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不过你有病我有药》之在最好的年纪遇见你

(一)

大一刚开学,我对在不同教学楼里上的各种大课简直晕头转向,每次上早课,我总是顶着怎么也压不下去的乱发,赶在老师点名之前,才急三火四的冲进教室。

那天依旧是踩着铃声进的教室,前排座位已经满人,我只能一屁股坐到了最后一排,没想到旁边竟然坐了一帅哥。

台上的老师让我们画图,我两手空空,只能拍拍他:“同学,借我支笔呗。”

帅哥没说话,从鼓鼓囊囊的笔袋里掏出一支削得不长不短刚刚好的2B铅笔递给我。

我瞧了瞧他那沓整整齐齐的白纸:“同学,再借我张纸呗。”

他又从自己的文件夹里抽出一张A4白纸递给我。

有了纸和笔,我一顿猛画,三两下纸就满了,于是又听老师说:“这是第一个图像,接下来……”

你TM逗我呢?

我又捅了捅旁边的帅哥:“同学,再借个橡皮呗。”

帅哥看我一眼,从笔袋掏出橡皮递给我,然后问道:“同学,你来上课,难道什么都不带吗?”

我也看他一眼:“咋可能啥都不带呢?我这不带了煎饼果子的嘛!”

他好笑的看了看还热乎的果子,咽了咽口水。

我很义气的把煎饼果子一分为二递给他一半:“趁热吃,后排老师看不到。”

他看看我:“你怎么知道我没吃?”

我看看他:“能早起吃早餐的人会坐最后一排?”

这是我和解小哥作为同班同学的第一次交流。

估计是上了大学没了压力,加上一宿舍的人都在吃吃吃,学期还没过半,我就从九十斤飙升到了一百二十斤。长肉的速度快到周一买的新裤子周六就提不上了,视频时连我妈都差点认不出她亲闺女。

一胖毁所有,系里本来有个挺有好感的男生,我有心想发展一下,自从我胖成球后,人家见我就躲,我很生气,看不起谁呢?老娘瘦成一道闪电吓死你。

减肥哪那么容易?三分钟我就放弃了,但上天决定帮我,把我钱包弄丢了。我翻遍裤兜只找到二十块,好家伙,这才月初呢,老妈刚给了生活费,这下没钱吃饭了,这是要瘦啊。

花两块钱买了一斤绿苹果,我盘算得很好,一天吃半斤,二十块撑一个月,绰绰有余。好不容易吃了两顿,晚上实在饿得睡不着,我很生气,减肥是人干的事吗?胖怎么了?和胖子在一起的才是真爱!

为了找寻真爱,我决定不再减肥。没钱吃饭,我不想再问老妈拿也不想问同学借,我不缺胳膊不少腿的,怎么就不能靠双手致富?

我点开学校BBS上的勤工俭学版块,据说上面神人很多,像我这样的穷人很快被一个新发布的重金招人帖给吸引了,半信半疑中就把电话打了过去,一声音温和的男生接了起来。

“你好,我想应征助手。”

对方犹豫了一下:“你多少斤?”

一听这话我就炸了,这傻子会聊天吗?哪有一上来就问女生体重的?再说做个兼职还要看体重吗?老娘报个实数吓死你:“一米五,一百二!”

对方一愣,没想到来了个立方体,随即乐了:“就你了!三点学校操场见。”

什么?

我看看表,两点五十五,我去!见胖子要不要这么着急啊?

胡乱套了件运动衫,我披头散发夹着拖鞋就往操场跑去,心想第一次见面,守时很重要。

等我屁颠屁颠奔到操场,就看到一位身材高大的运动范男生背对着我在打电话,等他转过头来,我靠,这不是我们班的才子解小哥吗?

解小哥看到我也愣了:“你就是那个一米五一百二?”

我顿时抓狂了,谁知道这类似骗子广告的帖子竟然是他发的?看我这身抠脚大汉的打扮他也是醉了,真是悲了个催的。

(二)

我俩虽然一个班,但大一基本都是大课,几个班合在一起上,平日见面也就点点头,我俩从开学时说过一次话后就再无交集。我之所以对他很是熟悉,全因他频频出现在我们胖子宿舍的卧谈会话题中,一米八三的个子,元彬的样子,加上他专业第一的成绩,俨然是男神一般的存在,天生就是我们这些卢蛇的八卦对象。

有了这层浅薄的同学关系,氛围顿时轻松愉快了。

解小哥满脸兴奋:“明天七夕节,我打算创业,请你做我的助手。”

我一听很是高兴,本来只想赚个生活费,没想到跟创业挂上钩,像解小哥这样的高材生,保不齐以后就是个霸道总裁的料啊,如果我成为他的原始成员,那我以后的富豪梦岂不触手可及?

