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1、
天云封道,厉雷伴劫,辅开两路,一魔一鬼。
入鬼还魂,投胎再生。入魔失心,永不轮回。
站在两道路口前的女子,黑发披散如墨飘扬,一身白衣被血浸得成了红色,眼中,是平静到冷漠的眸色,随着电闪雷鸣愈加急烈,她缓缓踏入,选了其中一道。
投胎成人,是无法修炼成仙的妖最诱人的归宿了。
妖,千年修炼可列仙班。
人,数世仁善可登仙堂。
仙界每年都会筛选挑择十人列班入殿,十世善人,无求医者,或苦命仁心此等类似之人最易被挑中,但今年挑入的的人中,有位女子无甚出色德行或仁心,但却被天薇仙子挑中升了仙位,做了名侍女,赐名梦瑶。
2、
南星宫。
花团幽簇,月稀星淡。
梦瑶持着荧灯,莲步飘移,将宫中的星灯盏盏点起。
“如此,你也可安心了。”
玲珑神揽了揽身前雪衣仙子的肩,念道。
天薇仙子以袖拭了拭眼角的泪花,道:“只是苦了她,只能以仙婢之身待在这南星宫,夫君,你想想办法好不好?”
仙分九级,而仙婢则是最低卑的,若想升阶,唯有刻苦修炼,待功力欲上时,即会迎来天劫雷渡,能扛得过便可升上一级,扛不过便是灰飞烟灭。
“薇儿……。”
玲珑君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近千年来,雷劫欲凶,每每渡劫,十有八九皆是魂魄皆灭,后来不知是何人发现,桃妖可挡雷劫,为了安然渡过升阶之劫,许多仙人私抓桃妖为盾,为自己挡劫。
功力愈高的桃妖,可挡下的雷劫也是更高。
十八年前,天薇仙子的胞妹瑶莲仙子渡劫即逢大劫,为了渡劫,她抓了名小桃妖为自己挡劫,却未料那次雷劫之势过烈,挡劫的桃妖不过数百年修行,雷击之下,灰飞烟灭。若非天薇仙子冒死入劫将胞妹带出,保了其魂魄不灭,她怕是连转世成人的机会都没了。
“薇儿,她已重登仙位,仙阶之事不必过急。”
“你是心疼那些桃妖了吧。”
玲珑君脸色一白,道:“薇儿,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为何还要提?她已列仙位,你又有何不满?”
“不满?”
天薇仙子反问一句,从他的怀中起身,道:“你出身妖族,自是不懂,她位列高级仙位,如今竟做着最低级婢子才做的事,你竟觉得这便够了吗?”
从她那句“出身妖族”开始,玲珑君的脸色便白了。
“说起来,若是你当初能寻得功力高些的桃妖挡劫,瑶莲她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薇儿,你到底要我怎样?”
“你当初就是舍不得那只桃妖。”
3、
那只桃妖。
指的是桃夭夭,一棵有着数千年修行的桃妖。
玲珑君原名阿梨,本是山里的一株梨花树,与他一同修炼的,还有一株桃树,便是桃夭夭。
桃夭夭已有六百年道行,如若修行得当,三百年后,当能飞升成仙。
他有些羡慕,桃树本在树木一类中,属灵识较高的一类,比梨树杏树这些修行起来要快上许多,他修行了一百年才有了灵识,要化成人形,怕是至少还要三四百年。
桃夭夭却没想这么多,这山中无趣,有灵识的植物更是少,她便日日在他树下盘徊,春天坐在他满头的花丛中打坐,夏天数他枝头的果实,秋天挑最大的梨子吃,冬天用雪堆满他的树干。
日子就这般过了两百多年,就在桃夭夭即将飞升成仙时,她突然结了果子。
修成人形后,她就再未结过果子了,但那年,她突然结了个果子,那枚果子带走了她三百年的灵力,直接打乱了她飞升成仙的时间。
她哭了三天,最后给那果子取了个名字,叫灼华。
4、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灼华成形即化人,模样也就是三四岁的娃娃。桃夭夭虽是恨这娃娃偷了自己三百年灵力,但看着这么一张与自己相似的脸,却怎么也冷不下心。
没过多久,阿梨也能化成人形了。
灼华喊他梨哥哥,喊桃夭夭娘亲。
桃夭夭恨极了“娘亲”这两个字,硬逼着灼华叫自己“姐姐”,灼华不肯,她就满林子里追着灼华要揍,每当这个时候,灼华便会飞到阿梨的怀里求他庇护,桃夭夭追不到她,只好掐着腰怒目扬眉的生闷气。
灼华一天天长大,桃夭夭缠着他的时间便少了,他本以为自己得了这清静会更专心修炼,却不知怎么,每次入定都愈发不得心,最后甚至几次步入魔途,引来天劫。
这天,月朗星稀。
却见黑云翻涌,电闪雷鸣自天际而来,他还不知是何情况,便见数道闪电直劈自己而来。慌乱之下,他忙运功而挡,但那天雷何其雄烈,三两下便打碎了他架在头顶的保护罩,就在他以为自己要灰飞烟灭之时,桃夭夭赶来了。
她运功挡在阿梨身前,一连为他挡了二十一道天劫雷击,保住了他的性命,且毫发无伤。
他方知道,桃妖竟能为别的妖挡劫。
“这个给你。”
竟是一枚定魂珠,此物可助妖心稳固,不生邪妄。
“你从哪里来的这珠子?”
