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梦里梦外(十一)

字数 2273阅读 47

晚上回到家,想起总编的地中海,人非要这么可怜吗?躺在沙发上发呆,电脑不停地在闪,有人找我,但我不想回答任何问题。

她不停在问到哪去了,我很想你,我爱你。一个女孩子跟一个女孩子这样说,我以前觉得没什么,肖荷提醒过我,这不太正常.但是,我又不能不管她。

迷糊中,她走过来,拉着我的手,来,跟我走,我们听海去.眼前出现一片蔚蓝的大海,我穿着拖鞋在沙滩上走来走去,她陪着我,跟在后面,无言……

我醒了,又是满头大汗,惊叹真的有在沙滩被浪冲过的感觉,一看电话,她给我电话了,发了信息,说,我和他又分手了。

我立刻回拨电话,她在一旁诉苦,一边说想我。我听着听着,越来越迷糊。不知道她想干吗,挂掉电话以后,我给师兄打了个电话。

最近好不?嫂子身体好吗?我习惯一开始问候嫂子和他。

老样子,我准备当爸爸了。他还是那样,不咸不淡地跟我聊。

呀,恭喜哦。秋秋说跟男朋友分手了,她有给你电话吗?我直接进入主题。

有呀,她说了三个小时,我都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了。看来师兄也当了一次心理专家。

这样呀,过两天她就没事了,先看着吧。我说,那我挂了,有点累。

恩,好,记得保重身体。师兄总是这样表达他对我的关怀。

秋秋在我挂了电话以后,又打电话过来了,要我过去陪她。我数一数里程,几百公里,最快也要明天一早坐过去,就说,明天吧,没事我就过去,好不?

她听到这样的话,才乖乖地挂了电话。

我想,电话那边的她应该睡着了,可是我,却在怀念梦里被沙子轧的感觉。

点燃一根茶花,想起和她初次见面的情形。

她跟我说的第一句话:你认识大雄吗?我才是静宜。

我一楞一楞地看着她,直到师兄过来,敲一下我的脑袋,傻瓜,下课了,走了。我哦了一声就跟着师兄去吃饭。她竟然跟在后面,我一开始还不知道,看着师兄替我打的饭发呆。

喂,秋秋,原来你在这里呀。一个高昂的声音吵醒了我。

抬头一看,是学校篮球队的人,一身臭汗,一屁股坐在那个叫秋秋的女孩子旁边。我才知道,那个奇怪的女孩子叫秋秋。

师兄也跟那个满身臭汗的家伙打招呼,然后就坐在一起吃饭了,就这样,我认识了她——秋秋。

当时师兄在逼我吃饭,秋秋在旁边“艰难”地用筷子喂自己吃饭。我忍不住笑了出来,秋秋用她的大眼睛狠狠地看着我,好象要把我吃下去。满身臭汗的家伙赶紧夹了一块菠萝给我,师兄拦下来,说,她不吃这个的。

那个家伙脸一红,就顺手夹给秋秋了,她笨拙地用筷子戳到自己的嘴了,一口吞了。师兄问我,吃饱了么?

我点点头,他一看我大概吃了1/20口饭,和几根青菜,就摸着我的头发,傻瓜,你真好养。

我点点头,是呀,那现在去喝可乐好不好?

好好好~来,拉着我的手,我们去喝可乐。

我一把甩开他的手,拉着他的衣角,好吧好吧。

在一起吃饭的人全都笑了,喝可乐去咯。师兄的脸一下子红了。秋秋在哄笑中,默默地吃着米饭。

以后每次和师兄在一起吃饭,总会见到秋秋的身影。她好象很害羞,没有别人跟她一起的话,就在旁边的桌子吃自己的饭。

这样持续了半年,我开始习惯有她的存在。每次师兄不肯陪我喝可乐的时候,我就拉着她的手,光明正大地去喝啤酒,喝可乐,去压大马路。

师兄是当年的学生会主席,只有在我学吉他的时候才会陪我,其他的时间,如果不是他跟着我,我就不肯吃饭,吃零食。这个时候,秋秋就会陪我一起疯。

那个时候,我很满足,有疼自己的师兄,有她这样的好朋友,快乐得不得了。她总是问一些奇怪的问题,我每次都说,我不喜欢看叮当的。

直到有一天,师兄突然跟我说,别跟秋秋玩了。我问,为什么呀?他沉默。我没追问,就去图书馆看书去了。

秋秋跑到图书馆来找我,在天台上,她请求我帮一个忙,就是问师兄肯不肯明天晚上去广场见她。我一口答应了。

第二天,我逃课了,在宿舍睡觉,一直睡到下午,准备换衣服去跑步的时候,师兄在对面那栋楼喊我的名字。还是用大喇叭喊我的名字。我灰头灰脸地在阳台上大喊一句:谁呀?结果,全校的人都知道我逃课了,完蛋了。

师兄被我惩罚他陪我喝可乐喝了三个小时,还被逼用吉他弹了无数条我想得起的曲子,正当我开始忘记逃课的事情的时候,秋秋忽然出现在我们面前,我还说,呀,你来了,一起听这家伙弹吉他咯。

她脸色很沉,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说,我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为什么要抢我的大雄。

我捂着火辣的脸,哭着说,什么大雄呀,你在说什么呀?

师兄把我拉到他身后,说,我好不容易哄她开心了,你干吗要打她呀?我今天不去见你,你也不用伤害她呀!

我听了,楞了,我忘记了答应秋秋的事情了。我赶紧跟她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他在这里,你们聊吧。我转身就想跑。

师兄一把抓住我的手,很用力地抓着,我挣扎,说,疼!

秋秋的大眼睛流出很多眼泪,她丢下一句话:你宁愿哄她开心也不愿意看我一眼吗?

师兄说:是。他一直抓这我的手不放,我不敢再挣扎了,手开始发青,眼泪不停地流。师兄把我抱在怀里,说,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

秋秋用手擦了擦眼睛,说,好,是我自作多情,可以了吗?然后,转身飞快地消失了。

我对师兄说,你赶紧去追人家呀,无论如何你都要说清楚的呀。他看着我,说,你呀,这个傻瓜!他轻轻地捧着我的脸,来,我买可乐给你敷一下脸,还疼不?

我可怜兮兮地捧着已经肿起来的脸,说,疼,我爸都舍不得打我的呀。555

我忘记了,那天晚上是怎样回宿舍睡觉的了,只记得,第二天起来,秋秋在我床边拉着我的手流着泪,说,对不起。

我迷迷糊糊地说,没事啦,买可乐给我喝就好了呀。

话未说完,师兄冲进来,一把推开她的手,大声吼:你滚,别伤害她。

他把我吓坏了,舍友们也被他吓一跳,要知道他平时说话都很斯文,很有礼貌的。秋秋含着眼泪,走出宿舍门口,跨出门的那一刹那,她回眸一笑,惨白的脸至今还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