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晦的另一面(七)

字数 2055阅读 65

“嗯,晾在那边的都不见了。”历川低头把椅子拉到徐中旁边坐了下来,又说,“你中午回来过吗?”

“没。”徐中抓着纸巾皱着眉想了想说,“我去阳台看看。”

很快,历川就看见徐中就紧抿着唇回来了。

徐中坐来下说,“我也有几件衣服不见了。”

客厅里,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历川先打破寂静的氛围,低语道,“有贼来了家里……”他顿了顿说“先检查看看其它东西有没有丢吧。”

“好。”徐中应了一声,两人就离开桌子去了各自房间。

半晌后,两个人回到桌子边。

“我东西都在,你有没有不见什么?”历川问道。

“我的东西也都在。”徐中思考着,又道,“不是为财而来的,只偷衣服,那就……”

“是个变态,且对钱没什么兴趣。”历川接了他的话茬。两人都默契地没有提出来要报警,毕竟只是几件衣服,报了案也不一定会得到处理。

“嗯……我来的那天,你的衣服不是掉在楼下……”徐中话说到一半,突然间停下来,他背上起了一层白毛汗,浑身泛起了冷意,甚至比刚才看电影时更甚。

如果当时小偷也在宿舍里,而他拿了历川的衬衫,在房间里差点做了那种事。而徐中跟小偷很可能就只有一墙之隔,他不会不会听见……徐中想到这里忍不住身体抖动了一下。

“嗯,很有可能。”历川思索道。

历川抬头看见徐中又有些白的脸,莫名的心疼起来,道,“没事,你先吃饭吧。我过几天买了摄像头,他要是再过来我们就知道是谁了。”

徐中闭了闭眼,冲淡心中的恐惧道,“嗯,好。”

历川起身,想了想又伸手揉了揉徐中的头发。徐中惊讶的抬起头来,嘴张着。如果说刚才那是因为他哭了才揉,那这回就……有点说不过去吧。

历川看着一脸惊呆了的表情的徐中,满意的感叹道,“手感很不错。”

“……”

然后他又留下了一个蒙逼的徐中离开了桌边。

徐中前前后后被吓了两次,也没什么心思吃饭了。他草草扒拉几口,把碗里的饭都吃光,就收拾桌子洗碗洗澡去了。

徐中洗完澡换了睡衣一躺在床上,马上就悲催地回想起了刚才放的恐怖片。脑海不断闪过那只鬼的可怖的面孔,还有番茄血肉模糊的断头。他慢慢呼出一口气,拉起被子盖住头,开始自我催眠这些都是假的,没什么可怕的。他牙关颤抖着,怕惊扰到什么似的轻轻呼吸着。他干涩地吞咽了一下,房间里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徐中差点从床上弹了起来,但是这时敲门的声音又立刻停止了。

之后空气安静了几十秒,然后一道低沉的男声从门外传来,

“徐中,你睡了吗?”

历川的声音……

徐中呼噜了一声,从床上起来,走过去开门。

“没有。”徐中站在历川对面小声说。

历川低头看徐中见穿了米黄色睡衣,安安静静的,在问他,“有事吗?”

“我热了牛奶。”历川把牛奶举到他面前,“喝吗?”

徐中笑着仰头接过牛奶,他忍不住说了声谢谢。历川没应他的话,只是脸上有微不可见的笑意。

“我周末两天都会一直在这里待着。”徐中低下头,“你可以放心出门。”

“那也好,摄像头两天之内就会到了……”历川眉头拧了拧。

徐中点点头。

“那你好好休息。”历川想伸手摸摸他的头,但是没有。

徐中又仰头弯弯嘴角说,“晚安。”

历川轻声说,“走了。”

然后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徐中看着他的背影合上门,端着牛奶到床边坐下。杯子上面已经结了一层奶皮,温热的触感从手掌上传来。徐中安静地看了会,把杯子捧到嘴边,慢慢地把它喝光了。他把杯子放好,重新躺回了床上。这次脑海里再也没有出现恐怖的画面。

徐中躺在床上决定明天早起给历川煮粥喝。他想了想,又爬起来,拿着手机,往搜索框里输入“恋物癖”三字。他浏览了几个网页后,琢磨着什么,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另一边的房间里,历川连翻了好几个身,也没有睡着。他看了眼闹钟,10.30。还早呢用不着急着睡觉。历川支起身,上半身倚在靠背上,拿过手机,垂着眼盯着屏幕发出幽幽的荧光,他又想起了那张无声流泪的脸。历川就这样想着,知道他睡着。

第二天一大早,他洗漱完,准备换衣服的时候,身后响起了敲门声,徐中小声叫他的名字,“历川,我煮了青菜瘦肉粥。”

徐中说完没听见历川应他,但就在他要悻悻离开的时候,历川拉开了门,穿的还是昨晚的睡衣,笑着说,“走吧,去吃饭。”

来到桌边,历川发现上面已经摆了两碗粥,正有淡淡的水雾缭绕地升起,旁边还摆了一袋包子。“我到楼下买了几个肉包子。”徐中跟历川一起坐下。

历川端起碗喝了口粥,感叹道,“还好当时让你跟我住了。”

徐中一大早上的下巴差点给惊掉。

历川看了他一眼,喝口粥有趣道,“当时在分配宿舍的时候,看见你正好被分剩下了,我就把你捡了回来。”

“……”捡回来??

“你让捡回来的人养你?”徐中用筷子敲了敲面前的碗,示意都是自己在做饭给他吃。

历川不为所动,说,“你认我做你哥,我就养你。”

“……做梦。”徐中想,历川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历川了……

历川听了不仅没生气,还连喝了两碗粥,又吃了两个包子。他先吃完就回了房间换衣服,出来的的时候又恢复成了上班时严肃正经的模样。

他站在门口,对徐中说,“我上班了,你好好看家。”顿了顿又道,“注意安全,有事可以打我电话。”

“嗯嗯,好的。”徐中点头如捣蒜,又道,“我把门反锁起来,不会有事的。”

历川紧了紧握着门把的手,说“好,那我走了。”

“再见。”徐中举起手来摇了谣。

历川出门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