桃夭夭一笑,吐了吐舌头道:“不告诉你。”
“这太过贵重,我不能收……。”
他有些犹豫的递了回去,桃夭夭摇了摇头道:“傻阿梨,你我近千年的交情了,有何不能收的,给你你便拿着。”
他收下了。
有了这枚珠子,他修炼愈加顺遂,也再未遇到天雷劫突至的情况。
灼华贪着到处玩,桃夭夭担心她有危险,日日追着她四处跑,修炼之事便耽误了大半。他提醒了几次,见她不甚上心,也就不再多说,只是日日更加苦修。
5、
又过了一百年,选仙殿上,他本以为凭自己的修为定能入选,却没想到南极仙翁与元天尊始竟同时问他身上的定魂珠是何人所赠,待知道是桃夭夭后,竟双双亲自去玉蜂山欲点化她成仙。
他万分不解。
更让他不解的是,桃夭夭拒绝了。点化成仙的妖,可免去飞升之雷劫,这不知是多少妖怪梦寐以求的出路,她却拒绝了。
她不放心灼华。
后来,受桃夭夭举荐,他才从阿梨成了这天界的玲珑君。
但成仙后的日子,并不如他想的那般快乐。
仙也分三六九等,他因着本体是妖又是受妖的举荐才升的仙位,在这仙界中几乎与仙侍无异,但幸运的是,他遇到了天薇与瑶莲两名上仙。
有了她们姐妹的庇护,他在天界的日子好了不少。
然,这平静的日子没过多久,他的天雷劫乃是别人所挡之事便传了出来,虽这并不违反渡升的规定,但却让他受尽白眼。
挡劫的事,除了他,便只有桃夭夭知情,他怒羞交加,却又无可辩驳。
天薇与瑶莲问起时,他只好和盘托出,却未料这件事被两人当谈资散了出去,桃妖可挡雷劫之事就这么传了出来。
桃花如血,艳丽绽放在一个又一个的雷劫中,不过百年,人间桃妖已是稀宝。
他恨桃夭夭将为自己挡雷劫的事传出来,又希望别人都去抓桃妖挡劫,这样,就再也无人可嘲笑自己了。
而这百年,天界中飞阶升渡的仙人成倍的增长。
果然再也无人笑他了。
甚至有些仙人还会明里暗里的表达对他的赞扬。
只是偶尔,他会担心桃夭夭,还有灼华,只是偶尔。
6、
又这般过了三百多年,瑶莲仙子也快要渡升了。
自从知道桃妖可挡雷劫后,仙界中专心苦修的人便少了大半,许多仙人更是将这份心思转到了找桃妖上面。瑶莲日日玩乐,连找桃妖的事也未尽心,眼见雷劫将至,她仙阶又高,安然渡过的可能性微乎其乎,只好求助胞姐天薇仙子。
那时,天薇仙子已与他结成仙侣。
找桃妖渡劫的事,几乎没有疑问的落在了他头上。
“你之前与那只桃妖交好,擒她必不在话下,阿梨,你就帮帮瑶莲吧。”
阿梨这名字还是桃夭夭取的。
“这百年来,她想必已经被其他仙人擒来挡了雷劫,灰飞烟灭了。”
与当初他的雷劫不同,仙人的雷劫凶险十数倍,被抓来挡雷劫的桃妖,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而他,不想再见到桃夭夭。
“哼,你是对她还有旧情,舍不得吧。”
“薇儿,我没有……。”
“我不管,我只有这一个妹妹,你无论如何也要帮她找个桃妖来挡劫。”
天薇与瑶莲生来便是仙,有着仙人的高傲与清高,与他说话的时候,也多是命令与要求。
他不知该如何拒绝,只好应下。
玉蜂山。
清风幽在,花灿成繁。
往日修行的林子一如既往,却多了几分陌生。
灼华已长成十二三岁的少女模样,已不复百年前的活泼,反而多了几分沉稳冷静,甚至察觉到他身上的仙气时,反应性的便提了灵力欲战。
桃夭夭正在闭关,他在山上等了三天未有结果 ,只好先回了天界。
瑶莲渡劫在即,他之后在天薇仙子的催促下又多次去玉蜂山,希望能说服桃夭夭主动帮忙,但未想桃夭夭闭关时日甚久,他连面也见不得,且灼华似乎看出了他的意图,对他的态度也更冷淡了几分。
7、
一日,他如常前来,却未料天薇与瑶莲两人紧随他而来,入了这玉蜂山。
桃夭夭在闭关的石室外设了阵法,天微与瑶莲合力也未能打破,便只好抓了灼华,意欲威胁她前来,可瑶莲的天劫来的很快,为了保命,她强拉着灵力微弱的灼华为自己挡劫,不过只有几百年修为的灼华如何挡得那万千雷击?
