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种 | 我尽量不在无助或悲伤时想起你

嗨,我是纳兰木羲,芒种到啦。

楚历二十七年 京城

沈心月从小便是众人眼中的天之娇女,琴棋书画诗书礼仪她都学得特别好,她是别人羡慕的对象,与她年纪一般大的官家女子中,无人及她。

因为她是当朝宰相的嫡女,母亲是镇国公府的嫡女,她生来就是人上人。

大楚当今圣上,尤其宠爱颜妃,颜妃不知来历一普通民女在圣上是普通皇子时就在他身边了,颜妃诞有一子,梁丘镜——大楚三皇子。

沈心月从小便与梁丘镜亲近,母亲告诉她虽然圣上迟迟不立太子,但几个皇子里面圣上最宠三皇子,日后的皇位必是他的,而像她这么优秀的人算命先生说她日后是要当皇后的,所以要她好好跟在梁丘镜身边。

青梅竹马的感情最深厚。

沈心月不管什么皇后之位,那是大人的时,她才六岁,她是真心喜欢镜哥哥,想要一直待在他的身边,她也喜欢颜妃娘娘,颜妃娘娘与其他女子不一样,总有她们没有听过的故事,她们不理解的语录。

颜妃行为举止和其他京中女子不同,她会开怀大笑,她会偶尔捉弄别人,她不会诗词歌赋不学女德,都说颜妃来历不明,乡野村姑,可是沈心月喜欢这样的颜妃。

是日,沈心月又找镜哥哥玩,两人在后花园放了一会风筝

“心月喜欢我们家镜儿吗?”

“喜欢呀”女娃睁着大眼睛天真的说道

“那长大给镜儿当媳妇怎么样呀?”

“好呀”

“那你以后要一直陪在他身边呀”

沈心月看着眼前的女子,不施粉黛却依旧美丽,朱唇不点而红,嘴角含笑可是眉眼间却有一丝愁容,她不明白今日的颜妃怎么了,但还是郑重的点点头。

颜妃看着眼前可爱的小姑娘点头略松愁容,再看看旁边只顾着吃东西的小男孩,不禁眉头一皱,用手拍一下他的头。

“傻儿子,就知道吃,等下媳妇都跑了”

“跑了再追回来呀,这不是母后你教我的吗?”

“不错,我说的话都听进去了嘛,哈哈哈哈”颜妃的得意的笑笑,笑声在偌大的后花园回荡

几个月后,宫里传出颜妃病重去世,三皇子不知所踪,上上下下的人都急疯了,沈心月在未央宫的一个角落里找到梁丘镜,当时他蜷缩着,瑟瑟发抖,沈心月走过去陪他一起蹲着,

“镜哥哥不要怕”

“镜哥哥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镜哥哥他们说颜妃娘娘是仙女下凡,她只是回到天上去了”

“……”

后来她的镜哥哥就像变了一个人,变得她不认识了,不再爱笑,不再陪她玩游戏,很努力的学习练习,但是不管变成什么样,沈心月知道,那就是她的镜哥哥,

她会一直陪他他身边,时岁一天天往前走,他们一天天长大,她俩成为了众人眼中的天造地设。

她一直记得儿时的承认,她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情感,她一颗心都给了她的镜哥哥,

在外人眼中她的镜哥哥的确对她很好,所有女子只亲近她一个,可是她知道,他不喜欢她,眼里没有见到心爱之人的欢喜。

沈心月16岁及笄后,她就满怀欣喜的等着嫁给她的镜哥哥,可是那人却迟迟不来提亲,她也曾拐着弯试探他,他说他不想她成为一颗棋子。

可是她愿意呀,只要可以陪在他身边,

又过了两年,他的镜哥哥结婚了,圣上赐婚,娶得是礼部侍郎的女儿,顾府二小姐。

她看出来了,这位顾府二小姐的确和传言那样不优秀不出众,但她喜欢梁丘镜的心却格外强烈,她向来是不会和别人争抢的人,属于她的别人也抢不走,可是她知道梁丘镜不属于她,

那么,有人陪在他身边了,她该放下了。

这么多年她也好累呀,爱与被爱,不如相爱。

自从和顾二小姐结婚后她便发现平日里那个拒人千里之外,内心孤冷的镜哥哥有所改变了,这种改变只有她看出来了,这么多年她和他的关系就如同她对他的称呼一样只是兄妹了吧。

她十九岁生辰那日他没有来

那日的腥风血雨着实把她吓坏了,她就算表面上再要强也是一个女孩子罢了,要不是大皇子救了她,提她挡了刀,她都不知也有人爱她如命。

这些年她的眼里只有镜哥哥,完全忽视了,是大皇子梁丘瑞在她追不上梁丘镜时跌倒时扶她起来的,在她努力去记别人的喜欢时也有一个人记得她的喜好,她想她可以去试着爱别人的

她告诉爹爹她要嫁给大皇子,爹爹不同意,因为大皇子的母妃端候府与宰相府一直是两派对立的局面,父亲要的是没有后台支援三皇子,那样他便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

她不愿意自己和镜哥哥成为父亲手中的棋子了,她想要的只是一份爱罢了

她去求了圣上赐婚,圣上同意了

她嫁给了大皇子,梁丘瑞的确是真的爱她,对她事事上心,朝堂纷争不是她该管的,储君之争也不是她能左右的,她只想好好生活。

尾声

她看着三皇子和顾家二小姐感情日渐深后,她偶尔也会想起10岁之前的梁丘镜,那个才是属于她的。

她出嫁那日镜哥哥对她说日后若遇到什么无助的事,或者在大皇子府待的不开心了就去找他,他会帮她。

她说“我会尽量不在无助或悲伤时想起你的,我不会让自己处于那样的境地,我会幸福的,你也要啊”

- End -



文字| 纳兰木羲

插图 | 《南烟摘笔录》《相思》《狐妖小红娘》

这一篇算我的连载小说是《最是人间留不住》中沈心月的番外了,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子

芒种小百科:

三候:一候螳螂生;二候鹏始鸣;三候反舌无声。

《周礼》:“泽草所生,种之芒种。”

《月令七十二侯集解》中说:“五月节,谓有芒之种谷可稼种矣。”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