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遇见你》05

96
梧桐叶上三更雨
2017.07.06 22:21* 字数 3310

——从来不是他们刻画的那种样子

“准备去吃鸭血。”

方锐看着微信背景上的远山,想起来那年他和林敬言去国外旅行的事情,抿唇笑了笑,从相册角落里翻出一张照片,换了个背景。

出门的时候遇到阮永彬,于是拐了人出门去夜市。

呼啸门前过一条街就是夜市,到了夏天月上梢头的时候小摊贩就陆续支起摊子,很长的一条街,上面什么都有,没什么桌子椅子,几乎都是可以拿着边走边吃的东西。方锐去的那家其实在夜市中间,店主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领着儿子每天都来摆摊,这儿的人偶尔能看见几个呼啸的队员,大多数已经见怪不怪了。

方锐曾经和林敬言从街头一路走到街尾,然后方锐看看被路灯合围的狭长热闹得街道,说老林,我刚才查了一下,这条街上一共只有11家买鸭血粉丝的,据观察只有这家最正宗了。

吆喝声和讨价还价的声音在耳边喧嚣,方锐将手插在裤子兜里,食指上挂着一串钥匙,上面拴着一个迷你的唐三打和海无量,另一边的手机震了一下。

【还去那家啊?还在?】

方锐四下望了望,低头。

【在找,好像是不见了……】

【那怎么办?】

【我能怎么办呀!我也很绝望呀!】

阮永彬一低头,看到方锐屏幕上一串大大的暴哭和打滚表情。

“咳,我不是有心偷看的。”阮永彬搓搓鼻尖,“是你表情刷太多了。”

“都说男人在撒谎的时候会情不自禁揉鼻子。”方锐指着他,“你还不承认你偷窥?”

“有什么好偷窥的,”阮永彬笑着搡了方锐一下,“你说那地儿到底在哪儿呢!这都走到头了!”

“我看看我看看,你别着急。”方锐低头发微信,又说,“老林说还有一家很好吃的,可以去试试,就是有点远,去吗?”

阮永彬看了眼时间,去吧。

方锐顺着百度地图找到那家店面,路灯将将落在门前,那家店只有八张桌子,简易的塑料凳子,折叠桌子上放了一个香菜碟和辣油,店主在辅导儿子写作业,看到两个人忙起身。

“两位来点儿什么?”

“两份粉丝汤吧?”方锐问,“其他的要不要了?”

“两瓶可乐吧!”

“一瓶吧。我喝凉白开,麻烦老板给我上一壶。”方锐吆喝道,顺便笑眯眯把钱递给店员。

“你怎么戒可乐了?”阮永彬笑着掰开一双一次性筷子递给方锐,“不是信了什么可乐杀精之类的东西吧你?”

“说什么呢!一把年纪了开什么黄腔!”方锐说,“过两天可能要配合唐昊做一个访谈,节目组非常狗,还得穿西装,这几天吃的有点多,不减肥要有小肚子了。”

“想不到你还在意这个呢?”

“看你说的,哥也是有粉的好吗?”方锐不开心,“就算人数不多!就算没有小周多!起码也是有颜粉的好么!”

“那你还大半夜吃夜宵。”

说话的时候服务生已经把粉丝端上来了,方锐捏着塑料小勺放了五勺辣油,看得店主忙提醒,小哥,我家辣油特别辣,你少放点。

方锐摆摆手,没事的,我能吃辣。

阮永彬看着方锐碗里那一层红彤彤的辣油,觉得嗓子都开始疼,偏偏方锐每次放完自己习惯性给林敬言加三勺,结果一时间太顺手就忘了对面坐着的是他家一口辣椒都吃不了的治疗。

结果就是林敬言洗完澡出来看到微信里一张照片——阮永彬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猛灌可乐——还配了方锐标志性的表情,看着非常欠揍。

【你怎么把他给弄哭了?】

【啊,辣油放太多了呗。这家辣油确实够劲】

【干嘛欺负他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不能吃辣】

阮永彬的确一点辣都不能吃,倒不是吃了会过敏之类的,只是吃一口会哭出来,还是完全忍不住的那种,非常惨的那种。

方锐确实不是故意的,他可以以人格保证。但是阮永彬说他没有人格,方锐就只能跑出去买了一根奶油小冰棍给他解辣。

回来就看到林敬言的短信进来。

方锐动动手指,在输入框里敲了两行字。

最终还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删掉,只写了三个字,点击发送。

【习惯了。】

/

林敬言那边还在跟张佳乐有说有笑地讲语音,收到方锐的消息提示断了一下。

他看了一会儿,皱了皱眉,跟张佳乐说有点儿事,等会聊。

然而划拉出方锐的电话号码后又退出了通讯录。

最终回了方锐一句不痛不痒的话。

【霸图这边这会儿都要睡了】

方锐愣了一下,看着这条风马牛不相及的短信不知所谓,茫茫然看了一会儿,最终知道林敬言在顾左右而言他。

于是他从善如流。

【那晚安。】

林敬言那边一直显示正在输入,方锐吃完了就放下筷子等林敬言的回复。

等了半天,才发过来一条有点儿长的。

【晚上和他们打了一会儿球,累了,我也好想吃啊,这边的都不正宗。】

像是一只小猫在心里边儿轻轻地挠,方锐把林敬言的回复放在心里面慢慢琢磨了一会儿,隔着聊天软件只能看到冷冰冰的文字符号,林敬言发消息的时候甚至连最古早的表情都懒得用,还不如叶修。