天薇眼见情势不佳,强闯雷阵,救了瑶莲一魂一魄出来,投在了人间一名女婴身上。
而桃夭夭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在灼华魂飞魄散的那刻出了阵。
那个娇懦着喊她“娘亲”的小团子,那个斥她大雪天堆雪人发疯的小少女,那个一脸嫌弃又默默帮她守阵的灼华,就这么没了。
阿梨知道她定会怒,却未料到她竟敢杀上天界。
一只妖,为了另一只妖,从人界连杀七道天门,一路踏着众仙兵的尸首而上,肃杀阴冷的气质婉若从地狱中爬出的厉鬼,最后,被天兵射杀在第八重天门之上。
她的血,夹着股淡淡的桃花香,在天界上足足弥漫了数个月不散。
不知是出于同情,或者什么别的原因,他悄悄帮桃夭夭开了一条投胎之路,只望她来世能做个平凡人。
8、
南星宫。
天薇仙子根本不听他的劝阻,道:“无论如何,我都要瑶莲回来,你快去寻些桃妖以备不时之需,这次,一定要彻底挡下所有的天雷劫。”
“薇儿,算了吧。”
更何况,哪里还有桃妖啊。
他无奈一叹,却听园中传来一句清声:“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灼华啊。
“梦瑶”站在一株树下,念念出声,眸中的荧光一闪,便见那棵干枯的桃枝如同生了意识般舒展着冒出了无数的花骨朵,然后绚然绽放。
“你……你不是瑶莲……”
天薇仙子率先反应过来,却见园中的白色人影如烟而逝,一股巨大的魔气突然威压而来,无数条桃枝自地底生起,贯然而出,冲上这整个南星宫。
“桃夭夭!”
玲珑君一惊,随即整个天界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妖如何?
仙如何?
魔又如何?
踏着别人的尸骨修成仙,与魔何异?
电光如月,雪白照冷,强功摧体,乾坤失衡。
“阿梨,你知道定魂珠是怎么来的吗?”
“你知道为何桃妖可挡雷劫吗?”
只有心性至纯的妖,才能炼成定魂珠。
桃妖性情多是至纯无害,故可扛雷劫,飞升的也更快。
为你挡雷劫的事,是元始天尊所识出,并非我故意散播。
为你挡了一次雷劫,却引来桃妖一族的灭顶之灾,是我错了,但灼华不过是个孩子啊。
黑烟缭穹,天界尽衰。
魔由心生,万引千雷。
天界被魔气笼罩了一夜,无数雷劫如同末日般袭来,是地狱还是黄泉已难分出,所有以桃妖挡过劫的仙人一夜之间灰飞烟灭。
欠下的雷劫,终究是还在了每个人身上。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桃红又见一年春。” 夭夭捧着盛有桃花汁的瓷器在桃树上飞舞。 洋溢着青春的气息,舞者妙曼的身姿塑如同小桃树一般的少...
    葬花丽卿阅读 432评论 1 11
  • 我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猴子,天地孕育了我,没有牵绊也没有牵挂,跟着风儿奔跑跟着河流流浪,花果山水帘洞那里是我的家,...
    亦北阅读 166评论 0 1
  • 目 录|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上一章|长生馆(12)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 扶风城北近郊有一小镇平安,镇上有间客...
    宁采野花不采臣阅读 266评论 22 16
  • 1 北有灵山 瑞兽栖之 2 小灼儿今年刚满十三岁,今早蹲在村头树杈上打雀的时候,又误打中了王婶家的母猪,快临产的母...
    渔周阅读 277评论 2 8
  • 约翰二书1章 人情冷漠的现代社会,人们在内心深处都很渴望被关爱。爱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词汇,异端邪说也常打爱的名义,...
    尤加利阅读 26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