧要和自己的丈夫保持距离】


雅子的悲剧,很大程度上是来自日本皇室对她的压迫,日本男权社会对女性的不尊重。


过去古代那一套的思想,强行压在一个有着现代先进文明思想的女人身上,真令人可笑!


更可笑的是,这不仅仅是针对雅子一个人,还针对了她的婆婆美智子皇后,她的弟媳纪子王妃,甚至她年幼的女儿爱子公主!

【因为倍受欺负,患上厌食症,一年内暴瘦20斤的爱子公主】


澳大利亚知名记者班·希尔斯(Ben Hills)曾经为雅子写过一本书,那本书叫《雅子妃:菊花王朝的囚徒》。


那本书已经被翻译成了中文,序言上的开头,引用了张爱玲在《茉莉香片》上的描述:


“她是绣在屏风上的鸟--忧悒的紫色屏风上,织锦云朵里的一只白鸟。年深日久,羽毛暗了、霉了,给虫蛀死了,死也还死在屏风上。”


这是用来描述书中主人公冯碧落的身世,但用来描述雅子,也是再合适不过了。


有时候,嫁的太好,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人生不过一声叹息罢了。

猜你喜欢

<<   向左滑动,点击图片,查看更多文章  >>

卢璐说,


曾经很多人说,你婆家如何对待你,都是你老公默许的,所以去找那个曾经给你许诺了幸福的男人。


当然平民百姓和日本皇室,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但是我认为,就算是平民百姓,丈夫也很难改变婆家几十年的环境和状态。


有时候,这根本不是深在其中的某个人的问题,而是一种共同的无意识的意识,让每个人都痛苦挣扎,却无法改变。


我相信德仁是爱雅子的,可是呢?他也有他的无奈。


祝大家周三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