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十六

 


俗语讲,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今天是鼠年的正月十六,太阳挂在半山的时候,月亮银晃晃地挂在东边,静静地,悄悄地俯瞰人间,似一位婷婷玉立处女,又似上天特派人间的仙子。

  吃罢饭,工友们一个个走出工棚,伸伸腰,踢踢腿,三三俩俩议论着肺炎的的进展,盼望着早一点控制住,能早点和家人团聚,毕竟过完年,大家再没有回家。

  月亮走得稳稳的,像一枚金色的盘子,工作场地上面的灰土虽浓,但挡不住她的光辉,站在山顶上,山外村子里传来零零散散的鞭炮声,仿佛将我带回家中,和儿子一齐放着鞭炮,眺望夜空中绽放的礼花,然而,这一切却变成了奢侈,为了生活,该放下的还是要放下的。顺着装载机推出的土路向前走去,可以跳望路上忙碌的车辆,边走边想,儿子和妻在干什么呢?也在放着炮竹,点亮院里的灯火,还是忙碌着晚饭呢?我陷入了沉思。

  远处村里一户人家放起了礼花,那亮照得一片明光,山峦在月光下若影若现,天不冷的样子,看来春天的脚步是越走越近了。

儿子沉迷手机,学习下滑得历害,妻又溺爱孩子,管得时候大管一气,不管又放任自由,让我心情常常放不下来,为了生活,远离城市,实在身不由己,不得而为之呀!

  但愿孩子能明白,早点长大,自主独立,让我无后顾之忧。农历正月十六写毕,上夜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