好,简直太好了。

我莫名激动,一脸崇拜的看着他:“你打算怎么个创法?”

“我打算明天傍晚先卖玫瑰花,凌晨去卖避孕套,第二天一大早卖避孕药。”

“……”我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误会,看来是场误会。

虽然靠摆地摊成富豪有点难度,但不得不承认,在我们只知道长肉的时候,男神解小哥就有了地摊一条龙的创业想法。明明可以靠颜吃饭的人偏偏要靠智力和劳力,这是要逼死人的节奏吗?

看我表情变换,他笑了笑:“别勉强,不愿意干也没关系,很多人来应征又打了退堂鼓,你不是第一个。”

我摸了摸口袋里只剩两块的硬币,头一昂:“干!为什么不干?一天五百呢!”

虽然我不想卖套又卖药,但一分钱难倒女汉,我要吃饭要自力更生,再说连男神都不怕丢人,我这种番薯还怕什么?

解小哥没想到我会答应,很是高兴:“好,就这么定了,明天我负责进货,傍晚六点食堂门口见。”

第二天傍晚我从食堂吃完饭出来,就看到解小哥已经等在门口。他不知从哪搞来两个竹编的背篓,最下面放的是避孕药,中间放的是避孕套,最上面才插着大捆的玫瑰花,啧啧啧,这智商,不服不行啊。

他把分量轻的那一篓递给我:“试试重不重,不行再往我这放一些。”

我掂着快三十斤的竹篓,心想这一晚上,得扼杀掉多少祖国的未来啊?

篓子不轻,解小哥帮我托着,我顿时明白他在电话里问体重的用意,瘦子压根干不了这体力活,走不了几步估计就骨折了。我那三十斤的肉果然不白长,用力一顶,背篓就稳稳驮在背上了,像个负重的千年老龟。

整个校园全是荷尔蒙的气息,解小哥对我这个力量型助手很是满意,我俩背着沉甸甸的竹篓,穿梭在校园各个角落。

只要看到勾肩搭背成双成对偷亲嘴儿的,我俩就像打劫似的往前一站:“十块十块!统统十块!”

为爱痴狂的莘莘学子们纷纷掏出腰包,看着越堆越多的十块钱,我和解小哥像打了鸡血一样,初尝自己赚钱的痛快。

在大家的帮衬下,十元一朵的玫瑰花很快卖完了,剩下的利器,虽说我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毕竟小年轻脸皮薄,总觉得有点小丢人。

解小哥默默递来一副口罩:“带上吧。”

虽然是半夜凌晨,酒店门口依旧熙熙攘攘,我和解小哥戴着口罩背着竹篓,像俩神经病似的。解小哥估计也是第一次卖这个,朝地上铺了层塑料布,把篓里的东西都摆出来,有些紧张拘谨的朝着来来往往的男女,学着菜市场上买菜的大妈一样吆喝:“卖杜蕾斯啰,卖正宗杜蕾斯啰~~。”

我脸上一热,羞得不行,但也不能装路人啊,只能在一旁小声道:“我也是,我也是。”

解小哥这一嗓子果然有用,呼啦啦围上了一大群青春男女,根本不砍价,上来就掏钱,杜蕾斯很快被销售一空,甚至连明早销售的药也被一并抢空。

我俩背着空篓,走在凌晨两点的马路上,兴奋得晕晕乎乎。解小哥拉着我坐进还在营业的KFC,把今晚赚来的钱全都堆在桌子上,我俩数着一堆花花绿绿的票子,心里那个美啊,我虽然只是一打工的,但这好歹也是我自己第一次自力更生,意义非凡啊。

除去进货的费用,我俩净赚一千六。解小哥很仗义的递给我八百,我也很厚道的提醒他:“多了多了。”

“不多,没有你的帮忙,我也完不成今晚的计划,那三百算是给你的提成。”

我笑眯眯的收下:“以后再摆摊……哦不,再创业,记得叫上我。”

