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义

某日早上在肯德基写的,现在看看依然很喜欢。

 

千里归来归去相逢,

东风顾盼,

今日梅花。

 

千里归来归去一笑,

西风慢卷,

十年风流。

 

空。

 

我大概也可以做个诗人,因为时常还是能飚出几句看起来有点样子的诗句。上面的一首诗始于扯淡,终于一首诗。那时候流传一个帖子,数字变诗的。把1-100编排成词,用手机号码,根据不同的段数字的方式凑出来一个草稿,然后再调整,各种调整。导出来的这个玩意还有点意思。

 

那几年学催眠的时候,诗兴大发,写了不少,后又都丢了,只记得把人家家谱改了之后的四行16字的最后四个字是“使心不乱”,至今记得清清楚楚,应该是这字对我来说意义重大。

 

我对成为文学家兴趣一直不大,并不是完全没有,而是从未真切地觉得要著书立说,成为诗人,作家。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现在依然不是我的明确的事。

 

我通常极其确定的事会变成一句简单平实的话,某日某时某地真实清晰,毫无来由地直接跳到我的脑子里来,这句话的到来异常清晰,不容置疑,带着确定性乃至对未来所要经历的事情的接纳。

 

在存在主义哲学中有一个主题是无意义,我不曾仔细学习这个部分,但对存在孤独和生命的意义略有涉猎,看过一点书,偶尔会在遇到一些情境会想到这两个命题。我对无意义的简单感受是,当明白一切无意义之后,充分体验之后,也许会有的积极面是开始享受生活中的小事,不再缥缈。比如能够在看到一个中年男子认真努力地做事之后,发现不尽如人意时的懊恼表达理解,也许有余力能鼓励一下。比如能够在闺蜜的纠结中感受到她的难过,并且发现尊重她的此情此境也许是最好的支持。比如能够在无事可做的时候挑选一件自己略有些喜欢的没啥意义的小事做起来。或者又开始热爱生活,爱上一个人……

 

大概明确了无意义之后,反而会对某些事情明确起来,比如那些突然冒出来的极其确定的话。某日,我从小区大门走向地下车库时,脑子里蹦出来一句话——我要生个老二,是我自己要生的一个孩子。某日,在大学校园,经过面食堂外面的一个为了改造搭起来的围墙的时候,快要到拐角的时候,脑子里蹦出来一句话——我要做让我爸感到骄傲的女儿。某日,我趴在床上写东西,脑子里蹦出来一句话——我要开始教育我大儿子了。

 

我很庆幸在这么无意义的生活中,能做这么几件有意义的事。

中心思想,热爱生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