但是就这样一条毫无意义的废话,却让方锐觉得非常开心,有些事情大概本来就是很简单的,他和林敬言隔了千里之余,世人说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言者无二三,但是他们之间仿佛还是像初次见面一样,林敬言还是像他生命中的光。

最了解他,也最捏得住他的七寸。

方锐确实很能吃辣,但是林敬言一开始并不知道。两人第一次逛夜市时,林敬言说你吃这个不放辣就不好吃了,多少放一点。

他以为G市人大概都是喜甜不喜辣的,便没有强迫方锐吃。

不过方锐冲他笑了笑,说我知道啊,辣油才是灵魂嘛!一边说着一边放了好几勺辣油,还给林敬言那碗又填了两勺。

就这样两个一小碗鸭血粉丝,却各放了五勺辣油,林敬言本想提醒方锐说这家的特别辣,但是转念一想,算了,干嘛提醒。

但是他没有想到,方锐美滋滋地吃完了自己那碗,还抹抹被辣的通红的嘴唇,看着他那碗剩下的,队长,我能喝汤不?你这还剩了半碗呢!

喝吧喝吧。林敬言想,小屁孩。

这也是他第一次被一个G市人辣的生无可恋,感觉到方锐第一天来报到就给呼啸队长来了一个下马威,非常不爽。

于是林敬言不动声色地点了一瓶冰镇可乐,灌了一口还是很辣,他是万万不可能像方锐一样伸着舌头扇风了,太丢人了。

行吧,忍了。

就这样,努力忍辣的林敬言讲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如何不伸舌头上面,没有看到方锐在对面贼兮兮看了他一眼的方锐。

下一秒方锐隔着折叠桌子,越过小龙虾和汤碗在对林敬言的嘴唇亲了一下。

林敬言只觉得双唇冰凉,像是含着冰块儿融化掉一样。

方锐含着可乐杯里的冰吻了他一下。

时至今日,林敬言依旧记得方锐阴谋得逞后的得意神情,少年在喧嚣吵闹的人群中笑得开怀,咧着嘴说队长你嘴唇好软啊,你是不是辣坏了又不敢说,我跟你讲,我妈说我祖籍四川,生下来就很能吃辣。

又说,你PK虽然赢得过我,但是吃辣未必会赢!

他说,据说亲亲就不辣啦,现在是不是好多了?

林敬言端着水杯抿了抿唇,居然觉得余温尚在。

/

方锐的状态一直持续到赛季中期,就连林敬言都看得出他的不对劲。

林敬言留在霸图训练室很久没走,张佳乐折回来拿东西的时候发现他坐在电脑前看视频。

走近了才看到是方锐的比赛视频,他索性也拖着凳子一起陪他看比赛。

“我们觉得方锐这状态有点儿奇怪呢?”张佳乐摸摸下巴,思考了半天,“也不能说状态不好,但就是觉得……呃……好像没起到作用?”

“嗯。”林敬言把视频拖到刚才的位置,用鼠标在一处圈了一下,“这里明显元素法师应该先支援一下方锐,但是他没有,第一时间选择了对面,整场比赛中,这种情况非常常见。”

“得不到配合?”

“恩。”

“这不就……非战之罪……嘛……”张佳乐低声说了一句,随后扭头看了一眼林敬言的表情。

林敬言揉了揉有点儿酸胀的脖子,笑了笑,“是,也不是。”

“怎么说?”

“第一点我不说你也知道,盗贼本身就不是个能近战强攻的职业,整场比赛尤其是团队赛中起到的最大作用就是策应全场了。”

“嗯,然后呢?”

“但是他得不到其他人的配合,于是这种作用被削减到最小,就像一盘散沙,各自为营,无论核心多强多厉害,总会输的。”

“但是方锐这样的状态……”张佳乐说,“你就不担心吗?毕竟是老搭档了。”

张佳乐不是不能理解这种感受,但是放在林敬言和方锐身上情况又不太一样。他认识林敬言也有些年头了,说不上特别了解,但也算得上朋友,他总觉得这哥俩中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场。

所以林敬言笑的时候张佳乐敏锐地察觉到被林敬言敛在唇角的无奈。

“这种事,我就是担心,又不是三言两语就有用的。”林敬言看起来非常平静,他笑了笑,“更何况,这些事,如今的方锐,比我拎得清看得透,但是他没有办法。”

“毕竟,下定决心的时候任何人都帮不了忙。”

“就算是你?”张佳乐不信林敬言对待多年的老搭档老队友都能这么冷静地剖析,甚至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但是林敬言笑了笑,“对,就算是我。”

����A�rW���

为了遇见你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