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河(上)

(一)

小时候,外婆家的门前就是一条小河,大约十米宽左右的样子,横跨着小河修了一座石桥,这里是村民们的集散地,每当吃饭的点,就能看到端着饭碗出来的小孩子一边吃饭,一边听抽着旱烟袋的老人说老一辈的往事,一边看着妇人之间打骂嬉闹开着我们小孩子听不懂的玩笑。脚下就是细细流淌着的小河。

白天大人们都去下地干活去了,我们小孩子当然少不了下河玩水。虽然大人们经常告诫我们小孩子不能去下河玩水,我也算是个听话的孩子,可是也挡不住河水的诱惑,脱掉凉鞋,站在没了足踝的石阶上,等着小鱼来轻啄我的脚。河水在大树的影印下,碧绿碧绿的,阳光透过叶子的缝隙照到水面上,亮闪闪的。水面因为太阳的照射很温暖,再往下探就感到丝丝凉意。每到夏天,河面上就会飘起绿色的浮萍,浮萍从少到多,蔓延的特别快,每当这个时候,我就喜欢拿一只网子去打捞浮萍,不一会儿,就把密密实实的长满了浮萍的绿色水面捅破了一个大窟窿,那缺口像一个无底洞,神秘莫测,原本死水一样的河面,仿佛有了一丝生机,不时有三两只小鱼划过,很快又藏到了浮萍下面。浮萍上面还掉落着枯萎的树叶,有蜻蜓点水飞过,也有水虫在河面信步前行。

胆子大一点的几个男孩子,会趁着大人不在家偷偷下河游泳,三下两下把自己脱个干净精光,接着一个个扑扑通通跳下河,在河里打水仗,我们岸边观战的小孩子也会遭殃,被泼了一身的水,有小伙伴索性从家里找来瓢盆,打个尽兴……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因为有小孩子因为被爸妈发现没听话下河游了泳,回来得到一顿胖揍,从此便长了个心眼,在爸妈回来前赶紧结束,把头发擦干,衣服穿好,纵然爸妈回来也不容易发现。

待到傍晚,大人们都陆续回来了,石桥开始热闹起来了,老人们坐在桥墩上闲话家常,男人们穿着大裤衩领着孩子从石桥爬下去,带着毛巾肥皂,将这一天的疲惫汗水都洗去。也有妇人艳羡男人们可以下河洗澡,就几个人相约稍晚一起去偏僻的西河坝洗澡。我也和表妹跟着妗子婶子们去过一次西河坝,记得我们走了很长的路,穿过一片又一片庄稼地才到,夜色映照下,西河坝一片寂静神秘,不似阳光中那碧绿碧绿的小河,而是幽深幽深的黑,看不清水的颜色,只有河面远处泛起的粼粼波光。西河是特别宽阔的一条河,坝子也很长,婶子们找了一处容易下水的岸边,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人,便让我们在浅水处,她们慢慢滑向深水区,幸运的时候,还能摸到水菱角。

(二)

转眼冬天,我每天早早的起床,穿上棉袄棉裤,外婆怕我冻到小手,故意把袄袖子做得很长,长出来的一截用绳子系上,我的小手缩在里面总是暖暖的汗津津的。起床后,我就跑到石桥边,看到河面已经冰封了,有扛着锄头的大伯经过,禁不住好奇这冰面有多厚,就抡起锄头凿了几下,冰面破了个大窟窿,大约十几厘米厚的样子。

不多时,孩子们就陆续起床了,聚集到石桥上,有人先上去冰面上试探,确定河面足够结实,其他人就一股脑儿全下去了。有的三人一组,一个人在中间蹲下,两个人从两侧拖着飞奔;有的从家里带来独轮车,互相用独轮车拉着玩耍;还有人就那么在冰面上乱串……忽然一个小孩子不小心掉进了方才大伯凿开的冰窟窿里,哭声打破了原本欢乐的气氛,在场的大人赶忙去把孩子从冰窟里拉出来,所幸只掉进了一只腿,不过当时的惊吓和刺骨的寒冷以及对即将到来的打骂的恐惧,让他大声的哭着,果然闻讯赶来的妈妈,一边骂着,一边揪着孩子回家去了,骂声哭声持续了很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