解小哥咧嘴一笑:“你还挺有意思。”

(三)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中秋,国庆,圣诞……,只要是节日,就有我和解小哥练摊的身影,从此以后,我成了他创业路上的助手,他成了我学业路上的帮手,自从跟解小哥走近了以后,我破天荒第一次拿到了奖学金,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了。

虽然他经常在女生宿舍楼下等我,虽然他经常给我打水送饭,虽然他上课总坐我旁边,我也不敢想歪了,因为班花跟他表白被拒后跟我说:“他有女朋友。”

一晃到了大二下学期。

解小哥忍无可忍,问我到底知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我说知道啊,刷刷就在纸上下了一遍,解小哥一看怒了:“三个字你能写错俩,你心里到底有我没我?”

我说你给我发工资呢,能没你吗?

他叹了口气,从口袋掏出一张存折递给我:“这是咱俩一起练摊赚来的钱,以后你拿着。”

我接过来翻了翻,哎呦,不少啊,不过你给我干嘛?

“你是我女朋友,不给你给谁?”

“什么?等等,谁是你女朋友?”

“你啊。”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第一次在女生宿舍楼下等你的时候。”

“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愿意?”

我脸上都笑出花来:“愿意愿意愿意,不过……”

“什么?”

“那个……能不能把存折的密码也告诉我一下?”

正式成了解小哥的女朋友后,我才惊讶的知道他是山东人,解小哥更惊讶:“跟我在一起这么久,你竟然不知道我哪里人?看来这事我得再考虑考虑,母傻傻一窝,我不能祸害自己的后代啊。”

我给我妈打电话,告诉她我找了个男朋友。

我妈很是意外,不太相信番薯忽然就畅销了,半信半疑问道:“他人怎么样?”

我很客观的汇报:“很高,有一米八几,很帅,跟韩剧里的长腿欧巴一样,学习很不错,是我们届专业最好的学生,没有之一。”

听了我的描述,老妈更不信了 :“这样的人,能看得上你?”

虽然对于解小哥的审美我也很疑惑,但听亲妈这么说我就很不爽,我虽然是矮了点胖了点样子大众了点,但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大缺点嘛,再说了,哪有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是亲妈吗?

我妈顿了顿:“他是哪里人?”

“山东。”

我妈犹豫了:“这么远啊?”

“远吗?现在火车飞机这么发达,几个小时就到了。”其实我压根对距离没有概念,张嘴就来。

“叫什么名?”

“解小哥。”

“他年纪很小?”

“跟我同岁。”

“那还小哥?明明就是大哥嘛!”

“妈,你是猴子派来说段子的吗?同不同意,给句痛快话吧。”

我妈没再说什么,心想既然是我喜欢的,那就先谈着呗,如果现在强拆,万一以后我嫁不出去埋怨她咋办?再说了,现在才大二,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是骡子是马,先溜溜再说呗。

过了老妈这关,跟大多数热恋中的情侣一样,我们一起吃喝玩乐练摊上课,不得不说,我和解小哥充分体现了南北两地的体型特点,加上我又有些虚胖,站在高瘦的解小哥旁边,更像一只矮番薯。

女性的虚荣让我踩起摇摇晃晃的高跟鞋,在宿舍忍着脚痛练习了几次之后,我这从没穿过高跟鞋的脚指头上,起了一排水泡。我一步一皱眉的踩着高跟鞋去见解小哥,本想给他个惊喜,没想到他很生气,让我回去换鞋后立马拉着我直奔耐克店,给我买了一双可以顶我半个月伙食费的运动休闲鞋。

他蹲下来给坐在凳子上的我试鞋系鞋带,店里的客户和店员都在看着,我有些不好意思,他却泰然自若的告诉我:“以后不准你穿那些乱七八糟伤脚的鞋,只能穿我给你选的鞋。”

我压低声音:“不是说送鞋给女朋友,女朋友会跑吗?”

解小哥满意的看着我脚上舒适的新鞋,一脸自信:“就你那小短腿,能跑哪去?再说了,跑也没用啊,你这样的番薯,也得有人要啊。”

我不服:“我既然这么差,你干嘛跟我在一起?”

解小哥叹了口气:“没办法,我是来为民除害的。”

我:“……”

改造也好除害也罢,我很庆幸,在最好的年纪里,刚好遇见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